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94节

一炉香 第94节

    秦禾自己问的问题,自己却搞不懂了:“我这什么样子?”
    唐起弯了眼睛,要去摸她的脸:“你自己什么样子,你不知道?”
    秦禾啧了一声,拨开他的手:“少来跟我绕。”
    唐起凑过去,在她唇上抿一口:“同意呗?我有钱有貌的,三环这么大套房,让你少奋斗一百年。”
    杀手锏啊这是,最起码得是无欲无求的圣人才能抵抗得住这么大的诱惑?
    秦禾笑得身子发颤,东三环这种地段四百平,少说都得好几千万,假设靠自己这么老实巴交的挣,一百年可能都奋斗不来,唐起多少有点抬举她。
    秦禾自认贪财好色,俗不可耐,但是君子爱财,应当取之有道——个屁,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你房子加我名字啊?”
    别说加名字,唐起道:“过户给你都行。”
    秦禾听乐了:“嘿,真敢许,”
    “跟你讲真的呢。”
    又不是三岁小孩儿,谁敢信:“尽扯没用的。”
    唐起晃她一下,“你不想发财啊?”
    “想啊,谁不想?”秦禾权当跟他扯闲篇,“有人天天盼着一夜暴富呢。”
    “那也得有机遇,别人打着几千瓦的探照灯都找不到,你确定白给都不要?”被窝里的两具身子光溜溜贴着,唐起一条腿驾到她身上,捏她的腰,用了点儿力道,捏到筋肉上,“我有好多钱,我还能赚好多钱,不要保证你肠子都悔青。”
    “没说不要啊。”
    唐起闻言,心头陡然一跳,且听秦禾又说:“你这段时间一个劲儿的来撩我,现在又是一通炫富,像我这种俗人,哪里抵挡得住美色金钱的诱惑。”秦禾在被子里摸他一把,摸到唐起大腿上,轻轻勾划了一下,“说实话,我真挺吃你这套的。”
    俗不俗的先不谈,但他一直知道,秦禾是个非常务实的人,比起贪财,可能她更加好色,所以要先满足了□□,再用物质“镀层金”,将自身的优势全部押上,二者双管齐下,就会事半功倍。
    唐起第一次追求女生,他不清楚自己的方式方法用得对不对,但结果证明对症下药了,对秦禾很有效,唐起只要有进展就好,而且这个进展比较迅猛,唐起缠绵的把她搂住:“同意在一起了?”
    秦禾犹豫了一下,其实有点儿顾虑,事先要跟唐起阐明:“我身上担着贞观舆图,可能是责任,之后必然有事要去做,你跟我在一起,也许会很危险……”
    唐起心里早就有了数:“你这么厉害,我怕什么。”
    秦禾被他恭维得阵阵发笑:“我说你,不是没谈过恋爱,怎么我觉得你挺会的啊?”
    “没经验。”唐起说,“所以我之前看过两本指导性的小说。”
    秦禾饶有兴趣:“什么小说?”
    “霸总文。”唐起说,“挺有代入感的,里面还有把妹技巧。”
    “学会了?”
    唐起笑弯了眼睛:“砸钱!用强!霸王硬上弓!死去活来的折腾!”
    秦禾直乐,往他身上翻:“挺带劲啊。”
    “你们真吃这一套啊?”唐起平躺,拿自己当肉垫,供秦禾压得舒服些,“都是办公室恋情,总裁跟秘书,对我不太实用,没什么学习跟参考的价值,就不看了。”
    “怎么不实用?”
    唐起在她嘴角啄一口:“我秘书是个男的。”
    秦禾低低的笑,笑音闷在嗓子里:“招个女的呗。”
    “不要。”唐起说,“干我们这行经常出差,而且天南海北的看地,辛苦自不必说,有的女孩子吃起苦来不比男人差,但于我个人而言,男的用起来顺手,带出去也更方便,我哥的看法跟我也差不离。”所以身边一直跟着江明成,比如参加酒局,就不太愿意把女人带出去,喝多了难免失态,万一出岔子呢,自己带出去的人,必然要担负起责任。
    说到唐庚,秦禾琢磨了一下:“你哥要是知道我把你睡了——”
    唐起挑眉:“知道又如何?”
    “我还是有点罪恶感的。”
    为什么要有罪恶感,又不是背着谁偷情,两个成年人,单身,从上一分钟开始已经正式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睡得正大光明,凭什么要有罪恶感,秦禾这话惹得唐起不大舒心:“你在乎我哥干什么?”
    谈不上在乎,总觉得跟同学弟弟搞到一起有点违和,毕竟大了人家六岁,但是架不住同学的弟弟香啊。
    唐起是真的香,身上随时有股清淡的香味儿,时不时地,撩人于无形。
    “上次不是在酒店撞见了吗,”秦禾说,“你哥前两天才跟我摆了鸿门宴,说跟你的事儿,让我心里有点儿数。”
    唐起当时到得晚,没听见她俩之前聊什么,心里好奇:“你怎么说?”
    “我让他叫你别来招我。”
    唐起随即拧起眉,秦禾没瞧见,自顾说,“显然他没管得住你。”
    听到这句,唐起拧紧的眉头又渐渐舒展:“他不会管我的,倒是你,我进来之前听见他说你以前喜欢他?”
    秦禾:“……”
    这就尴尬了,秦禾尴尬的咳了一声,想遮掩过去。但唐起这时候却非常没有眼力劲儿,非得提:“上次在太白山,你跟我说你以前对某人起了点儿意思,就是我哥?”
    “嘿,记性挺好啊。”
    “我记忆力本来就不错,”唐起这会儿不谦虚了,想打听又不太情愿知道,心里头作怪了一阵,索性还是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哥?因为长得帅?”
    是这么肤浅的理由就好了,但长相只是一方面,秦禾也没多想:“因为你哥嚣张啊,唐庚读书那会儿真特别嚣张,学校里找不出来一号人跟他似的。”
    假如这人够出挑够特别,就容易引人注意。
    “我哥一直都挺嚣张的,”唐起吃味道,“难道你一直喜欢?”
    秦禾一仰头,在某人的颈窝嗅了嗅,闻到一股子醋味儿,面上笑嘻嘻的逗弄人:“欸,真酸。”
    唐起长腿一曲,搂着腰,把人往上顶了顶,接话:“老陈醋的坛子打翻了。”
    秦禾抖着肩膀乐,跟他你来我往的说笑:“我现在喜欢养胃的。”
    唐起当即没了脾气,可能秦禾没心没肺当玩笑,自己却是真正喝了一壶老陈醋,只是这壶陈醋穿肠下肚,又因为她一句“我现在喜欢养胃的”酝酿发酵成了蜜。
    (此处省略……………………………………………………………………………………………………………………………………………………………………………………………………………………………………………………………………………………………………………………………………………………………………………………………………………………………………………………………………………………………………………………………………………………………………………………………………………………………………………………………………………………………………………………………………………………………………………………………………………………………………………………………………………………………………………………………………………………)
    突然“叮咚”一声,两个人蓦地停住,唐起反应了半秒,就听秦禾说:“有人按门铃?”
    唐起顿了一下,继续吻住她:“不管。”
    接着响起密码锁打开的提示,然后门“啪嗒”合上,唐起跟秦禾皆是一怔,随即听见客厅传来脚步声,两个人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作者有话说:
    国庆跟家人出游了,挤不出时间码字,求原谅……感谢在20210927 12:23:14~20211001 16:12: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21854180、啊哈不见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月半妞xl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微安、sunshine、5628425、书慌的不行、无能为力的小透明、保温杯里的枸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凤 50瓶;不追连载文 45瓶;小小卷 10瓶;微安 6瓶;饭有点好吃、暴躁老哥、书慌的不行、暖水黛 5瓶;嗯羡予 3瓶;提灯入梦来、joycejo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9章
    唐庚提着西裤进门,大腿处浸湿了一片,没跨出两步,就怔在原地,盯着一地的衣服,西装、领带、衬衫、皮带……从客厅一路扔到主卧,好在没有女士的,唐庚扫了一眼,就没多心,江明成紧跟其后,带上门瞅见,嘀咕了句:“衣服怎么乱扔?”
    卧室门拉开,唐起披着睡袍出来,慌里慌张的,系好腰带,迎面就撞见唐庚:“哥……”
    “嗯。”唐庚颔首,径直就往主卧走,“刚在附近吃早餐,杯子打翻了,我上你这换条裤子。”
    两兄弟身高体型差不多,同穿一个码,这个点钟商场还没开门营业,吃早饭的地方又正好离唐起的住处近,索性直接上来换。
    衣帽间设在主卧,唐庚抬脚要进,蓦地被唐起拦住,挡在跟前儿,甚至掩上了房门:“哥,我帮你拿。”
    唐庚这种人精,立即反应过来——卧室里藏了个人。
    江明成也瞬间秒懂,惊愕之后,马上道:“啊,行啊。”又在唐庚背后嘀咕,“咱们来得不是时候。”
    “哥,我给你送到客房换。”他想把人支到客房去。
    唐庚却吊起眉毛,盯了唐起两秒钟,转身迈出去一步,又突然血压飙高,回身站到卧室门前,音调拔高了一个度:“秦禾?”
    像是在问唐起是不是秦禾,又像是在叫卧室内的人。
    秦禾已经套好了t恤和短裤,靠在床头,想着等唐起应付过去,打发走人,结果听见这声连名带姓的称呼,秦禾很是伤脑筋地扶住了额头。
    得,抓她个现行。
    不需要怀疑,唐庚一猜一个准儿。
    这多尴尬啊,唐庚前两天才“招待”完她,秦禾纵然是个厚脸皮,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她没吱声儿,倒是门外的唐起承认地点了下头。
    唐庚心绪复杂至极,有点受刺激,看这脱了一地的衣服就知道两个人有多性急。
    天下之大,女人海了去了,唐庚是真见不得自己亲弟弟和秦禾搅到一块儿,沉声道:“你叫她出来。”
    “哥,”唐起不愿意,怕他哥搞破坏,“你说过不干涉我的。”他好不容易追到的人,容不得任何谁从中作梗。
    唐庚没料到唐起这么护,他又不吃人,之前也确实说过不管,但是:“我连跟她说句话都不行?”
    “不是不行,”唐起低声道,“我怕你到时候说话不中听。”
    上次因为他哥从中参和,秦禾确实有意无意地疏远过他,个中因由不深究,但绝对跟他哥脱不了干系。唐起不希望秦禾再受他哥半点影响,毕竟两个人昨晚刚交往,感情压根儿谈不上稳定。秦禾现目前可能只是好他色,然后□□熏心被他勾上床,一点思想工作也没做,保不准出什么岔子,所以要先从根源上杜绝。
    一句怕你说话不中听,气得唐庚转身就走,裤子都不换了。
    江明成一时没搞懂怎么回事,追着唐庚到电梯口:“不是,你认识的呀?”
    能不认识吗,唐庚胸闷得话都不想搭。
    电梯开了,两个人前后脚进去,江明成摁负一层:“你拉着张脸几个意思?对人家不满意?”
    江明成觉得,唐起不是那种不着调的人,喜欢的姑娘肯定差不了,但是唐庚为什么摆出一副好像老丈人不满意儿媳妇的脸?
    “前些日子还听说在追,没想到这么快就追上了。”电梯一路下沉,江明成觑唐庚脸色,“到底什么样儿的姑娘让你这么不乐意?我应该认识?”
    他们共事这么多年,唐庚身边形形色色的人物江明成几乎都见过。
    “在他屋里那个,是我同学。”唐庚冷声道,“高中同学。”
    叮一声,电梯开了,唐庚大步迈出去,皮鞋踏着地板噔噔作响,在空旷的车库内踏出回声。
    江明成愣了一下,跟上他:“你同学?那比小起大好几岁吧?”
    “五六岁。”车门拉开,唐庚一摆头坐进去,用力拍上车门。湿黏的裤管贴在腿上非常不舒服,他让司机往回开。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