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30节

一炉香 第130节

    “我必须得接是吗?”
    一句话,把唐起堵得哑口无言。僵持须臾,他才调整好自己的态度,说:“秦禾,你突然这样,让我不能理解,我觉得我们俩之间,应该没什么矛盾,如果你心里有什么计较,可以跟我明说,而不是用这种方式……”唐起斟酌了一下,才说出自己心里的感受,“因为我会觉得——很不舒服。”不是不舒服,是难受,他觉得很难受。
    看着唐起这副样子,秦禾突然不落忍:“没什么,就是……”她甚至不太知道怎么来处理,只好用一种妥协似的态度说,“你给我留点儿空间。”
    唐起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我怎么没给你空间?我们自从回京,七八天没见面,五天没联系,但凡你说忙,我从来没来打扰你,空间还不够足吗?至于你不接电话还要说谎来骗我?”唐起觉得委屈,加上秦禾又是这种态度,他说到最后,言辞自然而然就带了点强势和尖锐。
    可能理亏的一方,真的很难找理由辩解,秦禾不想跟他吵,也一直倾向于能动手就尽量不废话的调性。但是近来有些事,她还没想好怎么办,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好赶人:“你先回去吧。”
    几番话冲到嘴边,唐起忍了又忍,最终选择顺她的意:“好。”
    他是负着气走的,转身迈向对街,可是刚走到车边,他又想起秦禾那一桌同事朋友,人家热情邀他一起喝酒,出于礼貌,他也应该打声招呼再走。可是他刚要靠近,就听见周毅在问她:“到底怎么个情况?秦禾,你俩不会真在搞对象吧?”
    秦禾很直接:“没有。”
    唐起猛地顿住脚,清清楚楚听见秦禾否认他们的关系,心里突然翻江倒海的难受。
    “不对吧,我明明看……”周毅话到一半抬了下脑袋,看见直挺挺站在几步远的唐起,正用一种周毅这类老爷们儿难以形容的受伤的眼神盯着秦禾,周毅莫名其妙就卡住了话头。
    秦禾意识到什么,扭头看过去。
    唐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堵在嗓子里的话直接顶了出去:“为什么要否认?”
    秦禾没料到他会去而复返。
    经过刚才那一遭,唐起实在难以平静,他理解不了秦禾这种表现:“为什么你跟夏小满说我是弟弟,在同事面前也不肯承认我们的关系?难道我是你一个什么难言之隐吗?”
    秦禾皱眉:“唐起……”
    “我跟你大大方方在一起,有什么是不能说开的?”怕人知道?还是她有别的心思或打算,唐起没办法不乱想。
    秦禾沉了脸:“唐起,能不闹这事儿吗,我只是随口一说。”
    众人全部噤了声,没料到两个人会突然吵起来。
    只是这句随口听得唐起无比窝火:“随口一说,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话尤其刺耳,像在讽刺她,又像在讽刺他自己,秦禾冷着脸,不快且不耐烦:“别没完没了,当着这么多人,闹成这样好看吗?!”
    行,顾着她那点颜面,唐起转身就走。
    “站住。”秦禾盯着他背影,一颗纠结到举棋不定的心终于下了决断,她说,“咱俩甭处了。”
    做什么拖着人家,整这出委实闹心,倒不如利利索索的断了。
    之所以优柔寡断耗到现在,秦禾心里想,多少有些舍不得。
    大概一分钟,或者半分钟,唐起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只觉得听见那句话时有一瞬间耳鸣,胸口起伏跌宕了好几次,他才收拾起一腔酸胀,转过身,朝秦禾走过去。唐起没想到自己一时的情绪化会导致这种的结果,所有的气性迅速萎顿下去,来向她低头服软:“秦禾,我刚才态度不好,你别生气。”
    秦禾紧紧拧起眉,心里似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让人极其不舒服,半响才说:“唐起,我还是比较习惯自己一个人。”
    那样的语气和神态,半点不假,秦禾跟他来真的。
    唐起实在害怕她说出这种话,因为每个字都让他心惊胆战,方寸大乱,他极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秦禾,别说这种话,我以后不跟你闹了。”
    “跟这个没关系。”秦禾平静道,“两个人吵架拌嘴很正常,其实你怎么闹都可以,用不着憋屈自己,我能接受,只不过……”只不过什么呢,她懒得拐弯抹角找理由,再让对方以为还有回旋的余地,索性单刀直入地告诉唐起,“我不想处了,所以我这些天没回你信息,也不想接你的电话。”
    唐起死死瞪着她,死死地,瞪得一双眼仁拉满血丝,然后冷声道:“把你这话收回去,我就当没听见。”
    作者有话说:
    哼,小唐总,我们走!感谢在20220118 17:08:27~20220121 16:3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啊哈不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侃侃 40瓶;更更更、饼饼子 10瓶;浅浅 2瓶;4040857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5章
    整个屋子窗帘紧闭,没开灯,只有投影仪上放映着影片,从清晨到深夜,又从深夜到清晨。唐起窝在自家宽敞的沙发里,裹一条空调被,温度调到最低,然后把近些年上映的口碑较高的电影全部搜出来看了一遍。他不想上班,也不想出门,窝在沙发里困了就睡,睡醒了继续看电影,饿了叫外卖,渴了便喝酒,茶几上乱七八糟空了好一堆酒瓶子。
    消沉到这天中午,门铃响了几声,唐起没理会,接着就是密码开锁的动静。
    保洁阿姨推开门,立刻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和烟味,以及混合着残羹冷炙的味道。
    沙发上窝着一个人影,保洁阿姨以为他还在睡觉,怕吵醒人,很谨慎地靠近,轻轻试探性的叫了声:“唐先生?”
    “嗯。”唐起朝她点了个头。
    “您今天在家呢,我刚刚还以为您在睡觉。”
    “没有。”唐起想坐起来,声音喑哑,带点歉意说,“我把家里弄得有点乱。”
    “没事没事,反正我就是专门来打扫的,您别动,我收拾就行。”阿姨连忙放下手里的保洁工具,率先到茶几边收拾桌上的饭盒跟空酒瓶,“您这几天都在家里呀?是朋友来过吗?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唐起刚一坐起来,就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唔了一声,遂重新倒回去,抬手摁住额头。
    “头疼是吧?”保洁阿姨关心道,“我去厨房给你熬点醒酒汤,午饭吃没吃呀,我再给你熬点米粥,做俩家常菜。”
    “不用麻烦了,我叫外卖就行。”
    “哪能天天吃外卖呀,对身体不好的,你看你这脸色,可憔悴了。”唐先生没搬来这边之前,一个人住在郊区的别墅,他没请住家保姆,所以一直是她每周每月固定跟几个同事过去帮忙维护打理,建立了好些年头的雇佣关系,没那么生分,也算比较了解唐先生平日的生活习性。他喝得满身酒气也多见,但那都是在外头生意场上喝,鲜少会在自己家里买醉的,所以这种情况,她是头回见。
    因为雇主脾气好,从来不疏远人,所以她收拾茶几的时候才敢问:“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
    唐起顿了顿,他闷了这两天,都快憋成自闭症了,突然有个人来关心一句,启口就认了:“是啊,”他目光垂下去,眼皮耷拉着,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盯着混乱的茶几台面说,“我最近交了个女朋友……要跟我分手。”
    “怪不得,瞧着你这么无精打采的。”原来是因为失恋,保洁阿姨一边兜开垃圾袋,把没吃完的盒饭以及泡面扔进去,一边温声细语问,“为什么她要跟你分手啊,是不是两个人吵架了?要阿姨说,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条件这么好,哪个小姑娘都舍不得,八成就是跟你闹闹脾气,不会真跟你分的,你在家喝闷酒,还不如去找她说几句软话,多哄一哄呢。”
    唐起闷闷不乐,对阿姨的话深表赞同:“我也是这么想的。”他这两天难能自恋的想过,凭自身各个方面的优势,秦禾有多眼高于顶才要跟他分?
    再者,秦禾不是小姑娘,也不会像寻常小姑娘那样跟他闹脾气。
    这两日他事无巨细的分析了很多种可能,如果秦禾仅仅是因为面子,当着同事朋友吵架下不来台的话,那他也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说软话了,并且能屈能伸的放低姿态,坚决没敢挑战对方的脾气。
    阿姨不知道他心里这么多弯弯道道,带上一双胶手套:“你这么想就对了,现在就赶紧起来,收拾精神了出门儿,外面天气可好了,阳光灿烂的,哪像家里头,窗帘挡这么严实,跟大半夜似的。你就打电话约她出去走走,逛街吃饭喝咖啡,你们年轻人不都爱这么玩儿么,自己在家看电影多没意思,带女朋友去电影院看,哄开心了,不就和好了嘛,在家喝酒多伤身体,自己折腾自己,不划算。”
    也不是故意折腾自己,就是心情郁闷。
    阿姨还说:“保不准儿啊,女朋友也很伤心难过,在等着你去找她和好呢。”
    唐起将信将疑的看着她,阿姨便笑,手里抓着一个空酒瓶:“别颓废了,赶紧起来收拾,下巴上胡茬子都长出来的。”
    唐起稳着没动,正色道:“吵个架就闹分手,又不是闹着玩儿,哪有这么不当回事的,性子这么冲动,我必须让她冷静两天。”
    瓶瓶罐罐全扫进袋子里,阿姨直言:“你想冷她两天,结果自己在家里酗酒。”
    “我可没跟自己过不去,”就是心情不好,适当喝几杯比较好睡觉,结果不小心有点饮酒过度,但是唐起说,“这些酒也不是一次性喝光的。”
    阿姨站起来,拎着两个大袋子到玄关:“别赌气了,我先给你熬点儿醒酒汤。”
    等阿姨进厨房之后,唐起便掀开薄被进浴室洗漱了,顺便泡了半个多钟头的热水澡,待从头到脚清理干净,唐起裹着浴巾出来,一碗醒酒汤已经摆在餐桌上,外加两盘小菜一碗小米粥,温度刚好不烫嘴。
    遮光窗帘已经全部拉开,灿阳肆无忌惮晒进来,照得整间屋子明媚豁亮。
    做了饭,阿姨便首先收拾厨房,唐起拉开椅子坐下喝汤,空落落的胃里瞬间回暖,再吃完粥填饱肚子,连带气色也提升不少,然后进衣帽间捯饬得精神奕奕后,抓起车钥匙出了门。
    他向来不是个意志消沉的人,心理也没那么脆弱,可以允许自己适当颓废两三天,然后站起来,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有困难就克服困难,这世上除了无力回天的生死大难,没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儿,只要他肯大步朝前迈,然后一脚油门刹在殡葬铺,大步迈进店门。
    夏小满坐在柜台前,正掐着一篮子空心菜,眼见一辆玛莎拉蒂刹在门口,然后一个高高帅帅的男人下车,鼻梁上架一副墨镜,径直走到柜台前,跟她打招呼:“你好,秦禾在家吗?”
    上次仅仅在医院打过一次照面,所以夏小满刚刚是真没认出这个人是谁,等反应过来,夏小满忙点头:“在,但是隔壁五婶家的橱柜门坏了,她刚过去帮忙钉一下,一会儿就回来,你要不坐着等她?”
    唐起笑着点头,在旁边一根木凳上坐下。
    夏小满从抽屉里翻出一次性纸杯,准备帮他倒水。
    唐起连忙凑上前接过纸杯:“我自己来。”他熟门熟路进厨房,找到烧水壶,给自己倒上一杯,顺便扫了眼灶台上的几样青菜,端着水杯走出来,“你还在做饭?”
    “嗯,偶尔会简单做点儿,弄俩青菜,也不麻烦。”
    “也不能总吃青菜,还得注意摄入营养跟蛋白。”
    “秦禾天天让钱叔给我炖鸡炖排骨,所以我才来煮点青菜叶子解腻。”
    唐起笑了笑,下意识想打听情况:“秦禾这两天怎么样?”
    “嗯?什么怎么样?”夏小满有点没听懂他具体所指。
    “她这两天忙吗?”
    “还行,她这两天都在铺子里待着。”
    “还好吗?”
    夏小满被他问得莫名其妙:“挺好的啊。”
    唐起:“……”看这情况,秦禾是没有任何异样了。
    夏小满反问:“你最近没跟她联系吗?”
    唐起正要开口,就见秦禾一手拎着一把锤子,一手拿着根水果黄瓜,悠哉悠哉拐回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秦禾顿了半秒,然后若无其事把锤子搁桌台上,问他:“什么时候来的?”
    唐起站起身:“刚到。”
    夏小满问:“你哪儿来的水果黄瓜?”
    秦禾说:“不能白干,跟五婶讨的工钱。”
    夏小满忍俊不禁:“你可真是。”
    “我先进去洗个手,”顺便把黄瓜在水龙头底下冲了冲,完事直接叼进嘴里,非常随意的把唐起带出铺子,站马路边儿问,“找我有事儿?”
    唐起反问:“没事儿不能找?”
    秦禾盯着他默了片刻,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别再往我身上下功夫。”
    唐起听不得这句,岔开话题:“晚上一起去吃饭。”
    “我前天晚上那些话……”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唐起立刻截断:“你不提前天晚上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说的那些混账话我权当是你喝多了,我现在不跟你计较,也不跟你生这个气。”
    “我没喝多,也说得很清楚,你是个明白人,应该懂我的意思。”
    “我当然懂,你说得那么清楚,多糊涂的人都不可能不明白,”唐起拿出在生意场上谈判的架势,质问对方,“可是我同意了吗?”
    秦禾:“……”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