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73节

一炉香 第73节

    唐起垫在下头:“没事吧?”
    秦禾从他身上爬起来:“好着呢。”
    说话间,二人回头,就见旁边还直挺挺立着三个人,正完好无损地瞧着他们。
    秦禾站直了,扯了扯凌乱的衣服,目光投在三人身上,只有一个她没见过,中间站着那位傀影师,十指缠着白线,见到她时,脸上的表情说意外也不意外:“是你。”
    “这么快又见面了,”秦禾悠哉悠哉地拍灰,很随意,“怎么说,再继续打?”
    “算了吧,”老人出声,用一种和和气气的口吻,“我们之前也算打过交道了,没必要搞得水火不容。”
    墓室内的几个人被困在里头,拍拍打打地嚷嚷了一阵,外头谁也没搭理,便骂骂咧咧消停了,估计正在想法子开墓室门。
    秦禾面对老人,表面上一派和气:“那便不用自我介绍,想必各位已经把我查了个底儿掉。”
    “也是这两天才刚知道,”老人不疾不徐地开口,“我说从哪儿冒出来的丫头,长这么一身本事,原来是秦良玉的孩子。”
    秦禾挑了下眉,对方居然点名道姓说起她师父了,看来是真查了个底儿掉,她再不承认也没什么意思:“哦?认得家师?”
    开玩笑,打贞观舆图主意的人,就没有不认识秦良玉的。
    “大约三十年前吧,曾想过登门拜访,可惜错过了机缘,秦良玉早已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我还以为贞观一脉就在她的头上断代了,想不到她竟换了个身份,顶着秦珂的名字讨生活,就这么销声匿迹三十载,谁也不知其去向,要不是那天遇见你,”老人顿了一下话头,盯着秦禾,“也幸亏有你,秦良玉那身本事才后继有人。”
    果然行走江湖,不能太露锋芒,她只是一个没藏住,就在密云被这老东西给看出了端倪。
    然而罗秀华在密云碑楼见到秦禾的第一面,就生出某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就像忽然间看到了自己的宿命,但又不能确定。
    未免打草惊蛇,当晚罗秀华冒着倾盆大雨走出碑楼,外头停着两辆车,她本想记下车牌号,却注意到其中一台是辆灵车。
    灵车前的副驾台上立着个牌子,上面写着“xx殡仪馆”,但是由于山体滑坡,石块树枝砸下来,将那块牌子震倒了,她没看清,欺近了贴在玻璃上,认出那几个字儿,便能通过这辆灵车顺藤摸瓜。
    罗秀华又往后走了几步,贴上去细看,发现里头载了具纸棺,因为山路崎岖颠簸,棺材盖被抖开了一角。
    只是还没容她看清,那晚的事态就一发不可收拾,而她将这一切,都归咎于秦禾的到来。
    “所以你让皮影门的傀影师把我约到河北,随后再登门取走贞观舆图?”秦禾用词客气,笑容也和颜悦色,“盯了我不少天了吧?”
    “拢共也没多少天。”罗秀华的手一直蜷在棉袄里。
    “是想采取同样的方式来对付我?”
    罗秀华耷拉的眼皮盖住近半浑浊的眼球,她似乎没听懂秦禾话中的意思:“什么?”
    “你在龚倩月的老家蛰伏多年,然后用傀影术操纵她跳楼,等尸背上显出贞观舆图,你儿子叶忠青,便在这个时机剥走她的皮。”
    罗秀华面色不改,那双眼睛死气沉沉的,毫无光彩,像玻璃上蒙了层灰,盯住秦禾:“同样的手段,在你身上不奏效。况且,我之前也并没打算,来揭你身上这张皮。”
    秦禾心头一紧,她说那番话,只为试探,未曾想,对方竟真的知道她身上有副贞观舆图:“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起身体一震,眼里的惊愕根本掩不住。
    罗秀华答非所问:“不揭,不也拿到手了吗。”
    唐起冷声道:“为了贞观舆图,你们不惜杀人害命……”
    罗秀华厉声打断,“别跟我来正义凛然那一套废话,我活到这把岁数,是非善恶难道分不清楚吗,轮不上你来指手画脚。”
    “你……”
    秦禾按住唐起的肩膀:“别白费口舌,老人家都说了,不需要你去教她做人。”
    对方分明是蓄意杀人,并且经过了长时间的周密部署,所以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恶,不需要旁人提醒。
    你提了,她当然恼羞成怒。
    只是秦禾搞不明白:“这么大费周章的折腾,你要贞观舆图的目的是什么?”
    老人死死盯住秦禾,目不转睛,像是要在她身上扎下根,阴沉道:“找你啊。”
    秦禾始料不及:“找我?”
    “是啊。”罗秀华拖着苍老的声音,嗓子漏风似的,“我在找你啊,孩子,我一直都在找你,找得你好苦啊。”
    莫名其妙地,秦禾听着她这番话,胳膊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803 17:51:13~20210805 19:0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啊哈不见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袖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苍耳卷卷 15瓶;洋柿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9章
    “你找我干什么?”秦禾大惑不解,转念又明白过来,“哦,找我身上这张贞观舆图。”
    “你就从来不好奇,你身上这张图,是怎么来的吗?”罗秀华暮气沉沉的看着她,看着她脸上每一个细微变化的表情,沉声说,“我知道。”
    直到这一刻,秦禾垂在两侧的手缓缓握紧。
    罗秀华却漫不经心:“你称秦良玉为师,想必也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孩子了?”
    秦禾当然知道,她是师父捡回家的。
    这些年,师徒两一直相依为命,秦良玉将她视如己出,悉心教养,即便正当年轻,也从未动过找个人结婚生子的念头。
    罗秀华观察秦禾的反应,慢吞吞地开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活了三十多年,对于自己的身世,你不感到好奇吗?”
    “确实想弄个明白,”秦禾尽量调整心态,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绷,“莫不是您连这个都知晓?”
    罗秀华咧了一下嘴角,看上去并不像在笑,故作神秘似的,她没直接回答,而是转过身,步伐蹒跚且缓慢:“你跟我来。”
    旁边的傀影师插话:“里头几个人,咱们不管了吗?”
    罗秀华弓着背,并没做停留:“让他们先待着吧,来了这儿,遇到事情就要自己想办法。”
    看来这伙人不太团结呀,秦禾挑了下眉:“去哪儿?”
    “秦禾。”唐起犹豫,唯恐是个阴谋算计,低声道,“要提防。”
    哪怕前头是龙潭虎穴,秦禾也不会有半点迟疑,她冲唐起点了下头,迈步跟上去:“你最好不是在糊弄我。”
    罗秀华驻足,侧过头冷哼一声:“你是我带到这个世上的,我当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秦禾瞠目,心跳几乎漏停:“什么意思?”
    “三十多年前吧,我还是名医生,”罗秀华继续往前行,“在妇产科,迎接过许多新的生命。”
    差点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秦禾把心揣回去:“亏您还能记得我?”
    罗秀华阴冷道:“当然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可是因为你才砸了饭碗。”
    秦禾:“……”
    怪不得这老太婆说话阴阳怪气的,时刻瘫着张老脸,见她就跟见了仇人似的,充满敌意,原来从她出生起,就跟人结下了梁子。
    俗话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在那个年代当名医生,有多难得自不必说,秦禾琢磨了一下:“莫不是你们医院把我搞丢了,你要负主要责任?”
    “有这么轻巧便好咯,我也不至于找你三十多年。”
    三十多年!
    这话让秦禾乍舌,亲妈都不一定坚持找,何况一个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前妇产科医生,这是种什么精神?
    之所以这么执着,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贞观舆图。
    在甬道里七拐八绕,踏入一方墓室,室内没有棺椁,也没有陪葬物品。
    唐起蹙眉:“空的?”
    跟着罗秀华的其余二人拿着手电四下探照一周,的确什么都没有。
    罗秀华脚下没停,继续往前,走得不慌不忙,经过又一间空墓室,傀影师出声:“怎么也是空的?”
    想起死在墓道内的盗墓贼,八成是被洗劫而空了。
    但是棺椁也应该在吧,走进第四间空墓室的时候,秦禾也有些起疑心:“这里不能是座虚冢吧?”
    罗秀华缓缓道:“急什么,前面就到了。”
    “您对这里似乎很熟悉,曾经来过?”
    如果这里是贞观舆图所绘的位置,从罗秀华如此熟悉的程度来看,她根本不需要费尽心机地找秦禾身上这张舆图,甚至一找就是三十年。
    想明白这一点,秦禾的心突然开始没了底,因为她可能压根儿就没搞清楚对方的真正目的。
    罗秀华坦言:“谈不上熟悉,只是来过,你背上那张贞观舆图,就是从这里带出去的。”
    秦禾错愕:“什么?”
    “到了。”罗秀华说着,来到一间格外宽阔的主墓室前。
    手电光率先照进去,跟在罗秀华旁边的年轻人开口:“有棺材!”
    穹窿顶之下,中央赫然摆放着一口乌木棺材,搁在须弥座棺台上,底座四角雕着抬棺石像。
    令唐起与秦禾感到惊骇的是这口棺材,棺身上雕刻一只浴火中的凤凰,居然跟鬼劫道上那路送葬队伍抬的棺材一模一样。
    傀影师:“这里头的,应该就是墓主人了吧?”
    说着就要往里迈,被罗秀华抬手拦住。
    两人虽疑惑,却也立即收住步子,在地下应该万事小心,他们绕了这么大一圈,终于看到口棺材,一时忘形。
    罗秀华转向秦禾,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进去吧。”
    秦禾站定:“您不在前头带路?”
    “路已经带到了,”罗秀华说,“接下来的路,需要你先走。”
    秦禾没动,挑眉问:“何意啊?”
    罗秀华也跟她雷打不动的在门口站着:“你进去不就知道了。”
    “这关子卖的,”秦禾失笑,“是想诱我去趟雷啊?”她撇墓室一眼,这一眼发现不了端倪,“怎么的,里头有什么东西,老人家不先给个忠告么?”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