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3节

一炉香 第13节

    “你是不是曾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没有,”这么令人恶寒的东西,唐起怎么可能见过,他之所以有印象,“可能是我以前梦见过。”
    然后口不择言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荒谬,秦禾却没提出任何质疑,她从一旁的置物架上拿起一份遗体基本信息单,又找出一支笔。
    唐起扫一眼,蓦地扫见遗体信息单上的死者姓名——龚倩月。
    他心口剧烈地跳了一下。
    秦禾已经把纸张反转过去,在背面构图。她进到殡仪馆的时候,正好跟那位车祸身亡的逝者家属对接上,核对完信息,签完委托书,然后双方确认整容修复的方案,还没来得及过来检查龚倩月的尸表变化情况,仅让工作人员将遗体暂搁在担架上。
    她以为只是没有封存好,从而令尸体腐坏,但没想到……
    “你干什么?”唐起其实是明知故问的。
    秦禾刚勾出几条线,像是被突然打断,才反应过来似的,放下纸笔,手摸进衣兜,却掏了个空。
    她便问唐起借手机,新机子还没设置密码,她借过来拍照。
    在这种低温阴冷的空间,面对一具面无全非的遗体,唐起早就待不下去了,秦禾却不打算放过他,拿起两副橡胶手套,递给唐起一副,自己戴一副。
    “帮我搭把手,”秦禾一手固住遗体的头颅,一手把在遗体肩上,几乎冻硬了,冰块儿似的凉,“把她翻过来。”
    唐起光是站在这儿看,就已经鼓足了绝对的勇气。
    现在居然还想让他搭把手!
    秦禾察觉身旁人纹丝不动,扭过头,才想起这人不是自己平日的搭档,更不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她没勉强,而是自己小心翼翼的扶住遗体翻转。
    唐起从头发丝到脚趾盖儿,都充斥着紧张和惊惧。
    在秦禾将龚倩月翻过来的一刹那,唐起终于看不下去,也一眼都看不了了。
    他夺门而逃,背影仓皇。
    毋庸置疑,龚倩月高坠时面部朝下,所以那张脸是面目全非的,秦禾见惯了,垂目盯着,竟是有些发怔,对那些显现在遗体身上的裂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而遗体冻在冰抽中,今天才被工作人员发现。
    既做了冷藏防腐,又为什么突然出现皲裂?
    这也排除为自然腐烂的表现。
    秦禾在里面瞧了这么久,都没瞧出来这是一幅贞观舆图。
    或者说,她压根儿就没将这些丑陋且可怖的裂隙跟贞观舆图联系在一起。
    但是唐起为什么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甚至只看见尸背上的半幅裂隙,就立刻得出判断。
    他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或者跟贞观舆图有什么牵连吗?
    秦禾不得而知,更不知道贞观舆图为什么会显现在一具女尸身上?
    当她目睹这副场景的当时,脑子刷一下一片空白,她是反应不及的,连被唐起拽倒,都忘了应该爬起来。
    秦禾仔仔细细拍了好几张照片,将遗体重新用白布盖上,费了番力气推进冰抽,合上门,迅速追出去。
    那辆玛莎拉蒂还停在原先的位置,旁边一束阴惨惨的灯光,打进挡风玻璃里。
    唐起就坐在车内,乍一看,脸色煞白。
    副驾的车门拉开了又关上,秦禾坐上去,良久才开口:“能说说你那个梦吗?”
    唐起侧头看她:“你信?”
    不太信,但她别无选择,即便不是,也得给她编一个吧:“看你怎么说。”
    “记不清了。”他没说谎,梦是纷乱的,第二天醒来就会忘干净,偶尔余下一点残存的片段,唐起模模糊糊地回忆,“有这么一副画面,勾着山川河流,却不是静止的,它好像会动,活了一样,河水在流淌,淹没过来,”唐起试图去想,身临其境地想,“山也慢慢压过来……”
    想着想着,就重叠到龚倩月背上的裂隙,犹如河流与山脉,连绵起伏,纵横交错,形同地势山脉,然后脑子里就蹦出贞观图这三个字。
    “我甚至连贞观舆图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知道舆图是古人对疆域图的叫法,现在统称地图,但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个地方的地图。
    秦禾紧锁眉头:“山河会动?”
    梦本来就是天马行空的虚幻,梦见山河会动,植物成精,都不稀奇,他从来都没当回事儿。
    秦禾却认真在琢磨,并给出猜测:“是在回溯历史的地貌变迁过程吗?”
    这脑回路可以呀,这都能给她联想起来。
    唐起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听人解析一场梦,他的梦,而且看秦禾的态度,当了真似的。
    “还有呢?”秦禾问他。
    “这图是哪朝哪代的?”唐起也问,“干什么的?”
    “应该是个战乱时期吧。”具体哪朝哪代,没有详记,秦禾也不甚清楚,至于用来干什么,秦禾简单解说,“应该是副风水图。”
    “风水?”
    “对,是古代一名地师所绘。”秦禾告诉他,“而这位地师,名叫贞观。”
    因为此图出自他手,后世人便称其为贞观舆图了。
    “你说你从未耳闻,却偏偏梦见这副贞观舆图?”
    唐起愣住。
    秦禾直直盯住他,继续说:“多少风水先生,阴阳术士,世世代代为此寻了千百年,都寻求不得。”
    这在业内不算多大个秘闻,却当秘闻一样捂着,滑稽了不是。
    但凡有野心没野心的,都想去打听打听,因为这贞观舆图,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风水图。
    多少人趋之若鹜,都不得窥其一角,唐起却说梦见过。
    梦里的山川河流会移动,像活的,按理说,水会流,河自然是流动的,但是山体移动怎么解释?
    这并不属于什么知识盲区吧?唐起道:“地壳运动啊。地壳结构改变、地壳内部物质变位,就会形成山脉和盆地的造山运动。”
    这其实有点我跟你讲玄学,你跟我聊科学的意思了,风马牛不相及,不在一个频道上。
    秦禾瘫着一张脸:“也就是说你梦见了一场地壳运动?”
    那还说个求。
    唐起却突然神色一肃:“这会不会是贞观舆图中预测出的一场□□?”
    那就相当神奇了。
    地师嘛,多少还是有点真本事傍身。
    “地师。”秦禾道,“你以为是地质学家吗,还推测地壳运动的发展?”
    “多少有些相似吧,现在看风水的,也是有几分科学依据了。”
    唐起搞房地产的,他们地产行业大多数都信这个,哪家老板没结识几名风水大师,比如他的父辈,有时候拿地都会请风水先生掌掌眼。
    但秦禾一句话就把他给问住了:“那你为什么会在龚倩月的身上看见这副贞观舆图?”
    唐起默了半响:“人为?”
    秦禾靠着椅背,闻言嘴角嘲讽地翘起来,带着冷意。
    家属倒会去告殡仪馆人为毁坏遗体。
    秦禾没接茬,攥着唐起的手机,垂头摁亮了,翻到相册,点开刚才拍下的照片,一张一张划过去,她说:“把照片微信发我吧。”
    “你可以自己发。”
    秦禾本就准备自己发,只是在征求当事人同意,毕竟涉及到个人隐私,当面发完又把照片删除了,她觉得唐起应该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秦禾出来时经过储物室,顺便把自己的手机带上了,兜里接连几声震动,她掏出来,刚划开,同事也正好弹过来一条语音,秦禾直接点开听:“秦禾,你上哪儿了,出去这么久?”
    “就回。”
    唐起没忍住问:“你自己开店,还在这里上班?”
    “我属于殡仪馆的外聘职员,”秦禾道,“算兼职吧,专门处理特殊遗体。”
    唐起不太明白:“特殊?”
    秦禾解释:“比如车祸,高坠,高腐这一类。”
    唐起:“……”又一次想起那幕血腥恐怖的画面。
    “我得回去干活了。”她开车门的手顿了一下,回头想要说什么,话在嘴里打了个转,变成,“前面出大门儿右拐,开车注意安全。”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528 08:57:18~20210529 09:42: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湘豫 25瓶;祖先保佑退休金 20瓶;一颗土豆、36842840 5瓶;562842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6章
    当晚唐起严重失眠,一直开着电视新闻,最后窝在沙发上眯了两个小时,第二天照常上班,在办公室灌黑咖啡。
    江明成敲门进来,说下午约了达诚,也就是烂尾楼的项目负责人会面,为了表达我方诚意,你亲自出面跟他们洽谈,但是有个问题,对方的出让价比我们的估值要高出一截。
    也就是要打一场价格战。
    唐起自有一套谈判技巧,这些年做过不少收并购,攒了些经验,加上手握大权,能代表集团话事,基本没有怯过场。
    江明成连意向合同都准备好了,如果谈得拢,就当机立断,免得中间闪出什么幺蛾子。
    唐起应下来,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又把达成的报价仔细评估了一翻,并没高出市场价许多,但还可以压一压,压到一个双方都能各让一步的程度。
    他大致梳理了一下支付节点和项目存在的风险,打算从这几个方面狙击,争取把价格打下去。
    唐起翻阅材料,忽然在一张工程款拨付的复印件里看见了叶忠青的签名。
    这个发现在唐起的意料之外,叶忠青的落款是乙方,也就是代表的施工单位,一家名叫腾宇的建筑公司。
    唐起立刻让司博去查,几分钟后便得到反馈,叶忠青是腾宇建筑公司的股东之一,当年在达诚的工程施工招标会上中了标。
    所以叶忠青才会出现在那栋烂尾楼里?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