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18节

一炉香 第118节

    向盈纵身跃下马,朝那个血泊中的人冲过去,整个人跪俯在贞观跟前,颤着手去探对方颈脉。
    人还活着,只是奄奄一息了。
    “师父……”
    听闻这一声哽咽,贞观的眼睑动了动,他缓缓睁开一条缝,气若游丝道:“别叫我……”
    她声音很轻,实则带了责问:“您来这里干什么?!”
    贞观气不匀:“我来……看看……”
    向盈抑制不住的发抖:“您来看别人做的孽,还是看我做的孽?!”
    嗓子里好似堵着一大口浓血,他连发声都艰难,含糊道:“向盈——”
    向盈抹掉脸上两行泪痕,又去蹭他颊边的血迹,看谁的都无所谓,她硬声道:“您现在看完了?我带您回去!”
    “不——”贞观根本抵抗不了,那些箭尖上面涂了毒,哪怕沾上丁点儿都会被麻痹,他竭尽全力想要阻止向盈:“……鬼葬之墟……”
    向盈直直望进他眼底,厉声道:“他们是我的族人!”
    这一次,贞观终于看清她眼中那抹最深沉的恨,恨不能杀人饮血。
    “杀我全族,还捏造说什么举族外迁,实则呢?实则是举族迁葬!”
    于是他便知道,她永远都放不下了。
    贞观缓缓合上眼,沉沉坠入一种无望中,仿佛陷入无垠的黑洞。隐约间,似乎听见一个轻盈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师父,您把舆图给我好不好?”
    原来——
    你是为了这个——
    唐起似乎听见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轻轻落在他心上,随即眼前一黑,画面骤然消散。
    秦禾与南斗也目不能视,后则愣了一下,显然无所适从:“怎么回事?”
    “太虚幻境。”秦禾淡声开口,“是逝者的执念。”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1216 18:37:47~20211219 16:56: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are99、sag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宿 6瓶;22315553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4章
    “谁的执念?”南斗问,“贞观老祖吗?”
    秦禾垂下头,且见一抹煞气绞在琴弦上,纠纠缠缠地渡到贞观老祖的指端。秦禾视线一抬,又看到太虚幻境中人影憧憧。里头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每张脸都陌生肃穆。
    唐虞搡开守在殿外的侍从,直接闯入神祠,劈头盖脸问:“师父呢?!”
    向盈正在伏案写祝文,面对大师兄的兴师问罪,她根本没当回事,泰然自若道:“兴许云游去了吧。”
    唐虞直接发飙:“你以为上元节当晚你去辰州的行踪能瞒天过海?!“
    “我怎么瞒天过海了?”向盈拧起眉头,“倒是你,师兄,上头调派你南下督工,未经传召竟敢擅离职守,是生怕那帮御史台的大夫们找不到蛋缝钉了?到时候朝廷问起责来都算轻的,若那水坝再出个什么岔子,你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唐虞咬紧牙关:“向盈,你别拿这个威胁我,我再问你一遍,师父呢?!”
    “你看你,做事总这么急躁。”
    唐虞恨不得掀桌子:“我问你师父呢?!”
    向盈直视他眼睛,反问:“你的人当时没看清楚吗?”
    唐虞一愣。
    向盈取笑他:“师兄总不会安插一个眼力劲儿不好的人在我背后?若是看清了,现在又何必多此一问。”
    唐虞一双眼睛瞪得通红,如两把利剑,几乎要将眼前人捅出两个血淋淋的窟窿,颤着声说:“你敢——”
    “我也以为我不敢——”向盈的目光陡变凌厉,“他原本安安生生待在浮池山念他的经,度他的灵,要不是你没事找事,非在他耳边多嘴多舌,他能这么急着去辰州送死吗?!”
    送死两个字狠狠刺痛了唐虞,他怒急攻心,恶扑上去,狠狠掐住对方的脖子,额头上青筋暴突:“你简直畜生不如!”
    他是起了杀心的,下手毫不留情。
    气管被勒紧,向盈瞬间涨红了脸,她没作反抗,手撑在刚写一半的祝文上,将纸张压皱了。
    殿外的几名侍从闻声闯入,七手八脚地把唐虞制服。
    向盈撑着桌案咳嗽急喘,“好心”提醒这个失控发狂的人:“师兄,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待呼吸顺畅,她才淡然开口:“我昨天给师兄卜了一卦,都江的水坝不日会塌,你现在走,兴许还来得及。”
    “向盈!”
    “咱们同门一场,那些年一起走南闯北,替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人收尸,往后你的尸,我也会亲自替你收。”
    说完,她不顾唐虞杀人的目光,径直跨出神祠,绕过回廊,登望月楼,上观星台,石圭前站着一个蓝衣人,手捧一面铜镜,镜中照映着漫天夜星。
    向盈朝他走近:“南斗。”
    南斗夜观天象,并没回头,叹息一声:“岁星犯南斗,年大饥,岁大恶。”
    向盈蹙眉。
    南斗又指了指东北方向:“东北方有赤气,血祥。”
    “这才刚消停几年,就又闹饥荒又有战事,天下别想太平了。”
    南斗直摇头:“你赶紧进宫禀报吧,让朝廷早做防范。”
    向盈颔首,却站着没动,目光投向宫墙,墙根下不知道是谁堆了只雪人,形单影只的孤立着,她说:“不急。”
    心里却想,谁有这么好兴致还来堆雪人,堆却只堆一只,孤零零的。
    南斗这才转过头来,盯着她平静的侧脸说:“你师父,伤得实在有点重。”
    “嗯。”
    “谁下这么狠的手,腿都敲断了。”
    向盈垂眸,整了整衣襟上的褶子,这才看见掌心印着半个月字,应当是方才祝文的墨迹未干,手在文书上无意间压了一下。
    脖颈处此刻传来一股强烈的窒息感,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向盈深深呼吸,冰寒的空气纳入肺腑,令她保持住冷静和清醒,并坦然承认:“我。”
    是她敲断了贞观的腿。
    南斗压根儿没当真:“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向盈平静的说,“本来打算挑断脚筋的,”终归没做那么绝,“骨头断了还能接,若是筋脉断了,可能这辈子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于是南斗笑不出来了:“你疯了吗?”
    向盈淡淡应答:“是啊。”
    “他是你师父。”南斗难以置信,憋了半天,最后憋出一句,“果然最毒妇人心。”
    仿佛最后这句话取悦了她,或者戳中了她的笑点,向盈弯起嘴角,露出一个笑模样。
    南斗却被她笑得瘆得慌:“你受什么刺激了,不会真疯了吧?”
    向盈则笑盈盈道:“我要去做毒妇啦。”
    毒妇专程去打了一把枷锁,将贞观囚于浮池山的洞穴内,并将数万张招魂幡调转方位,戾气直冲穴口。
    贞观被折腾得没了人形,哪怕遭遇一次次逼问:“鬼葬之墟在哪里?”
    贞观始终不作声。
    这些年,她几乎搜遍沅江,都没能找到鬼葬之墟的入口。
    向盈也不恼,就这么日复一日的跟他耗着:“师父不仅嘴硬,骨头也硬。”
    贞观闷咳几声,没理会,脸色却白得吓人,像极了纸扎铺里的纸人,身上已经完全不剩活气了。他仅仅吊着一口气,整个人瘦成皮包骨。腕子上的枷锁又大了一圈,向盈给他换一副,献宝似的说:“我特意命人用真金打的呢,给师父的,终归要最好的。”
    贞观古怪的看她一眼。
    向盈立刻关心道:“师父又瘦了呢。”说着亲昵的捏了捏贞观凸起的指节,“师父受罪了。”
    贞观盘腿坐在石台上,甚至连抽回手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任由对方把玩,即便向盈不用锁铐拴住他,他也哪里都去不了。
    “您不说,我就自己想办法找,您猜我什么时候能找到?”
    贞观终于开口:“我跟你说过多少遍,那里头怨气太大……”
    “当然大,那么多条性命被活生生的献了祭,死后还要给大端王朝垫基,这还不够,还要被镇压在鬼葬之墟,您说,怨气能不大么?”向盈晓之以情,“难道我们祖祖辈辈,就该永世不得超生吗?师父,我只是想接它们出来,另择吉壤,我这么一片孝心,您都不肯成全?”
    贞观深知,五溪蛮重丧,崇鬼神,尤其敬畏先祖。
    奈何先祖被献祭镇压,后人当然无法接受。
    只不过当初用以布阵的逝者怨气冲天,若不是真的别无他法,也不会将其全部封印鬼葬之墟,以绝后患。
    其实严格来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十多年,那时候贞观甚至还没有出生,所以他也并不知晓鬼葬之墟的入口。
    然而向盈根本不信,就这么一直把他囚在浮池山,每隔十天半月,就过来看他一眼,这次也是特意过来告诉他:“我明日准备回辰州祭祖……”
    贞观闻言,蓦地抬起头:“你又要杀人!”
    “师父想去看看么?说不定到时候你会想要告诉我。”
    这一轮他终于绷不住了:“鬼葬之墟没有入口。”
    “师父什么时候也会耍嘴皮子骗人,一会儿说不知道,一会儿又说没入口。”
    “因为那里是活人根本到不了的地方。”
    向盈瞧着他半响,仿佛在分辨真假,最后得出结论:“师父没对我撒谎。”
    她刚站起身,就被贞观一把抓住腕子,随着他的举动,拉扯着黄金锁链哐啷叮当的响,尤其清脆,且又异常刺耳:“向盈……”
    她垂眸瞥着腕上那只手,长指瘦成了枯骨:“您说。”
    “别去……”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