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97节

一炉香 第97节

    夏小满的声音亮出来:“喂,秦禾,你跑哪儿去了?”
    “怎么?”
    “周毅说你昨天就忙完了,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
    秦禾闲散地靠着椅背,胳膊支在窗沿,撑着后脑勺问:“周毅过来了?”
    “嗯,阿姨炖了鸡汤让他给我送过来,还给做了你爱吃的鲶鱼烧茄子,你快回来吃饭。”
    咖啡厅离唐起的住处不远,两三里地,过个红绿灯,一脚油门就到了。
    车子停进地下车库,秦禾稍稍迟疑了一下,她刚刚吃了份肉酱意面,顶个半饱:“我可能离得有点远……”
    “你在哪儿?”
    秦禾说:“搁外头呢。”
    这不废话吗,夏小满道:“周毅说殡仪馆最近也没怎么忙,但是你连着一个月都早出晚归的,要不就是三天两头不着家,你到底干嘛去了?”
    秦禾之前去了趟太白山、h市,之后又跟唐起起早贪黑的绕着北京城看地,细想起来,这个月她拢共没在殡仪馆干几天活儿,秦禾道:“我还有点其他事儿在忙。”
    “我也不知道你整天在外头忙些什么。”其实她也寻问过几次,因为秦禾天天往外跑,夏小满还挺疑惑,秦禾属于殡仪馆外聘的技术人员,修复的都是高度腐烂的尸体,比如死于意外的车祸、高坠、凶杀之类的,一般基础简单的入殓化妆不找她,所以总不可能连续一个月,天天都有这么多高度腐烂的遗体让她忙?
    结果周毅这一来,无意间多聊了几句,夏小满才知道秦禾这个月大多数没去殡仪馆兼职,也不知道在哪干什么:“鲶鱼我给你温着,叔叔还煎了半碗辣椒油呢,闻着真香,你赶紧回来吧。”
    “那……”秦禾刚要说行。
    且听“咔哒”一声,她身上的安全带被按开了,唐起在这档口插嘴:“我给你炖了牛腩。”
    出门前煲在电饭锅里,估计焖得烂熟了。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突然响起,电话那头静了两秒,夏小满陡然拔高音调:“谁啊?秦禾?你跟谁在一起?”
    秦禾斜睨唐起,手机举到嘴角偏下的位置,她说:“一个弟弟。”
    唐起挑高一边眉毛,直视她,说不满吧,又不像,掺杂的情绪很是耐人寻味。
    夏小满还不知道她:“你从哪儿来的弟弟?”
    秦禾弯着嘴角说:“之前认的,干/弟弟。”
    “他还会做饭啊?”夏小满要信不信的,毕竟秦禾这种随心所欲的性子,认个干弟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她懒得追究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吧。”
    “明天?那你晚上住哪儿?”
    唐起抢先一步帮她答:“住干/弟弟家。”上干/弟弟床。
    秦禾乐了,唐起这时候才不跟她嬉皮笑脸,偏了偏头,示意她上楼,随即打开车门,下了车。
    秦禾随便应付了夏小满几句,迅速挂断电话,跟进电梯。
    唐起摁楼层:“别人都是干/妹妹,你是干/弟弟哈。”
    秦禾自己都觉得好笑,被唐起这么一说,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还挺有意思。”
    “我看你是真会找乐子,拿我寻开心。”
    秦禾直白道:“不是啊,跟你在一块儿,就是很开心。”
    唐起哪里受得了这个,秦禾随便一句糖衣炮弹,遑论真假,都能把他哄得死心塌地,服服帖帖。
    出电梯,开门进屋,番茄牛腩的香味溢出来,香得她满口生津。
    唐起换了拖鞋,径直往厨房走,给她盛一碗,撒上细碎的葱花跟香菜,又给她弄了一碟辣椒酱。
    秦禾一边吃,一边回夏小满微信,主要还是因为唐起最后这句住干/弟弟家,听起来特别不对劲儿。
    夏小满便一个劲儿发微信问她什么干/弟弟?为什么有家不回去住干/弟弟家?
    唐起无意间瞄到她们的聊天界面,看见秦禾那句明天上午回,他便随口问:“好吃吗?”
    秦禾竖大拇指:“绝。”
    唐起舍不得她走:“我明天给你做鲶鱼茄子?”
    秦禾筷子一顿:“我明天上午要陪小满去医院做产检。”
    “哦,”唐起点头,“那我开车送你们,她大着肚子也不方便。”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1012 20:01:11~20211014 23:26: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7337978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2章
    “不用,大老远跑这么一趟,怪麻烦的,”秦禾摁锁屏键,把手机搁桌上,“社区医院离得近,打个车或者散个步就到了。”
    “我都没嫌麻烦呢,”唐起搁下筷子,端杯子喝口水,“再说了,送你朋友叫什么麻烦。”
    话是真的中听,秦禾似笑非笑盯着他瞧,似乎洞察出对方一点儿小心思:“想去见我朋友啊。”
    “就是这个意图。”唐起很坦诚,好不容易谈场恋爱,哪有不想公开的,他就是打算去她的圈子里刷存在感,“看你把不把我带出去。”
    秦禾如他的意,也实话实说:“去呗,带你出去多有面儿。”
    唐起心里甜丝丝的:“别说我是你弟弟,干弟弟也不行。”
    秦禾没忍住笑了一声,点点头,把牛腩汤喝了。
    唐起收拾碗筷,这么一两个盘碗没必要用洗碗机,他三两下冲干净,又进浴室洗自己,顺便打泡沫刮了个胡子,吐掉漱口水,套件黑色睡袍出来,趿着拖鞋上客厅。
    秦禾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抓着遥控器换台,放的都是新闻联播。唐起走过去,把她怀里的抱枕抽开,随手扔到一边,自顾往她身上压:“想看什么?这个点儿都是新闻,我给你放部电影?”
    这么一大个美男投怀送抱,秦禾顺势搂住,贴着薄薄一层丝质睡衣,透出暖热的体温,摸起来更是滑不留手。唐起方才一个俯身的举动,前襟便松松垮垮的荡开,光裸的胸膛袒露出来,被秦禾尽收眼帘。
    这时候还看什么电影,看他就够了。
    “小唐总身材真好。”秦禾的手摸到他腰上,又顺着腰线滑下去,停在一个起伏的丘陵地带,“屁股真翘。”
    唐起笑骂:“你个女流氓。”
    女流氓很流氓的揉他一把,唐起当然不服气,张嘴咬她。
    咬来咬去的,没一会儿就喘不匀气了,遥控器蹭到地上,哐当一声响,但是没人顾得上,秦禾打算起身:“进屋去。”
    唐起吻她的下颚线,压着人,明自顾问:“是不是想把我往床上带?”
    秦禾此刻的心思昭然若揭,不过:“沙发也可以。”
    唐起又道:“我觉得浴室也不错。”浴缸比较大,两个人可以随意折腾。
    “地方随你挑。”秦禾弯着一对儿笑眼,大言不惭地放话,“都来一遍我也行。”
    唐起绝对有那个实力,他为秦禾守了这么多年身,终于逮着机会,绝对要连本带利吃够本。遂伸手,把衬衣下摆从牛仔裤里扯出来,手摸进去:“就怕你吃不消。”
    秦禾眼中尽是笑意,捏他的脸蛋儿:“给你能的。”
    她说:“好好做。”
    还说:“尽管来。”
    唐起就亲她,很是急不可耐,且沉湎其中,七情六欲涨潮般翻涌而起,将深埋多年的情意掀起巨涛,迫切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你知道的吧,秦禾。”
    “嗯?”
    “我喜欢你。”
    能不知道么,他一个劲儿的往她身边凑,明里暗里献殷勤,喜欢两个字全然写在脸上,甚至不需要宣之于口,她但凡有点眼力劲儿,都不可能看不出来。
    因为看出来了,才会这么顺理成章,拒绝不了。
    何况唐起的言行举止,或多或少都带着讨好她的意思。
    秦禾向来耿直,不是什么扭捏的性子,她承认抵不住诱惑,也想跟唐起试试,试过了,便食髓知味,今晚自然而然的留了下来。
    她贪着欢,却突然听见这句直白的我喜欢你,恍然就有点失神。
    因为知道归知道,她看出来是一回事,对方说出口,就又另当别论了。
    如果再不拒绝,承了这份喜欢,是要负责的。
    但是,唐起把她的火拱起来了,秦禾手比脑子快,直接扯开对方的腰带,丝质很滑,滑到沙发底下。脱光了人,一切都可以抛诸脑后,起码这一刻,她觉得她很愿意负责。
    茶几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哭起了丧,欲/火焚身的两个人原本不想理会,却架不住打电话的人异常执着,一遍又一遍,哭得秦禾头一回动起换铃声的念头,太扫兴了。
    不理会都不行,她打直胳膊,够到茶几边沿的手机,扫一眼来电显示——“钱叔”。
    秦禾犹疑了一下,因为钱叔很少给她打电话,一般都是有事,像这么一个接一个的打,定是什么紧要事。
    唐起在解她衬衣扣子,一颗一颗挑开,脸埋在其颈间,吮出一串殷红的印记。
    秦禾偏了偏头,任他施为,自顾划触屏键接听。
    “秦禾,”钱叔的语气很是慌张和焦急,“你可算接电话了,快点来社区医院,小满,小满摔了。”
    秦禾脸色骤变,陡然坐起身,她隐约听见救护车的声音:“严重吗?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现在跟着救护车去医院。”
    “好,钱叔,麻烦你先帮我照看着她,费用什么的也帮忙垫付着,我现在马上就过来。”
    她此话一出,唐起已经起身,匆匆进了主卧,秦禾瞥他背影一眼,听钱叔应承:“我知道,你放心吧。”末了又叮嘱她,“你也慢点儿,别着急,路上注意安全。”
    秦禾挂断电话,从沙发上站起身,系上衬衣扣子,到门口登上鞋,一抬头,就见唐起穿好衣服裤子出来,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我送你。”
    当时秦禾提心吊胆的挂着夏小满的安危,并没分出多余的心思去在意唐起的行为,等到后来再回想,才觉得这个人,她应该珍惜,而不是辜负。
    车从地下车库开出去,等红绿灯的时候唐起握了一下她的手,提醒道:“有颗扣子系错位了。”
    “啊。”秦禾低下头,这才发觉。
    “别担心。”
    秦禾解了扣子重新系:“没事,刚才有点儿急。”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