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24节

一炉香 第24节

    但壁画上说载魂,里面就不会是空棺。
    或者是战乱?天灾?才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安葬?
    也不对呀,这种葬法,在几十米上百米的崖壁上凿穴,再将棺材安置进去,实在大费周章。
    唐起胡乱分析间,秦禾告诉他:“是迁葬。”
    她微微偏头,去看唐起的耳背,那里光洁一片,没有红肿,没有牙洞,更没有被草药敷过的绿浆。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604 09:13:46~20210606 19:39: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俞承豪世界第一可爱、赤樱c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eniferr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5章
    电话铃将唐起从回忆中拉入现实,秦禾改变主意了,打算叙完旧再回去睡,刚好人又在市区,五环内,离得近点儿。
    唐起驱车赶过去,约在医院附近一家茶馆,秦禾斥巨资开了包间,两百块包两小时,有点肉疼,但方便谈事。
    茶已经泡好了,茶杯烫了一遍,秦禾不紧不慢给对方倒上,她之前斟酌了许久,想了一句开场白:“我觉得吧,咱们还比较有缘。”
    “是啊。”
    “都十多年前了吧,在鬼葬山,那时候你才多大?”
    “十二年前,”唐起精确道,“我十四。”
    “记得这么清楚?”
    “印象深。”
    秦禾笑了笑,那种经历对于一个小朋友来说,的确印象深刻:“那倒是,没有什么想问的?”
    唐起有点摸不准她:“我问你会说?要说你早说了。”
    秦禾心想,那你约我干什么?
    再则,此一时彼一时,秦禾道:“一回生二回熟,当年你……不是还小嘛。”
    唐起能感觉得到,经过昨晚,秦禾对他的态度变了,变得积极主动,甚至能隐隐看到一条橄榄枝。
    既然如此,唐起当然要问,这件事困扰了他整整十二年:“后来我查过资料,你纸上写的那句,辰州溆浦县西四十里有鬼葬山,其中岩有棺木,遥望可长十余丈,谓鬼葬之墟,出自《沅州记》,你是因此去的吗?”
    秦禾点头:“对。”
    “你为什么会因为这样一句记载找过去?”
    秦禾看着他,缓缓开口:“因为那张纸条,是我师父留下的。”
    “你师父?”
    “当年她接了个电话,然后就神神秘秘收拾行李,跟我说要出趟远门,”秦禾顿了顿,“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唐起愣住。
    秦禾啜一口茶:“我找了很久,大概一年多吧,也报过警,但都杳无音信,她好像完全失踪了一样,后来有天我观香断事,才终于得到指引,烟线飘向师父曾经一件旧衣,让我从衣兜里翻出那张黄纸。”
    “因此你觉得,你师父在鬼葬山,才找过去的?”
    “嗯。”
    “找到了吗?”
    秦禾轻轻把杯子搁在桌上:“准确的说,是在鬼葬之墟。”
    唐起的心跳了一下,他当年查阅了无数资料,从古至今,没有一处记载过鬼葬之墟中的场景。
    也许是还没被人发现,除了他和秦禾,可能并没有其他人进去过,不然早就成为热点新闻了。
    “那地方不是谁都能进的,“秦禾说,”哪怕搭上载魂之舟。”
    唐起身体一僵:“你是说,那条船是……”
    “对呀,没想到吗?我捞你上的那条船,不就是载魂之舟么,有人可能以为,造一条载魂之舟,就能到得了鬼葬之墟。”
    这番话别有深意,唐起敏锐道:“你说的有人指谁?”
    秦禾闭了闭眼睛,有点头疼似的,再睁开,又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不知道,那艘灵船上原本还有两个人,戴着面罩。”
    说着,秦禾把手机相册翻出来,之前她在水里捞了只面罩,捡回家,一直搁在箱子里,十几年了,也存了照片,拿给唐起看。
    “这不是……昨晚……”他在烂尾楼里碰见的那几名面罩男吗,就戴着和手机里一模一样的面罩。
    秦禾却摇头:“这两个人早十二年前,就在沅江的险滩溺死了。”
    “你……”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沅江本来就多险滩恶水,我还没来得及逼问,船就撞上了暗礁。”当时有多凶险,懒得概述,她也差点把命搭进去,“你没听说过吗,三垴九洞十八滩、滩滩都是鬼门关,说的就是沅江。”
    在救唐起之前,她刚九死一生,推船闯滩,那片水域浪高石怒,秦禾好险没被激浪拍进鬼门关,但那两个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所以秦禾并没从他们身上得到过多的讯息,但她怀疑,师父失踪可能跟这些人脱不了干系。
    至于为什么……
    秦禾又从手机里翻出另一张照片,递给唐起看:“这是我在师父收藏的典籍里翻到的,是本非常古老的册子,上面记载了这么一段话。”
    【辰沅道中,缘江皆峭壁,百丈崖上凿石窦,窦置棺木。叛军结山穴为阵,斩大端龙脉,致沅水色易,尽皆玄青。每逢阴雨,洞巇风啸,似百猿哀嚎,百里可闻,山民胆惧,举族外迁。有蓑衣叟老春,日以直钩钓于崖畔,可暂息悲啼。后,太行道众以灵舟载魂迁葬,凿穴七百有余,慰灵于鬼葬之墟。】
    这一段信息量巨大,唐起反复看了好几遍,提取出几点关键信息:“叛军结山穴为阵,斩大端龙脉,指的可是大端王朝?”
    “没错,我还查阅过《端书》,其中有一段史书记载,‘贞隆年间,有严家余党欲倾大端基业,潜心廿年,布邪阵以斩大端龙脉。’正好与此处吻合。”
    唐起继续往下看:“后,太行道众以灵舟载魂迁葬,这个太行道是……”
    “没听说过吗,是个道派。”
    “我知道,”唐起学过历史,“那个时期,太行道被奉为大端国教,并载入史册,距今一千三百多年了。”
    所以这个鬼葬之墟,竟是太行道所设。
    上头写:凿穴七百有余。
    正好佐证了里面密密麻麻好似蜂巢的岩穴。
    秦禾当年就是根据这些信息,跋山涉水找过去,当看到飘在沅江上的灵船时,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头绪就是:灵舟载魂。
    她断定这是师父才会知道的办法。
    唐起却无法理解。
    秦禾便道:“因为记载鬼葬之墟出处的那本古籍,一直是我们观香阴宅一脉代代相传的,没有其他人知道灵舟载魂。”
    所以她料定,是师父当年出走后,把这件事给泄露了。
    “毕竟是古籍,”唐起觉得,“这么传来传去的,总会有疏漏的时候。”
    秦禾默了片刻,没反驳他的话。
    “我也不怕告诉你,因为存在诸多猜测,后世认为,贞观老祖逝后,就葬于鬼葬之墟。”秦禾说,“我们这一脉,就是贞观老祖的传人。”
    世世代代,传了千年。
    传什么?
    唐起心想:打棺材么?
    秦禾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打棺也是门手艺,更何况,我们真正学的是观香断事。”
    怪不得她随身带线香,几次遇见,总能见她点上一炷香。
    经历过昨晚的诡异境遇,他已经见识了秦禾用香的神奇之处,不敢有半点轻慢。
    但他还是不太明白:“你所谓的观香断事,具体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秦禾道,“拈香问卜,预知吉凶祸福。”
    也就是占卜问卦,只不过她们看的是香头,从观察香烟、香灰、香火的高低、颜色、烟气、形状等各种呈现,来推算预测人事物的吉凶祸福。
    比如秦禾在师父失联不久,烧出一炷两长一短的催命香。
    观香以三根一横排,左青龙,右白虎,中间为主,青龙低二三寸,主香与白虎齐平,烟不聚而呈暗黑,最后尽数熄灭,断尽香火,为大凶,昭示月内命终。
    秦禾看出了师父的命数,却终寻不得。
    她一直知道师父在找贞观舆图,但凡听见丝毫消息,都会不远千里赶过去,让她没料到的是,师父会去鬼葬之墟。
    且不说那里到底是不是贞观老祖的葬地,即便是,后世传人也不得叨扰。
    但总有人起觊觎之心,猜测贞观舆图的其中四卷,就陪葬在贞观墓中。
    只要找到贞观墓,就能找到这四卷从未现世的贞观舆图。
    言到此,秦禾突然看向唐起,一开口兀自卡住:“唐……”
    “起。”唐起接话,报上大名,“唐起。”
    秦禾颔首:“你之前不是问,咱们是不是有什么渊源吗?”
    唐起疑惑。
    “可能还真有。”秦禾告诉他,“据说贞观老祖当年收过两名入室弟子,并传授二人阴阳双尺,阳尺乃鲁班尺,传于大弟子,为生者建造阳宅,阴尺乃丁兰尺,传于小弟子,用以度量阴宅尺寸,为逝者动用土木,二人各司其责。但后来不知是何缘故,这对师兄妹脱离师门,出去自立门户了,贞观老祖所绘的贞观舆图也理所当然被瓜分为二,各占四副。”
    唐起听愣了,并且情不自禁开始对号入座。
    秦禾续道:“阳宅一脉的贞观舆图散落各地,难觅踪迹,但我们阴宅一脉的贞观舆图却从未现世。”
    所以才有传言说,阴宅一脉的四卷贞观舆图,是被那位女弟子,陪葬在了贞观墓中。
    但具体为何,不得而知。
    “你说你们祖祖辈辈盖房子,建阳宅,难道就没听过祖上有什么只言片语,是有关于贞观老祖的?”
    唐起摇头,并没什么印象,但他唯一知道的是:“祖上是有块鲁班尺,并且传到了现在,被我哥收藏起来的。”
    但于每一位木匠而言,要用以确定住宅门户的尺寸,鲁班尺是必备的,所以并不能因此就断定,他们家能跟那位贞观老祖攀扯上。


同类推荐: 主动献祭魔龙后[西幻]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