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31节

一炉香 第131节

    “你说分手就分手,问过我的意见吗?”当他好欺负啊,许多事,唐起能忍让,但他绝对不是软柿子,更不是颗任人踢来踢去的皮球,“秦禾,知不知道互相尊重?我当初提出交往都征询你意愿,你想分手,也必须经过我同意。”
    秦禾直接愣了:“……”
    唐起掷地有声,口气跟谈项目一样理直气壮,根本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我不同意,所以双方达不成共识。”
    秦禾简直给他气笑了:“唐起,少来这套,对我不管用。”
    唐起拧眉,他绞尽脑汁都没想通:“你为什么坚持要跟我分?”
    秦禾正欲开口,兜里电话响,她接起来,听对方说了几句,然后低声道:“没兴趣。”
    唐起见缝插针,且对号入座:“你对我也没兴趣了是吧?”
    他一直觉得秦禾可能属于那种随心所欲的典型,想一茬是一茬,感兴趣就跟他乐呵乐呵,不感兴趣了就爱咋咋地。
    秦禾立刻掐断电话,觉得唐起特别扎人:“我以为……”
    唐起竖起刺,扎的就是她:“以为什么,以为我是个好摆脱的人?”
    秦禾:“……”这让她怎么接?但她确实以为唐起属于那类说分就分,绝不拖泥带水的干脆人,她捡好听的解释,“我以为你是个洒脱的人。”
    唐起冷笑一声。
    “秦老板,”他故意见外的换了称呼,“谁也不及你洒脱,从来不把别人当回事儿,谈恋爱就跟闹着玩儿似的,连分手都分得这么糊弄人。——怎么说我也是你祖师爷转世,你敢对祖师爷始乱终弃,有这么大逆不道的吗?!”
    秦禾:“……”
    唐起还说:“早知道你不着调,但你也不能这么不靠谱。”
    秦禾深表怀疑:“你今天是专程过来吐槽我的吧?”
    唐起乜斜她一眼:“我闲的?”
    秦禾越看越像,盯着唐起的脸色,突然顿悟:“是因为不服气我甩了你?伤自尊了?——怪我考虑不周,那你甩我呗?”
    后者气不打一处来:“是谁甩谁的事儿吗?!”
    “不然呢?”秦禾说,“找我撒气?”
    唐起咬着后槽牙,把气憋回肚子里,不吭声了。
    两个人站太阳底下晒了半天,额头鼻尖开始冒细汗。
    沉默须臾,唐起实在找不到法子牵住秦禾那颗脱缰的心,鬼使神差说了句:“那是我第一次。”
    一般人不提这茬,但凡有一方在闹分手时单拎出来说,绝大部分的潜台词就是要求负责。
    这句话来得毫无征兆,所以秦禾反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在乎这个?”
    唐起:“……你不在乎?”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121 16:34:18~20220124 17:35: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暖水黛、叮叮困、ke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6章
    这种事秦禾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犹豫再三:“还行吧,咱俩当时,不是你情我愿……”秦禾话到最后,眼睁睁看着唐起的脸色垮下去,然后自己底气不足的续完,“……的事儿嚒?”
    “是啊,”唐起承认,然后脸不红且心不跳的说,“我跟你的时候,清白之身,你现在把我吃干抹净了,不想负责任?”真当他好打发呢,唐起拗着姿态,“秦禾,你觉得我能吃这个亏么?”
    “不是……你这什么路数?”秦禾没想到谈个分手还会牵扯这些,既然对方拿这个说事,那她就很有必要提醒对方,“小唐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次是你主动献身吧?”而且是三番两次勾搭她上/床,送到嘴边的天鹅,不吃白不吃,所以她才顺水推舟,把人睡了。
    “主动献身你就要?你不考虑后果么?”
    秦禾本来心想,上个床能有什么后果?
    唐起说:“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不是随便什么便宜都能白占的,我也不是随便给人白睡的?”
    “不给白睡?”秦禾道,“合着我还摊上事儿了?”
    唐起话赶话接茬儿:“你摊上大事儿了。”
    所以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唐起起色心。秦禾被他逗乐了,好商量似的说:“我不也是第一次,咱俩扯平呗。”
    “能一样吗?”唐起立场坚定,“你都不在乎你这个,但我是个传统的人,价值观都不在一个级别上。”
    “扯淡。”
    唐起瞥其一眼,很高冷的样子:“你什么态度?”
    秦禾琢磨自己是不是有点什么毛病,她居然被唐起这一通怼得心情奇好,瞧着对方额头上的细汗,秦禾堆着笑脸关心人:“热不热?”
    跟这儿站了这么久,当然热,但是唐起不跟她嬉皮笑脸的,板着冷脸说:“热什么热,心寒。”
    秦禾觉得他实在有意思:“我给你买冰棍儿?”
    又不是小孩子,唐起蔑视她,拒绝:“不吃。”
    结果身体很诚实,还是跟着去了趟小超市,这地头的人估计都认识秦禾,整条街都是她熟人,时不时碰上了要打声招呼。
    秦禾推开冰柜门,问唐起吃什么口味,唐起鲜少吃这些,也不知道什么口味好吃,道了句随便,秦禾乐道:“欸,这个有。”
    然后就真给他拿了支随便。
    超市门口撑了把大号伞蓬,秦禾跟老板打声招呼,从里头搬俩凳子出来,跟唐起坐伞阴底下吃冰棍儿歇凉。
    想起刚才争辩的话题,秦禾忍不住乐了半声。
    唐起撕开甜筒的包装纸,抬眼问她:“有什么好笑的?”
    秦禾也不瞒他:“笑你一个大男人,还跟我谈吃亏。”
    “我这样的男人遇上你这种不着调的就是吃亏,再说了,”唐起一颗直球砸过去:“我没让你舒服么?!”
    秦禾手里的老冰棍儿差点砸地上,她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自己背后有没有耳目:“大白天的,你真是什么都敢说。”
    “怎么地?还得留着晚上才能说?”
    秦禾咬一口冰棍儿,含在嘴里:“小声点儿。”
    唐起干脆不吱声了,低头吃他的甜筒,冰奶融在舌根下,滑入肠胃,倒是散热解暑。
    秦禾看看时间:“一会儿我回铺子,你呢?”
    明显在下逐客令赶人,唐起偏不走:“我大老远跑一趟,你不留我吃顿饭?”
    话都说到这儿了,还能不留吗,秦禾点头:“留,想吃什么?”
    唐起不假思索:“鸳鸯锅。”
    “上次那家火锅?”
    “嗯。”
    那家火锅店味道正宗,生意特别火爆,临时过去根本没位置,秦禾说:“我先给老板打个电话预约一下。”
    这时候唐起的手机弹过来一个视频通话,他指尖沾上些奶油,不好掏兜,遂将两根脏了的指头送到秦禾面前,示意她看。后者还在跟火锅店老板电话交流,自然而然从牛仔裤兜里抽出一张纸巾,帮唐起撸干净指尖上的奶渍。
    唐起这才掏手机接视频,张哲也那张稚嫩的小脸出现在屏幕上,黏黏地喊他:“二哥。”
    “嗯?哲也,怎么了?”
    张哲也一脸失落:“我这个周末不能去找你玩儿了,爷爷最近身体不好,我现在要跟张齐悦他们回香山看望爷爷,可能还得在那边多住几天,因为刘姨在房间帮我收拾衣服呢。”
    “好,那你回去了乖乖听话,不能捣蛋。”
    “我知道。”张哲也从视频里看唐起身后的背景,是间小超市的招牌,门口还挂着许多动漫人物的帖子和小孩子才会喜欢的玩具,他好奇问,“二哥你在哪儿啊?”
    奶油化开,顺着指尖往下淌,唐起吮了一口:“我在外面。”
    张哲也眼尖:“你在吃什么?”
    唐起便把甜筒怼到镜头前。
    “你在吃冰淇淋?!”
    “嗯。”
    “我也想吃。”
    “回来以后给你买。”
    秦禾此时挂了电话,不经意间入了镜,张哲也“咦”了一声,觉得这个侧脸有几分眼熟。
    唐起瞧见她,又补了句:“让姐姐给你买。”
    张哲也人小鬼大,非常早熟的来一句:“二哥你在外面约会呀?”
    拉倒吧,可称不上约会。
    张哲也又说:“我还以为你跟大哥在一起呢。”
    唐起知道这小孩儿心性,对唐庚又爱又惧,想亲近,又战战兢兢,从来不敢跟这位“凶神恶煞”的大哥打电话。所以张哲也就迂回的打给唐起或者江明成,时不时能看一眼他这位大哥盛气凌人的“凶相”。张哲也怕,并且连带张家的三兄妹也谈唐庚色变,所以他觉得被人人忌惮的大哥酷毙了。
    就连他的父亲,撞上唐庚的时候,心里有气也得憋着回去发。母亲生日那天,唐庚在饭桌上让张父下不来台,关上书房,张父狠狠训了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女,张哲也偷偷在门外听见父亲发脾气:“自己没出息,还在外头丢我的脸,才让别人今天来戳我的脊梁骨!”
    张齐悦不服气:“他唐庚又是什么好东西了?”
    张骏林气急败坏:“他不是东西,更不是废物,你们以为他唐庚凭什么这么嚣张!他没本事能拽成这样?!”
    张哲也觉得,就连他威严十足的爸爸都这么“称赞”唐庚,自己果然没崇拜错对象,他以后,也要像大哥这么霸气侧漏。
    张哲也寻思间,听见他二哥说:“你大哥这段日子好像也住在香山。”
    张哲也目光炯炯,那股欣喜的劲头压根儿藏不住:“真的吗?”
    “嗯,”唐起点头,“你可以去找他。”
    张哲也马上又变得蔫头耷脑,他不敢,而且大哥明明白白的说了不待见他:“我还是陪着爷爷吧。”
    唐起瞧他那副小模样:“那等你陪完爷爷,我跟大哥一块儿去接你好不好?”
    张哲也立马原地复活:“真的吗二哥,你跟大哥一起来接我?”
    唐起保证:“真的。”


同类推荐: 主动献祭魔龙后[西幻]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