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76节

一炉香 第76节

    死人的皮肉失去活性,没有愈合能力,古尸的肚皮明显经过巨大程度的拉伸,撑大到极致后又瞬间泄了气,腹部则变得松弛焉瘪。
    秦禾连古尸肚腹上的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这具古尸保存完整,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
    就在她愣神之际,背后突然响起一声惊呼:“秦禾!”
    寒光一闪,掠过她眼皮,秦禾抬眸,仅仅迟钝半秒钟,罗秀华近她一步之距,已经手起刀落。
    电光火石间,秦禾猝不及防,思绪仍集中在古尸的肚腹上,下意识抬手格挡,竟忘了自身是具血肉之躯,旋即胳膊一疼,被锋利的刀刃拉了好长道口子,鲜血溅进棺内,秦禾适才幡然醒神。
    血点仿佛火星子般将符纸灼穿,还有依稀几点滴在百子衣袍上。
    周围的一切陡然发生逆变,响起嗡鸣震荡之音,墓室内的壁画逐渐延展拉长,平面图里的人事物瞬间变的立体起来。
    他们甚至听见了声声哀嚎,不似错觉,唐起猛的回头,看见壁画里的难民突然开始扭动起来,脚下的黄土随之延展,随着难民的步步靠近,土路缓缓铺向唐起,直铺向他的脚下……
    傀影师面向另一面墙壁,仿佛透过窗户望见室外,一堆人刨开坟茔,张牙舞爪地撬开棺盖,将里头一具腐烂生蛆的尸体抢出来,亦步亦趋地往傀影师的跟前拖拽……
    还有另一面墙壁中延绵无尽的熊熊烈焰,无数焦炭似的火人挣扎着往年轻人的脚前扑……
    一时间墓室内哀鸿遍野,凄惨的尖叫此起彼伏,嘈杂震耳。
    在场众人都慌了,年轻人率先惊叫出声:“卧槽怎么回事?!火!火!烧过来了!”
    他惊呼着连连后退,只觉一股热浪掀面,自己好似身临其境,站在大火前,稍有不慎就会被火舌卷进火海。
    这是幻境吗?
    是幻觉吧?
    只不过这幻觉过于真实,火舌几乎舔掉年轻人的一块皮。
    “这他妈……”年轻人汗都下来了,一回头,就见那几个戴傩戏面具的人正巧赶到。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帮人简直上赶着往火坑里跳。
    秦禾心无旁骛的立在穹窿顶之下,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己无关,胳膊上的血液流过手腕,顺着指尖往下滴。
    腕脉的梵文盈盈发亮,浸着缕缕鲜红的血丝,连片成串地往棺材中爬。
    秦禾一眨不眨睁大眼,目睹缠裹住古尸的符文,泛起层层叠叠的金光,正缓慢流转,与她手腕上那串梵文遥相呼应。
    秦禾脑子里轰隆一响,从万千思绪中剥离出一张娇俏的脸庞,坐在红帐中,穿一袭百子服,像个新嫁娘。
    新嫁娘的嘴角噙着一抹笑,一遍遍轻抚自己的肚腹。
    她等啊等,等到夜半三更,外头乌黑成墨,迎驾的队伍终于来了。
    房门被推开,风雪卷入室,扑灭了烛火和油灯。
    她站起身,一步一步迈出去,夜色中长长两行人马,穿着白衣白衫,提着白皮灯笼,脸上罩着傩面,立在冰天雪地中,一水儿的苍白。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人马踩在雪地里的咯吱响,门窗后站着一老一少,小孩儿不甚明白,揉着眼睛问:“嬷嬷,娘子穿着喜服,为什么坐着棺材走啊?”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809 18:00:00~20210812 18:3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袖萝 2个;啊哈不见、sunshine、七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涩 20瓶;七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2章
    “唔……”孩子的嘴被捂住了。
    秦禾闻声扭过头,看向高阁,朱红的格窗拉开条缝隙,缝隙内依稀立着个人影。
    夜色中本该什么都看不清,但秦禾仍旧觉得,那个偷偷站在门窗后的人在跟她对视。她想靠过去,一只脚刚要抬起,就听见罗秀华难掩激动地喊:“地阴开了!”
    秦禾猛的回神,才惊觉墓室内早已变了天地,像是身在壁画中,现场饿殍遍地,赤地千里。
    面前的棺材已经凭空消失,秦禾慌了一瞬,转过身,无数只骨瘦如柴的手哄抢般拖住唐起,捂住他口鼻。这些“人”衣衫褴褛,个个都如皮包骨的骨头架子,蓬头垢面,一拥而上,几乎将唐起淹没。
    秦禾想要冲上前,结果自己根本动弹不了,低下头,才发现被几双鸡爪一样的脏手拽住了小腿。
    下一瞬,唐起便被人潮淹没了,秦禾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举动,突然脚下一空,好似地面骤然开裂,她掉入万丈深渊,极速坠落。
    耳边只有一个苍老粗哑的声音在嚷:“地阴开了!”
    眼前是一片漆黑,秦禾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感觉自己在不断往下掉,往下沉,没有东西能够托住她,这么下去,她绝对会摔成一滩烂泥。
    秦禾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我遗书已经写好了。万一我不幸遇难,肯定要给还活着的亲人留一句话。”
    真正到了这一刻,她才觉得这句话有多戳心窝子。
    秦禾在心底叹了口气:小唐总。
    师父走后,便剩她独自一人,这一生没有挂碍,遗书都不知道留给谁,所以死到临头的时候,陪她涉身犯险的唐起反倒成了唯一的挂碍。
    怎么就把人搭进来了呢?她闭着眼睛想。
    这深渊好似没有底,一直下坠的过程中,还能让她清晰的记起唐起的眉眼,笑与不笑都漂亮,秦禾突然觉得可惜,如此大好青年……
    正想着,身体瞬间失重,像被劲风托住了,秦禾倏地睁开眼。
    唐起是在一阵窒息中陷入短暂昏阙,然后听见一个冷淡的女音在耳边响起:“贞观。”
    唐起皱了皱眉,掀开沉重的眼皮,视线中站着道模糊的身影,一袭黑袍,戴着斗笠,唐起目光涣散,努力聚焦,黑纱挡住了女子的全貌,她又喊一声:“贞观,过来。”
    声线压得极低,却好似附在耳迹。
    唐起眨了眨沉重的眼皮,意识恍惚,差点以为她在唤自己,就见一个白衣男子走向她,背上挂一把古琴。
    女子淡声道:“落在龙脊之下吗?”
    “是。”
    “压得住么?”
    “压得住。”贞观沉吟片刻,“只是天道不可逆……”
    “天道——”女子低喃,仰起头,看了一眼苍天,冷声说,“也容不下我。”
    风荡起一角黑纱,唐起看见斗笠下半张尖窄的下颚,线条又冷又锋利。他定了定神,视线由模糊逐渐清明,差点就要看清斗笠下的那张脸时,眼前的景象突然一变,变成秦禾的样子,蹲在他身旁笑:“小唐总,快醒醒。”
    唐起昏昏沉沉的,撑着胳膊坐起身,四下扫一眼,感觉身在什么荒郊野岭的地方:“这是哪儿?”
    秦禾笑着摇头:“不知道。”
    唐起摁了摁太阳穴:“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因为大难不死啊,当然笑得出来,她刚才还以为自己落入了万丈深渊,然后会摔得稀巴烂,结果睁开眼身上一块肉没掉,又生龙活虎地在附近找到唐起,简直不要太高兴。
    周围是一片长得奇形怪状的树林,上面光秃秃没有叶子,歪斜曲直,很有种旱死了千年却仍旧屹立不倒的错觉。
    树木的大部分根茎裸露在外,拧巴绞缠着扎入黄土,姿态诡异。
    打眼望去,此地的草木尽枯,没有丝毫生机。
    明明挺阴森的地界儿,但是见秦禾在笑,他就一点儿都不觉得慌张了。
    秦禾说:“检查一下你自己,有没有受伤?”
    除了筋骨有些酸软,并没感觉哪里疼,唐起突然忆起前一刻被无数难民撕扯,紧张地低头查看,但是衣服上没有留下任何污脏的手印。
    幻觉吗?他有些茫然,环顾四周:“其他那几个人呢?”
    “没看见,我暂时只在附近找到你。”
    “去看看。”他盯着辽阔的旷野,被昏暗的夜色笼罩,甚是古怪,又分辨不清,“这是在墓室之外了吗?”
    “我最后听见罗秀华念叨了一句,地阴开了,而之前又听送葬队伍吆喝过,地阴开的后面那句叫安尸壤,我觉得我们可能掉进了一个,类似于鬼葬之墟一样的地方。”
    唐起反应奇快:“龙脊尸瘗?”
    “瘗的意思是埋葬,大概可以理解成把尸体埋葬在龙脊之下。”但唐起觉得没这么简单,“尸瘗更可能指的是埋葬疫鬼的空间。”
    秦禾顺着他的话接着往下推敲:“而封印住疫鬼的,是帝后的尸身。”
    要说他们现在在一具尸身内,唐起觉得特别扯。
    秦禾仔细琢磨了一下,得出另一翻猜测:“我觉得我们大可不必想这么复杂,你看,鬼葬之墟在鬼葬山,那么龙脊尸瘗,简单理解就是在龙脊之下。”
    唐起怔住,想起方才模糊中听见的那番对话,女子开口问了句:落在龙脊之下吗?
    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真切的,但他第一次在幻境中看见负琴而立的贞观,穿着布衣白衫,身姿颀长。
    虚幻中的人第一次有了实质,虽然仅仅是个侧脸,却也看得出面如冠玉,气度非凡。
    秦禾听完,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测,只不过那个黑衣女子是谁呢?还有唐起跟贞观老祖之间的渊源,深得不是一星半点。
    假如他是贞观老祖的转世,秦禾瞄一眼唐起,眼色颇为怪异,这人岂不成了自己的老祖先人?
    而且她还日日上香,可以说从小供奉到大,秦禾越想越瘆得慌。
    唐起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你这什么眼神?”
    秦禾也是嘴快:“我怕你是我祖宗。”
    唐起瞠目:“……”然后心惊胆战地说实话,“我也怕。”
    秦禾觉得好笑,眼睛嘴角弯起来,又说起自己最后在墓室中的所见所闻,那个穿着百子衣被棺材抬走的女人,她觉得分外熟悉,熟悉到就像穿越千年,终于见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那种感觉甚是奇妙,以至于当时她站在原地,看着四周刮飞的风雪,忍不住瑟瑟发抖。
    “你觉得老太婆说的那堆话,可信吗?”秦禾眨眨眼问。
    唐起脚下一顿,他知道秦禾指什么,摇了摇头:“不可信。”
    而且很荒谬,任谁听来都会说荒谬。
    但是秦禾却没在意唐起的回答,停下脚步反问他:“我是古尸生的,害不害怕?”
    唐起直视对方,目光没有闪躲:“虽然确实挺吓人,不过我俩都这么熟了,也还好,适应一下能接受。”
    “适应能力这么强吗,”秦禾弯着眼睛,“这都能接受?”
    如果是你的话,唐起看着她,心头有些泛酸:“能。”
    秦禾笑不出来了,牵起的嘴角一点点放下,目光越过他侧脸:“小唐总,你看那边。”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