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55节

一炉香 第55节

    没吃两口,嘴里变得寡淡无味,这么个大活人直挺挺立在她跟前,实在难以忽视,秦禾叹了口气,把筷子重新搁下:“你真是,管我这么多呢。”
    唐起垂着眼睛,语气平直:“不吃了?”
    秦禾给他气笑了,还吃个屁,胃口倒尽了:“我是让着你!”
    “那我把碗收了。”
    秦禾犟不过他,只能妥协:“我不跟小朋友一般见识!”
    唐起麻溜儿端走碗,生怕晚一步那人即刻反悔,背着身,在秦禾看不见的厨房里牵起嘴角。
    对付秦禾,看来得采取软磨硬泡的方式,想到硬泡,唐起忽然取悦了自己,偷偷咧出八颗白牙。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705 11:45:41~20210706 10:28: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今天你更新了吗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袖萝、562842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真的喜欢华夏文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1章
    客厅里堆满杂物和木料,还有各种香蜡纸钱的库存,通通码在货架上,只有支餐桌的地方有块空地儿,方便吃饭,其他的,连张折叠沙发都摆不开。
    唐起今晚理所应当跟秦禾共处一室,将一米八几的身量折进沙发里,够委屈他的。
    “你睡沙发习惯吗?”
    这么狭窄的地方,没人会习惯吧。
    唐起搔着半湿的头发,经过床边,往沙发上坐,随口接:“我说不习惯你能让我上床吗?”
    “嘿,回你家睡多自在。”
    “没有祟灵这回事,倒还好,”唐起伸腿,脚尖抵住床底板,说,“明知道有危险,肯定会担心,若是留你一个人,我回去了也睡不着觉,就这么凑合着呗。”
    很有良心的一席话。
    秦禾伸手拧开台灯,将头顶的大灯关掉,屋里瞬间昏暗下来。
    时辰到早不晚的,他倾身去拿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俯身之际,真丝睡衣的前襟荡开,袒露出一片紧实的胸膛。
    秦禾眯了一下眼睛,只是瞬间,唐起已经坐回去,重新掩住了。
    男人嘛,咱也不是没见过,周毅也没少搁她面前光膀子,五大三粗的德性,真没啥看头。
    但是唐起这一款的,秦禾形容不出来,非要说的话,特别像件奢侈品,一眼看过去,只觉得昂贵、不菲。
    她从不给人贴标签,估价值,但唐起就让她有了这种感觉,像在破房子里摆了件价值连城的展品。
    太精致。
    裹着真丝睡衣,滑腻腻泛着冷光,浪一样。
    还真不是一般家庭能养出来的人。
    秦禾饱了会儿眼福,开口:“欸……”
    “嗯?”唐起在跟江明成发微信,谈工作,手指飞快地戳点屏幕。
    “我打算明天去趟孤楼。”
    唐起手指一顿,抬起头:“明天?”
    “嗯。”
    “可是你身体这样,吃得消吗?”唐起不赞同,“万一再遇到危险。”
    “有危险我就不去了?”
    “起码等你好些,能一挑十的时候。”
    秦禾笑了:“现在就能。”
    “别跟我扯没用的。”
    “来比划比划,放倒你真不在话下。”
    唐起立刻撑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秦禾以为他要比,挺直腰,预备下床。
    “我这三两下拳脚,真不够看的。”唐起径直往外走,拿了个手机充电器进屋,他没见谁受伤还能这么祸祸自己的,“你可歇着吧。”
    秦禾只得蜷回去,盘腿坐着,跟他好好沟通:“贞观老祖画在槐木棺上的符文,我只记住其中一道,其他还没看全呢,当时情况危急,也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我这边要打一口槐木棺将祟灵重新镇回去,需要再去看看,而且是尽快,我订的槐木料一经烘干,过两天就能送过来。”
    是啊,比起去孤楼,秦禾身上的祟灵是个更加危险的不定时炸弹,必须尽早处理掉。
    但令唐起担忧的是:“墓道不知道塌成什么样了。”
    那晚祟灵作乱,导致山体滑坡及塌陷,很有可能堵住墓道,将棺木埋在地下。
    “等等,”唐起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秦禾见他神情突变凝重:“怎么了?”
    “滑坡。”唐起努力捕捉这个闪念,“山体滑坡,对,我之前跟你说,我梦见过一幅画面,梦里的山川河流都会动,河水流淌,山也慢慢压过来,会不会,就是指的山体滑坡?”
    秦禾蹙眉,因为唐起这个猜测非常有可能:“也许又是种预示,预示着埋在地下的祟灵发生异动?”
    两人眼对眼对视了一会儿,秦禾开口:“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你能看见贞观舆图,甚至梦见贞观舆图的这些现象?”
    唐起道:“能不奇怪吗!”
    他一直都很奇怪,却谁也解释不了缘由,仿佛这是与生俱来的。
    “所以,”秦禾问,“你还梦见或者看见过什么?”
    唐起看秦禾,斟酌着,因为都是模糊难辨的噩梦,零零碎碎,拼凑不齐完整的画面,但唯一清楚的,仅仅只有秦禾,在他每回惊恐无望的梦中,撕开茫茫无尽的黑暗,披星戴月而来。可无论如何,他都抓不住她,明明近在咫尺,唐起伸出手,却只能摸到一束毫无温度的光,手指从光晕里穿透过去,秦禾就散在一团夜色中了。
    应该最近一次吧,秦禾在他梦里消散之际,独剩地上一炉香。
    唐起避开对方的视线,闪躲似的答:“记不清了。”
    他可能是对秦禾十二年前的搭救根植着什么不好言说的情结吧,因为念念不忘,才会魂牵梦绕。
    不得不承认,他曾对那样飒爽的秦禾是有某种向往的,那时少年人的眼中,所见所遇的女孩子都是温柔,恬静,或者可爱,娇俏的,亦或像他妈妈一样,冷艳且强势。
    却没有一个人像秦禾那样,攀山钻穴,吊一根弦丝,就能在悬崖峭壁上横行,像从传奇里走出来的人物,无所不能的给他找药,治蛇毒,把他从地河中捞上岸,又带他出鬼葬之墟。
    每一次死里逃生,都在唐起的心头打下深深的烙印。
    所以,他一直都在向往这个人。
    到如今,这个人重新出现,带着重重疑云,与他生出千丝万缕的牵扯。
    此刻唐起手机响,恒盛置业的王总,约他周六去打高尔夫,唐起称忙婉拒了。
    王总在电话里直叹气:“除了谈生意,我这边发十回邀约,九回约不上你人,唯一一次来了,赢走老哥五六十万,我还想着明天能扳回来呢,结果小唐总又不给机会。”
    “就怕王哥的钱包还得跟着瘪。”唐起接了句玩笑,又说,“下次,下次我一定跟你约时间,咱们好好打一场。”
    “行,听说唐总回来了,下次再叫上你哥,咱们仨一块儿玩玩儿。”
    唐起满口答应,把电话挂了,见秦禾又在琢磨他画的两张舆图:“怎么样,有发现吗?”
    秦禾摇头,目光落在纸上:“等我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腾出空了,再过去看看。”
    唐起当然知道秦禾找出背部舆图的所在位置,必然会有下一步行动,他才见识过祟灵的凶险,并且这东西还封在秦禾身体里,脱口便问:“一定要去吗?”
    “当然。”
    她有一堆不得不去的理由,其他什么都不论,那地下是贞观老祖埋的祟灵,如果压不住了,谁兜着?谁又兜得住?
    她去的话,尚且还能搏一搏,更何况贞观舆图压在自己的背上,说不定就是落在身上的重任,驱使她终有一日踏上这条路。
    唐起没再吱声,他心里门儿清,以秦禾我行我素的性子,和自己无足轻重的地位,这真没他能说话的份儿。
    毕竟现在的秦禾,还没把他当根葱。
    小到她受伤吃个辣椒的事情,就能大致摸清对方的脾性和底线,何况这么大的事,他压根儿干涉不了,既然无法影响秦禾做任何决定,自然没必要去触逆鳞,惹人厌。
    他掂量着自己的轻重,打算步步为营,先占个一席之地。
    唐起心念几转,坐沙发上不动声色,给江明成回微信的时候,脑子一抽,发了句:【步步为营。】
    江明成:【???】
    他这跟唐起谈联合拿地,约定由对方房企操盘,咱们合并财务报表,成立合资项目公司的事情呢。
    唐起立即反应过来,快速撤回,并打字:【发错了。】
    然后步入正题,轻轻巧巧揭过去。
    唐起窝在沙发里抱了会儿手机,听见秦禾打呵欠才抬起眼:“你早点儿睡吧。”
    “嗯。”她往枕头上一趴,直接闭了眼,倒头就睡。
    两条长腿横陈在眼前,唐起应该心无杂念的,虽然在大街上见得不少,但是,他提醒秦禾:“你盖上点儿,晚上别着凉。”
    “现在不冷。”
    这不是冷不冷的事儿,唐起干脆直言:“有个男人在你家过夜,你是不是该裹严实点儿,别把大腿露出来。”
    秦禾睁眼:“你是——让我防着你?”
    唐起一阵无语:“我是让你别跟我这么坦然,收敛点儿。”
    秦禾放一百个心,这么一个金贵的富家子,身边最不缺美女,不可能对她起邪念:“你都这么说了,能有什么坏心思。”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几个男人不存坏心思,真当他是什么正人君子呢,唐起哭笑不得:“你就心大吧,我要是真对你图谋不轨呢?”
    秦禾居然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单手撑起脑袋,更心大的来了句:“那姐姐不就发财了。”
    “什……”唐起的脑筋差点没转过弯,等回过味儿,又好气又好笑,“敢情你还巴不得呢。”
    秦禾半点不含蓄:“嗯,等你往我床上爬。”
    玩笑的尺度开大了,唐起甘拜下风,他当然知道这是成年人之间的笑闹,但还是有被调戏到,心里突了一下,怕真被秦禾带歪了,然后鬼迷心窍,铁定会被打残了扔出去。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