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25节

一炉香 第25节

    秦禾却不这么认为,她说:“若不是同宗同源,我点的香,怎么会跟你搭上?”
    唐起蓦地一怔。
    秦禾道:“我不是说过吗,这炉香破天荒头一遭,居然能搭上活人。”
    是啊,唐起差点忘了:“究竟为什么?”
    “谁知道,”秦禾信口胡诌,“莫不是祖师爷显灵?”
    胡诌完她居然还觉得有点道理,并试图灌输给唐起:“如果说千年前我们确实同宗同源,到今天,或许正好就是阴阳两脉的重新聚首之日?”
    冥冥之中,少不得有祖师爷安排。
    秦禾突然正襟危坐,开始认亲:“那咱们就是失散千年的同门啊!”
    唐起:“……”
    他都要信了。
    秦禾一脸的千真万确,问他:“你觉得呢?”
    “我觉得……”唐起看着她,顿了顿,才睿智道,“你可能在打什么主意。”
    他早看出来了,秦禾今天说出口的字字句句都在将他往里绕,好像诸事都跟唐起有关联,那双狡猾的眼睛里,端的全是阴谋跟目的。
    听到这句话,秦禾端着茶,那副不动声色的样子,特别有种老江湖的做派。
    “我打什么主意?合着我跟你说这么半天,你却觉得我别有企图,不安好心?”秦禾把茶杯放下,茶水溅出来几滴,打湿指关节,她说,“不信拉倒。”
    唐起不吃她这套,挑明道:“是因为我能看到贞观舆图吗?”
    秦禾蓦地抬眼。
    果不其然,他猜对了,唐起直直跟她对视:“你是不是怀疑,龚倩月身上显现的那副贞观舆图,是属于你们阴宅一脉的?”
    秦禾缓缓扬起嘴角:“不错,脑子挺好使。”
    他就是要秦禾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你不用跟我兜圈子。”
    秦禾点点头:“是个敞亮人。不过,你也得想想,为什么偏偏是你,能认出来龚倩月的尸身上那副贞观舆图?”
    唐起蹙起眉。
    “连我都没能察觉,你一个与此事毫不相干的人,怎么可能认出来?”秦禾身体后靠椅背,姿态放松,“别把人都想得多么处心积虑似的,我还真没忽悠你。”
    肚子里若是没点儿数,她还真不至于拿来说,既然说了,无论如何,都要捏住人七寸。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606 19:39:06~20210607 11:47: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疾驰 2瓶;jeniferrr、562842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6章
    见唐起若有所思抿着唇,秦禾再接再厉:“如果跟你没关系,你又怎会梦见贞观舆图?那必然是有渊源的。”
    秦禾一语点醒梦中人,唐起忽然道:“打从我去过一趟鬼葬山之后,回来就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闻言,秦禾眼眸幽深:“你是不是,在鬼葬之墟看见过什么?”
    唐起脑子里一个闪回,比电脑黑屏还快,仅仅这么一瞬间,都让他感到心如擂鼓般后怕。
    唐起脸色发白,甚至有些茫然地看着秦禾:“看见什么……?”
    “没事。”秦禾突然道,“想不起来也无妨。”
    唐起却浑身发寒:“我是不是,真的看见了什么?”
    “你的茶凉了。”秦禾将他那杯茶泼进用以盛装废水的茶盂中,重新斟了杯热的,淡声提点,“你不小心,掉进了地河里。”
    对,唐起想起来了,也不是想起来,他其实记得,自己掉进地河之后,水线直接漫过头顶,他是懂水性的,也会游泳,可他无论怎么游,使出浑身解数,身体都在往下沉。
    那条地河没有浮力,他挣扎着去够那条飘荡的灵船,谁知那条船也在逐渐往下沉,已经淹没至船舷,起初只是沉得慢,他和秦禾才没能发觉。
    等唐起发觉时,他和那条船都已沉进了水里。
    水很深,却异常清澈,清澈到他看见水底竟然藏着一座山。
    那山绝不是水中倒影,山体高巍险峻,峭壁千寻,其间岩罅纵横,穴孔不计其数。
    而那些岩罅穴洞之中,夹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小船扁舟,上面载死人,就像一条条船棺。
    有些船只的木板被撞裂开,好似经历过一番惊涛巨浪,参差不齐地插在岩壁中,有的一半内陷,有的一半悬空,有的只是一具白骨,架在石穴……
    唐起几乎忘了挣扎,任凭自己往下沉,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枯骨,甚至,还有完整未腐的尸身……
    那艘灵船已沉至山巅,而就在此时,地河下突然水势急涌,形成一道螺旋形水涡,像只巨大的漏斗,将灵船卷入其间。
    唐起遭受波及,挣扎着想要逃离,却渺如沧海一粟,被湍流拖拽着吞噬进去,整个人在旋涡中天旋地转,激流的冲撞力巨大,灌进唐起眼耳口鼻,几乎将他生生搅碎。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身体犹如被汽车碾压而过,唐起迷蒙间睁过一次眼,目睹那只灵船被湍急的旋涡收进一处崖穴,牢牢扎进去,如同完成一次安葬。
    与此同时,绞住唐起的水倏忽一松,旋涡骤然散去,变得平缓无波。
    待唐起意识回笼,他也已经身处一方洞穴,抓着岩壁往外退,转过头,迎面竟是一只面具,阴森而惨白,眼睛里一双黑洞,套在一具尸体头上,被置于岩穴之中,将唐起吓得够呛,他猛地去推,张嘴就要叫,声音没发出来,水先呛进嗓子里。
    随即腰上一紧,一只手臂拖着他往水面上拽。
    直到浮出水面,唐起呛咳着回过头,看见秦禾拽着根钢丝,将他拖上岸。
    “水没有浮力,”唐起急咳之后,惊恐道,“水底还有一座山,山穴里放着好多船和舟,还有死人。”
    秦禾看见了,甚至看见水面上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要吃人一样,卷起风浪和旋涡,吞噬了灵舟和唐起,将他们收入崖穴。
    崖穴里的船舟与尸身比起水面之上的壁葬还要多出数倍。
    当时身临其境的秦禾搞不清状况,但是后来渐渐明白了,为了调查此事,她在沅江边上住了近一年,经常下水,甚至还帮遇难者的家属下水捞尸,逐渐理出些头绪。
    “怎么跟你说呢,”秦禾坐在唐起对面,中间搁着张茶桌,她换了个坐势,手肘撑住桌沿,开始讲,“那条地河,我姑且把它理解成为黄泉水,它是死水,因为里面没有一条活着的生物,哪怕连条鱼都不存在,你掉下去,就会往下沉,没有浮力,所以连片树叶都承载不了。但它又是活水,因为它会自动收敛水中遇难身亡的尸骨,而那一艘又一艘沉底的船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船棺。”
    唐起不禁坐直,身体前倾,一眨不眨盯着秦禾,没有插嘴。
    秦禾续道:“有句话说,三垴九洞十八滩,滩滩都是鬼门关,但整个沅水岂止十八滩,据当地人说,排除小滩不计,光是叫得出名的险滩就有一百多处。千百年间,这些险滩沉过多少船,丧过多少命,甚至被急涌卷得尸骨无存,为什么连尸骨都找不到了?这可能就是问题的关键,就好比,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一直在收殓沅江里的尸首,将他们收葬于你我所看见的那座水底崖穴中。”
    秦禾发现的那本古籍上记载,鬼葬之墟是当年太行道所造,因叛军结阵斩大端龙脉,如此推演,距今一千三百年。
    若是收殓了千百年,足以积尸成山,将崖穴塞满。
    “所以,”秦禾一锤定音,“那里才叫鬼葬之墟。”
    就像借助水力的推动,揽尽沅江尸骸,神不知而鬼不觉,不就是鬼葬吗?!
    古人取这个名字,固然是有原因的。
    这么一想透,简直贴切极了。
    “我曾试图再进一次鬼葬之墟,试了很多种方法,甚至戴着氧气潜水,抱住遇难者的尸体,在沅江水底困了好几个来回。”秦禾说得口干舌燥,灌了杯茶,“法子用尽了,都没再进过鬼葬之墟。”
    “为什么?”
    这要她怎么解释呢?
    秦禾看唐起的双眼眯了眯,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不知道。”
    “你之前不是从崖穴里钻进去的,而且之后还带我从那里出来……”说到此,唐起蓦地顿住。
    出来之后呢?
    唐起腾地站起身,只觉眼前发黑。
    他起得太猛,膝弯带翻了身后那把椅子,‘砰’一声,就像巨石狠狠砸在他头顶,将他砸晕。
    唐起晕得厉害,连忙撑住面前的桌子站稳。
    秦禾被他惊了一跳:“怎么了?”
    唐起记得出来之后,他就被圈进了深山野林,怎么跑都出不去。
    直到十二年后的现在,他才知道那是秦禾布的铜钱阵,三门关。
    可是秦禾当时为什么要布铜钱阵困住自己?
    这之间应该还差一段,像是断掉了记忆。
    昨天秦禾说什么来着?
    铜钱本来就是辟邪镇煞的,竖着立三枚,叫三门关,关住的就是一个阵法,能将邪煞压在阵中。
    电光火石间,仿佛冲破了关窍,眼前那团漆黑隐隐显出画面来。
    他当年被秦禾带出了鬼葬之墟,然后站在崖葬之下,看见前夜避风的岩穴里,躺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那人浑身污脏,脸色惨白,耳后肿了大片,敷着绿到发黑的药浆,躺在一块腐朽的木板上,已经死了。
    唐起受到莫大的刺激,他从未像那一刻一样感到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脑中轰隆乱响,他恍惚了许久,才尖叫出声,拔腿就跑,在深山里横冲直撞,根本没听见秦禾追在身后喊。
    是了,他都看清了,脑子里那段漆黑的断带,这一刻终于清晰地浮现出来。
    秦禾原本觉得,既然唐起忘了,就不打算再刺激他一回,奈何分析到这里,还是没能避免:“不管怎么说,你终究没死成,虽然断过气,走过煞,但没彻底凉透啊,七叶一枝花还是有点作用的。”
    但如果不是她费九牛二虎之力将唐起从鬼葬之墟带出来,这家伙肯定死透了。
    唐起呼吸滞闷:“你是说七叶一枝花?”
    “应该是吧,”其实她也说不清楚究竟归功于什么,才令其死而复生。
    但那都不重要,对于刚才为什么用尽办法都进不了鬼葬之墟,秦禾现在敢说了:“我怀疑,能进鬼葬之墟的,只有死人。”
    唐起撑在桌上的手抖了一下,为了掩饰,立刻握成拳头:“你不是也进去了吗?”
    秦禾没注意他的小动作:“我可能是托了你的福?”
    唐起诧异抬眸,这说的是人话吗?!
    秦禾见他陡变的脸色,马上意识到自己言辞欠妥,立刻改口:“我可能是误打误撞中,跟你同步了,就在你进去的那一刻,我也同时被鬼葬之墟纳了进去?”
    听起来就很玄幻。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