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00节

一炉香 第100节

    临到近前,唐起喊了一声:“妈。”
    基于礼貌,秦禾朝唐母点头:“阿姨您好。”
    唐母只是机械的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个比拉线木偶还僵硬的笑:“坐吧。”
    待几人落座,唐母示意服务员拿来菜单,递给秦禾:“你贵姓?”
    “免贵姓秦,秦禾,禾苗的禾。”
    “嗯,”唐母颔首,“秦小姐,看看爱吃什么,再添几个菜。”
    “好。”
    张哲也非常好动,刚爬上桌子,就打翻了手边一盅南瓜浓汤,直接浇到他胸口,还好放凉了一阵,
    不那么烫。
    唐母严厉地训了他几句,让唐起带弟弟到卫生间清理。
    许是因为消费偏高,餐厅并没几桌客人,秦禾翻着菜单,听见唐母开口:“秦小姐是做什么的?”
    可能对方只是随口一问,却让秦禾犯了难。
    其实她从没觉得自己的职业难以启齿,只是此刻有这么两秒钟,面对唐起的母亲,让她有片刻的犹豫。
    但是很快,她就抬起头,保持着礼貌性微笑:“我在经营一家殡葬铺。”
    唐母明显一愣,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种答案,因为秦禾从事的职业完全出乎她意料:“什么?”
    “经营殡葬铺,为逝者送行。”秦禾大方道,“平常也在殡仪馆做兼职。”
    唐母的脸色完全冷下去:“殡仪馆?做什么兼职?”
    “遗体整容。”
    唐母蹙了蹙眉,身体往后坐了坐,表面还是端庄优雅的:“你……怎么会去做这个?”
    秦禾坦言:“殡葬铺是因为家里一直干这行,所以大学就读了殡葬专业,考的遗体整容师。”
    等唐起牵着张哲也回来,隐约觉得气氛不太对,因为他妈的脸色有点冷硬,但秦禾并无异常,正垂头翻着菜单。
    唐起便问:“点了吗?”
    “不知道吃什么,”秦禾把菜单递给他,“你来点吧。”
    她自顾掏手机,从兜里带出几颗开心果,落在地上。
    张哲也往桌下瞧:“什么呀?”
    秦禾笑着说:“开心果。”
    张哲也直接朝她伸出手:“姐姐我要吃。”
    ”好啊。“秦禾作势给他掏。
    唐母立刻把张哲也的小手扯回来,冷声呵斥:“什么人的东西你都敢乱接?!”
    张哲也被吓得不敢动弹。
    唐起蓦地抬起头,看着他妈。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1020 23:36:57~20211022 23:55: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蜜蜂 26瓶;嗯羡予 21瓶;车式苏 7瓶;粥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5章
    唐母余光瞥见唐起的视线,微侧着身子,用一副严厉的口吻教育这个最小的儿子:“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吃饭的时候不准吃零食。”
    张哲也自觉犯了错,委屈巴巴道:“是。”
    经过这个小插曲,秦禾的手便揣在兜里,捏玩儿着一颗颗爆裂开口的开心果,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唐起多加了几个菜,但自秦禾摊牌在殡仪馆做遗体整容后,唐母就再也没动过筷子,她是吃不下的,也没让张哲也夹菜,但面子上若无其事,说小孩子肠胃不好,只叫服务员重新端份南瓜粥给张哲也。
    唐起是敏锐的,从他妈的态度来看,基本猜了个七七八八。他下意识伸手,去摸秦禾的兜,抓几粒儿开心果出来,弯着嘴角问秦禾:“哪儿来的开心果?”
    “周叔给的,就是周毅他爸。”
    唐起点点头,剥一颗吃,自如的转头问:“哲也什么时候开始换牙的?”
    “前天,”张哲也回答,当时他在学校食堂吃饭,门牙磕在排骨上,直接磕掉了,流了满嘴血,但张哲也没哭,蹲在洗手池边把血水一口一口吐掉,老师还一个劲儿夸他是小男子汉,真勇敢,因为张哲也明白,这颗牙松动好几天了,特别不舒服,就等着它掉了长新牙出来。说着又嘟嘴,感觉自己此刻受到了不平等待遇,“为什么二哥可以在吃饭的时候吃零食?”
    唐母皱了一下眉:“因为你二哥是大人。”
    唐起却笑着说:“因为咱妈以前,并没这样告诉过我。”
    唐母倏地一怔,看向唐起,觉得他此刻虽在笑着,却笑得分外疏离,像在划清界限,又或者提醒她一样,唐母莫名从中觉察出几分绵里藏针的意味。
    是在责备她吗?
    张哲也人小鬼大,更是有口无心,当着母亲的面就脱口道:“哦,我知道,二哥是跟着大哥长大的。”小朋友提起唐庚的时候,脸上挂起一抹淡淡的忧愁和失落,拿小勺子搅着碗里的南瓜汤,“大哥也只对二哥好,不喜欢哲也。”
    小模样挺招人疼,唐起揉他嫩滑滑的小脸蛋儿:“大哥亲口说不喜欢哲也了吗?”
    当然说过,张哲也鼓起腮帮子,有点儿像河豚:“大哥对我好凶,对二哥就不凶。”
    唐起浅笑着逗他:“那哲也喜欢大哥吗?”
    张哲也垂下眼睛,盯着碗里黏稠的南瓜泥,被他搅得溢出来一些,顺着碗沿淌到桌上,他违心道:“不喜欢。”张哲也很委屈,“大哥都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大哥。”
    他永远都记得,有一次宴会上,大哥正好在场,妈妈有个好朋友笑着说:“你看哲也跟唐庚小时候长得很像啊,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另一个阿姨则随口附和:“那当然,亲兄弟能不长得像吗?!”
    唐庚在旁边冷笑:“同母异父那种亲?”然后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直接道,“我姓唐,他姓张,用不着硬往一块儿凑,而且我长像随我那过世的父亲,跟我妈可一点儿不挂像,这小子若是像我小时候,那就有点儿惊悚了。”
    几名贵妇顿时面露尴尬,没想到这么一句无心之言踩到了唐庚的尾巴,其实同在一个商圈,多少有些耳闻,都知道唐家大公子的性情傲慢张狂,是个狠人儿,那种六亲不认的狠人儿。
    唐母脸上挂不住,冷斥了唐庚两句,后者直接呛回去:“你明知道我不待见他,还把人带到我跟前儿碍眼,不就是成心给我添堵么。”
    唐庚说完垂目盯了张哲也一眼,那眼神令张哲也至今都感到害怕,胆怯地往母亲身后缩,然后唐庚冷笑一声,很轻蔑地,像在笑他没出息似的。
    也是那时候,让小小年纪的张哲也突然明白,大哥不是别人所谓的对他严厉而已,那些都是骗小孩子的话,大哥明明是打心眼儿里不待见他,就像张家的哥哥姐姐们挤兑他和妈妈一样。
    所以张哲也打小就觉得自己身世凄惨,以后都要在夹缝中长大,他想跟二哥住,就可以不看别人脸色了。
    但是二哥不同意,父亲也不会答应,更别说以大哥的脾气,肯定会把他从二哥的房子里赶出去。
    张哲也每每想到这些,都会哀怨地耷下脑袋。
    那次宴会上的事儿并没传到唐起耳朵里,他不在场所以并不知情,便以为张哲也小孩子气,嘴上说着不喜欢,却每次都把大哥挂嘴边,应该是又爱又怕的,毕竟唐庚每次都对张哲也板着张脸,端出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那磁场别说小孩子了,换作谁都不敢亲近。
    秦禾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笑道:“诶唷,怎么愁得跟个小老头儿似的。”
    张哲也就说:“姐姐不知道我的处境。”
    唐母反问:“你什么处境?”
    张哲也就像被人一把掐住了死穴,见形势不对,立刻转移话题:“姐姐是二哥的女朋友吧。”
    秦禾:“……”
    张哲也一副证据确凿的模样:“我刚刚看到你们拉手了。”
    唐起笑开了:“是……”
    “张哲也,吃你的粥。”唐母突然出声制止,打断道,“你小孩子知道什么。”
    唐起原本的笑意淡下去:“妈……”
    唐母却直视道:“你也吃饭,菜凉了。”带着某种不容置喙的口吻。
    秦禾见对方从始至终没动筷,开了口:“阿姨怎么不吃?”
    唐母冷淡道:“没什么胃口。”
    秦禾笑着点了下头,刚要提筷子,唐母突然出声:“饭前洗手了吗?”
    这话原本应该没问题,到这一刻却显得异常刻意且突兀。
    秦禾也不恼,抽开椅子站起身:“习惯不太好,我去一下卫生间。”
    唐起给她指了指方向:“前面右转。”
    秦禾颔首。
    待她走开,唐起绷在脸上的笑意终于消了个彻底:“我在跟秦禾交往。”
    瞎子都看得出来,唐母抬眼,端坐着,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同意。”
    两人对峙的样子,像在谈一场生意,唐起问:“理由呢?”
    “我不喜欢。”唐母问,“她应该比你大吧?”
    “大我六岁,开了间殡葬店,是个努力的人,又在殡仪馆里兼职遗体整容师。”唐起毫不隐瞒地介绍完秦禾。
    唐母隐忍着怒气:“你既然知道,还去跟这种人交往……”
    这种人三个字,让唐起不悦地拧了下眉头。
    “她每天跟死人打交道,做的还是遗体整容,那双手不知道摸过多少具发腐发臭的尸体,身上更不知道染了多少细菌,你跟这种人交往难道就不嫌脏?”
    唐起觉得心血翻涌得厉害,他一直以为他母亲即便不能马上接受,也是个明事懂理的人,对于各行各业,都会给予最起码的尊重,却不料竟有这么深的偏见,他压抑着:“妈,请您注意措辞!”
    她不觉得自己的措辞有什么问题,更何况,不说得厉害些,难道任由唐起这么不分轻重地胡来么:“你找什么样的姑娘不行,偏偏找个干殡葬的。”
    “干殡葬的怎么了?”
    唐母厉声道:“我觉得晦气!”
    张哲也早就吓得僵坐一旁,第一次见到他二哥跟母亲针锋相对。
    唐起狠吸一口气,才能压下那股决堤的怒意,而不是选择去冲撞对方。
    跟对方争吵,那样不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会适得其反,激化矛盾,他希望获得对方的理解:“每一个行业都值得被尊重,我不认为这份职业有什么不妥,相反的……”
    唐母不由他说,坚持己见:“你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不会做这么出格的事,”她寸步不让,语气强势,根本没得商量,“这姑娘我不会同意,你最好立刻跟她断了。”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