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01节

一炉香 第101节

    唐起觉得呼吸困难:“如果得不到您的同意,我会觉得很遗憾。”
    唐母蹙紧眉头:“唐起,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起坚定道:“我不会跟她断。”
    他站起身:“今天就到这儿吧,有时间咱们再谈,如果您愿意好好谈的话。但是妈,我自己的事,自己能做主,您可以给意见,但也只是个参考意见,我不会硬逼您去接受她,您也别来强迫我跟她分开。”唐起说完离席,“我先带秦禾走了。”
    眼见他要走,张哲也小声挽留:“二哥……”
    唐起回头看他一眼,没说话,走了。仅仅迈出三五步,右拐,秦禾就靠在墙边,朝他偏过头来。
    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是有点让人难以琢磨的。
    唐起的心突然揪了一下,是那种,很难受很难受的揪心。
    他知道秦禾听见了,可他一点都不希望秦禾听见这些尖刻的言辞,甚至还是从自己母亲嘴里说出来的,更伤人。
    秦禾不动声色,朝他抬了抬下巴:“走吧。”
    上了车,锁上门,唐起朝她靠过去,低声道歉:“对不起,你别在意。”
    秦禾垂着眼睑系安全带,嘴角勾了勾:“开车。”
    唐起悬着心:“去哪儿?”
    “你说呢?”秦禾反问回去,“我还饿着肚子呢。”
    唐起靠回椅背,准备发动车子,且听秦禾开口:“你妈是真看不上我,一点儿都没藏着掖着。”
    闻言,唐起呼吸一窒,强辩道:“她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一句话堵得唐起百口莫辩。
    “咱俩心知肚明,你不需要解释。”秦禾依旧弯着嘴角,似笑非笑,“其实我干不干这行,你妈都看不上我,今儿个这么一见面,我打眼儿就知道,你妈挑儿媳妇儿的眼光绝对高。”秦禾拽住跑偏的话头,“欸,扯远了不是,咱俩才哪儿到哪儿啊,说断也就断了,到不了那个地步,她真没必要……”
    唐起紧攥着方向盘,紧得指尖发白,他觉得无比刺耳,又像利刀一样扎心,唐起听不下去:“秦禾。”
    他听不得这种话,却又不能怪秦禾。唐起觉得鼻头发胀,眼睛也跟着一道发了酸,只能忍着那股难受劲儿跟秦禾道歉:“对不起。”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1022 23:55:43~20211025 20:13: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92731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红绯鱼 20瓶;微安、糖果果 5瓶;joycejoy、山下王跃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6章
    秦禾觉出异样,视线一抬,看见唐起的模样怔了半秒,她有点没弄清楚状况:“不是,小唐总,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比我还委屈?”
    “没有,”唐起嘴硬道:“我妈欺负你,你欺负她儿子也是应该的,我受点儿委屈没什么。”
    秦禾很吃惊:“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合着是她让他受委屈了?秦禾分明连句重话都没说,从始至终也没责备过半句,说她欺负他又从何谈起?
    唐起抿了抿唇:“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说要跟我说断就断了,你这么无所谓的态度,是不是欺负人?!”唐起盯着她,眼睛发红,“难道我是你说要就要,说扔就能扔的吗?!”他嗓子堵得慌,心里别提多难受了,“秦禾,你对我,就这么不上心吗?!”
    这一连串的质问,问得秦禾差点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实在唐起这张好像受尽委屈的模样,也太招人疼了。
    谁知道他这么玻璃心,她也就随便一说,而且说得也是大实话,结果大实话伤人。但往往这种时候,秦禾完全可以当个大忽悠的,奈何记起昨天才刚答应过当事人不骗他,所以忽悠人的话溜到嘴边,立刻偃旗息鼓,变成一声叹息,秦禾觉得自己太难了。
    唐起等了半天,没等到否认,却等来一声叹息,所以秦禾是真没对他上过心?!
    就像站上断头台,镰刀拎在秦禾的手里,她就这么欲斩不斩的悬着。
    一股巨大的无力感漫上来,唐起突然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是他一个劲儿的勾搭人,送上门,秦禾也许只是图新鲜,欲拒还迎的,就顺便跟他玩玩。
    因为只是玩玩,所以说断就能断,她随时准备着抽身。自己却在往深井里陷,确切来说,他早就一头扎进了这口名叫秦禾的深井,唐起何其不甘心,却又对她无可奈何。
    当下之际,还是要把人拴在身边的,等来日方长,他不信秦禾能一直这么没心没肺的待他。
    早晚有一天,他要占其人,攻其心。
    现在首要条件则是先稳住秦禾,别被他妈刚才的那席话给挤兑走了,另一方面,唐起也是诚心实意的感到愧疚:“我妈那些话确实伤人,我知道她有多过分,我其实很生她的气,但又不能弄得太难堪,我不跟她争论,不是不向着你,是怕你回来了控不住场面,所有那些难听的话都会让你听见,我不想让你听见这些。”唐起顿了顿,他是打算私下处理的,“但你还是听见了,秦禾,你能不能别往心里去。”
    秦禾默了片刻,忽而笑了,是那种没所谓的笑:“小唐总,其实没什么。”
    她这话不假,秦禾自小便待在这种特殊行业里,面对各式各样的有色眼镜,她是习以为常的,有些人并不理解,甚至会持以一种极度排斥且嫌恶的态度,因为这类职业天天要跟死人打交道,给死人洗身、穿衣、化妆、整容……
    大学时期,连一些同学的亲生父母都无法接受儿女报考殡葬专业,倘若一意孤行填了志愿,不给交学费是一方面,更甚至闹到断绝关系的地步。
    亲生父母尚且难以接受,更遑论你对象的家人。
    秦禾记得殡仪馆那个火化工小贺,她跟唐起讲,有点反过来开导人的意思,因为唐起看起来似乎特别内疚。
    秦禾说小贺之前处了个女朋友,好像在某家互联网公司干行政,俩小年轻感情挺好,女孩儿也从没嫌弃过小贺是个火化工,两人每个礼拜出去约会都会晒朋友圈,处得很是甜蜜。
    后来见家长的时候,当女方父母得知小贺在殡仪馆上班,硬是上演了一出棒打鸳鸯的戏码。
    什么难听的话她在这行没听过啊,就是这次摊到自己头上而已,她早有觉悟。
    而且同样的话,夏小满那个恶婆婆也差不离骂过。
    还有那个小王,秦禾说,跟周毅一样也是灵车司机,在殡仪馆干活有个三年五载了,到现在家里那些亲戚朋友都不知道他是干这行的,别人问起,父母就只说在民政局上班。
    “就是很小的事情,我并没多在意。”只不过刚刚唐母说到饭前洗手这个事,忽然让她想起某一次跟人握手后,对方得知她做遗体整容,脸色立刻尴尬起来,没待半分钟就借口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秦禾瞥了一眼,对方那双手都搓红了。
    所以除非对方知情后仍然主动,亦或者出于某种无可避免的特殊情况,否则她不会主动与人发生肢体接触。
    当然,每次工作完,她都会做彻底的清洁和消毒。
    “我干这行这么多年,什么人都遇到过,恶语相向的时候多了去了。”秦禾说完,又大气道,“你妈今天这一出,都是小场面。”
    她都见怪不怪了。
    唐起:“……”
    他简直不知道该愁还是该笑,遂冲秦禾露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秦禾说:“而且我刚才还在想。”
    “想什么?”
    “你妈那不是一般二般的膈应我,如果按照电视剧里的神仙套路,她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派个助理找到我,随便搞个大环境来摆个阔,然后特土豪的说,给你一百万,马上离开我儿子。”
    想想那场景,画面感实在太强。
    唐起这回真的给她逗乐了:“姐姐,你就这点儿出息啊,麻烦把你的格局打开。”
    听见这声姐姐,秦禾眯了眯眼睛:“你来给我开一个。”
    “这么跟你说吧,”唐起调整了一下坐姿,身体朝副驾倾斜,面朝对方,“以我现在的身家,一百万就是个零头,你如果踏踏实实跟我在一块儿,别扯那些说断就断的混账话,绝对能得到更多,比你想象的多。”
    一百万只是个零头,得多有钱才能说出这番“豪言壮语”?!
    爱财之心,人皆有之,听了这样一番“金玉良言”,秦禾此刻看唐起,就像在看一尊财神爷。
    财神爷浑身放金光,令人目眩神荡。
    这该死的魅力!
    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秦禾多少有点热血沸腾,唐起现在在她眼里,绝对的多“财”多“亿”。
    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傍个大款,结果大款主动来傍她,这得多玄乎一事儿啊?
    就像财神爷拎着块金砖来砸门。
    秦禾笑起来:“我决定,你妈要是按照刚刚那个剧情来找我,我就把她那个零头给抹了。”
    唐起欢乐得不行:“真的,你电视剧看多了。”
    话虽如此,但唐起心里那点不安稍稍放下了,他正色了些,不跟秦禾开玩笑:“我其实是我哥养大的,自小不跟我妈住一块儿,她也早就重组了家庭,所以我要跟谁在一起,不需要经过她同意。”
    秦禾脑筋一转,问题来了:“所以是要经过唐庚的同意?”感觉并没好到哪里去,甚至因为跟唐庚这层同学关系,秦禾总有一丝莫名其妙的心虚,再则,以她对唐庚不太深入的了解,“你哥那人的谱更大。”
    看来秦禾还是没能理解他的意思,唐起索性明明白白地讲:“我刚才跟你吹嘘半天,是想告诉你,我不是那种在家里吃软饭的阿斗,我有这个实力,自己说了算。”他要坚持跟秦禾在一起,不可能被随便哪个人阻挠,“而且,我哥这人吧,只是看起来不太好说话,事实上从小到大,他什么都会顺我的意。”
    “唐庚……”秦禾琢磨了一下,隐约想起十多年前在鬼葬山,一大队人马找过来,当时黑灯瞎火的,场面又混乱,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几圈,秦禾没看清,就模糊记得有个人把要死不活的唐起搂进怀里,八成是心疼坏了,因为那人说话的声音都在颤。现在想起来,秦禾说,“想不到唐庚这大哥当得还挺称职。”
    何止称职,要论起来,唐庚是他最重要的人。
    唐起也表示:“我哥对别人而言,可能不是什么善茬,但之于我,他是大于父亲这种角色的。”
    可能因为唐庚的过度强硬吧,唐起自小受庇护,哪怕家里最难的那几年,也没受过那些乱七八糟的委屈。
    他有时候,挺心疼他哥的。
    唐起有一阵儿搬到奶奶的四合院,但经常给唐庚打电话,多数时候是江明成在接,偶尔江明成也大舌头,两个人一起喝多了,听见他的声音就说:“小起啊,怎么现在没上课吗,你哥这时候有点忙,明天叫他去接你哈,你在学校里好好念书。”
    听见江明成的话,唐庚在旁边大着舌头骂:“疯了吧你,这大半夜的,上个鬼的课。”
    “啊对,”江明成显然比唐庚还懵,闻言似乎才反应过来,遂改口,“小起啊,怎么学到这半夜啊,你要早点睡觉……啊唐庚,卧槽……”
    江明成最后一声大叫,紧接着电话里砰地一声,吓了唐起一大跳,他噌地跳下床,边穿衣服边给赵叔打电话,赵叔是唐庚的司机,一直在停车场候着。接到唐起电话时,立刻冲进去看情况,就看到江明成和唐大哥在饭厅的楼梯间摔成一窝,摔得头破血流。
    这两难兄难弟,各摊一条胳膊一条腿,骨折,双双打了一个月石膏。
    正当此时,唐起电话响,唐大哥打来的,问他在哪儿?
    唐起一点没有隐瞒的意思:“我跟秦禾正要去吃饭,有什么事吗哥?”
    有事也给一口秦禾堵没了,本来唐庚昨天阴差阳错去到唐起家里,结果意外撞了个现场。唐庚别提多伤神了,闹心到现在,想着找唐起当面聊聊这个事儿,奈何他一下来,上午开会还在的人居然又不见了踪影。
    唐庚咬着牙说没事,直接挂了电话。
    “怎么了?”江明成看他由晴转阴的神色问,“小起不回来?”
    “又黏一块儿去了。”唐庚恨铁不成钢,“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都能跑去会个面。”
    江明成其实很理解:“热恋当中嘛,你由着他算了。”
    “你懂什么。”
    “不是,”江明成想不通,“你这女同学的人品,真这么差吗?”
    怎么说呢,唐庚对秦禾的了解其实并不很深,他之所以对秦禾的印象不太好,是因为曾经某个时刻,秦禾特别直白的对他表示过:“唐庚,我还挺喜欢你的。”


同类推荐: 主动献祭魔龙后[西幻]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