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一炉香 一炉香 第10节

一炉香 第10节

    秦禾闷头吃鱼,思绪有些飘忽,只偶尔应两声,表示自己在听。
    那边唐起胸闷气短的走出办公室,在电梯口赶上江明成,他快步跨过去:“明成哥。”
    江明成快速按开即将合上的电梯门,让唐起进来。
    “还是一起吃饭吧。”唐起改变主意说,“去你说的那家私房菜。”
    “嗯。”电梯往下行,江明成道,“正好谈谈收购达诚不良资产,咱们前期初步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大概梳理了该项目公司的债权关系,接下来是否打算深入跟进?我最近发现还有好几家品牌房企都在跟那边接触,免得夜长梦多,我想尽快约个时间,你出面签个意向协议,咱们就可以安排人过去做尽职调查。”
    达诚也就是开发那栋烂尾楼的项目公司。若双方达成协议,就能签署排他条款,这期间不能有任何第三方插足介入,也就没其他房企什么事儿了。
    “嗯,可以。”
    更多的细节两人挪到饭桌上深入详谈,担忧最大的当然是该项目存在的风险,风险能不能量化,或该如何规避,都是必须针对性考虑的问题。
    唐起是个有头脑的人,而且机警敏锐,总会抠出被别人忽略的细节。
    因此,若某个项目由他盯,集团上下能放百分之□□十的心。就连每次拿地前,知道是唐起推的项目,大家跟投的资金能翻好几倍,完全就像内部人员自行发起的众筹,办公区一片响应:“小唐总亲自下场推进的地块吗,必须跟投啊。”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赚也保险,亏不了咱们。”
    这种巨大的信任建立在唐起的业务能力上,现目前经手的地块从没踩过坑,打出来的楼盘也相当漂亮,加上对市场的精准定位,几个楼盘的去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中途服务员递来菜单,江明成点了几个招牌菜,三荤两素,两盅汤,抬头问唐起还加一两个什么。
    唐起菜单都没翻,鬼使神差地答了句:“鲶鱼炖茄子。”
    服务员致歉:“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店里没有这道菜。”
    江明成道:“要不你问问后厨,看有没有鲶鱼跟茄子,帮忙做一道。”
    “好的,那二位稍等。”
    待服务员走后,江明成说:“怎么突然想吃这道菜?”
    “我今天听人说,鲶鱼炖茄子,香死老爷子。”唐起道,“就想尝一尝。”
    “从来没吃过吗?”江明成笑起来,“味道确实很不错。”
    奈何后厨没有鲶鱼,上不了这道菜,大堂经理亲自过来致歉,江明成只好表态下次带唐起去一家地道的东北菜馆吃。
    “我说,”江明成转了个话头,“你要不要换个助理?”
    唐起用消毒毛巾擦手,闻声抬起眼皮:“嗯?”
    “我看你那个助理啊,愣头愣脑的,不太灵光,据说还是个门外汉,什么都不懂,怎么协助你,干脆调到后勤部。”
    “你可真能操心,忙成这样了还有功夫留神我助理。”
    还不是因为有次会议过程中,小年轻恰巧坐到他旁边,结果全程呆愣,江明成看不下去,就点了对方一下:你开会不做会议纪要?全凭记忆力好?
    小年轻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把笔盖抽开。
    之后慢慢发觉这人能力不太行,就多关注了几回。
    江明成瞪唐起:“你别不识好歹,我是为了给你匹配一名优质干将,起码做事情高效。”
    这时候菜端上桌,唐起夹了块凉拌秋葵,“人家小孩儿挺努力的,你别给我支走了。”
    “随你便吧。”江明成也就是提出建议,既然唐起不打算换人,他也不会擅自越权调动。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10521 08:14:25~20210526 16:30: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啊哈不见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_seooooo、夜樱 2个;书慌的不行、啊善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y羊 10瓶;jeniferrr 8瓶;_seooooo 3瓶;joycejoy、ic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章
    唐起不甚在意,顺其自然的调转话题:“对了,明成哥,之前负责h市的那位叶总,你还记得吗?”
    “哪之前?”
    “我刚进投资中心的时候,还跟这位叶总起了点冲突。”
    “叶忠青?”
    “好像是。”
    “怎么了,突然提起他?”
    “那之后他似乎就离职了吧?”
    “其实也没多大个事儿,估计后来冷静下来,觉得跟集团投资中心的人闹成这样,以后也不好混,没几天就递了辞呈。”江明成不怎么放在心上,喝一勺黑松露牛肉汤,“这个味道不错,你试试。”
    唐起尝了一口,点头附和。
    江明成继续说:“而且你哥吧,事后也对叶忠青敲打了一翻,人家一看你们这兄友弟恭的,与其将来被挤兑走,还不如自己先行一步。”
    唐起反问:“我这么没气量吗?我一向对公不对私。”
    “你哥没有啊,”江明成不得不吐槽,“就唐庚那针眼大小的心眼儿,能亲自下场给下属穿小鞋。”
    唐起忍不住笑开了:“胡说八道,看来你跟他共事这么多年,积攒的怨气真不小。”
    “唉。”江明成摇头叹气,觉得自己命苦。
    以免跑偏,唐起适时把话题拉回来:“你知不知道叶忠青后来去了哪家房企?”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怎么了?”
    “没事儿,昨晚无意中碰见了,看着变化挺大,差点没认出来。”唐起顿了一顿,还是没忍住问,“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江明成这回上心了,发现不太像随便提起的样子,抬眼皮看着唐起:“要不要帮你打听一下?”
    “那就谢谢明成哥了。”
    饭后江明成随唐起一同去医院探望老人,江奶奶仍在昏迷,他们跟主治医师聊了聊,也只能静待观察。
    周末两天,唐起推了几个应酬,基本待在医院,江明成就在这天下午打电话进来:“小起,有点奇怪啊,那个叶忠青自打从集团离职以后,就没什么音讯了,不知道是不是转了行,业内基本上没人知道他的下落,以前的号码也停用了。”
    唐起越想越觉得此事蹊跷,梳理这几天发生的种种,叶忠青为何深夜在十字路口烧纸钱,而且与龚倩月同时出现在烂尾楼,加上之前晚上从他们车前冲过去,叶忠青在跑什么,秦禾又为什么追他?
    整件事就像个谜团,让人摸不着头脑。
    唐起翻出通讯录,点着秦禾的号码犹豫再三,始终没找到什么由头拨出去。
    四月的柳絮满天飞,大街小巷跟落雪一样。
    秦禾睡到半下午,太阳都快西斜了才起来,她昨晚通宵加班,在殡仪馆缝了两个车祸身亡的逝者,凌晨五点才回家。
    由于睡了一天没进食,她是饿醒的,扒了两下乱糟糟的头发,叼一根牙刷,趿着拖鞋站门口喊:“钱叔,帮我煮碗牛肉面。”
    钱叔在门店里隔空听见,大着嗓门应一声。
    秦禾回身踱进屋,在洗手台边刷牙边翻手机,划拉到唐起的微信时,秦禾点进对方的个人主页,把头像点大,是一张中规中矩的证件照,就这都能照得帅气逼人,也是没谁了。
    秦禾多欣赏了一会儿,就着这张帅脸刷完牙,开始窥探对方朋友圈。
    唐起不怎么发朋友圈,里面仅两张照片,一张是一个老奶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一张是青年的手端着一块蛋糕,蛋糕精致,手也精致,白白净净的,骨节分明,配文: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秦禾品了品,越品越有意思,想起唐起昨晚打来的电话,能不有意思吗。
    本来心情颇好,过来吃碗面,却碰见糟心人,秦禾瞅着俩老太太一直站店门口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全程数落儿媳妇败家,不就最近买了条收腹裤吗,就差指天骂地的咒了。
    秦禾本来没吭声,直到听见瘦老太太尖刻地说:“我儿子挣的钱,凭什么给她花,成天除了吃就是睡,啥也不干,猪一样。”
    另一个胖老太附和:“可不就是喂猪吗。”
    秦禾一时没忍住:“人家夫妻共同财产,怎么就不能花了。更何况,你儿媳妇还挺着八个月的大肚子。”
    瘦老太太闻声回头,一见秦禾,脸色蓦地阴沉下来,就像见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唾了一口:“真是活见鬼。”
    秦禾往碗里夹香菜,一抬眼,老太太就往旁避开,躲瘟神似的。
    秦禾嗤笑一声,低头吃她的面。
    见两老太太走远了,钱叔盖上汤锅盖,把勺子搁在大碗里,才说:“你就当没听见。”
    “我又不聋。”
    “你跟她拌嘴,她回去又拿小满出气。”
    秦禾不吱声了,她都懒得说,这老太婆是远近闻名的尖酸刻薄,唯独惧秦禾,说她天天跟死人打交道,发死人财的,晦气。
    秦禾就笑眯眯地送她一句:“希望你长生不死咯。”
    老太太气得骂街,绝不许她儿媳妇跟秦禾来往,否则撵出家门,让他儿子离婚,生生掐断了秦禾跟夏小满的革命友谊。
    秦禾也无所谓,大大咧咧的,该吃吃该喝喝,偶尔碰上了招呼两句。她大大方方,但是夏小满却唯唯诺诺,跟秦禾搭话跟做贼似的,比偷人还难看。
    再后来,秦禾就敷衍地挥挥手,像在打招呼,更像支人走。
    夏小满对自己的重色轻友及其愧疚,所以几天前,她去做完产检,就打电话约了次秦禾,去她老公公司附近的一个商圈吃饭,顺便在逛街的时候买了条产后收腹裤。
    秦禾不喜欢逛街,身上的t恤牛仔裤都是某宝几十块钱送货上门,但总会陪夏小满去,毫无怨言。逛完又把夏小满送到她老公的上班地点,秦禾则独自下楼买杯奶茶,一路喝着坐地铁回家。
    第13章
    周一的上午下了场暴雨,唐起掐着点出门,赶往恒盛置业的会议室,跟王总签一份补充协议,两人相谈正欢,外头突然一片嘈杂。
    会议室的人不明就里,起身开门查看,唐起也跟着王总走出去,就听好几声惊叫,还有一个突兀的嗓门儿追着喊:“秦禾,秦禾,你冷静点儿……”
    唐起随着声线望过去,就见秦禾一脚蹬在一个男人胸口上,几乎把人踢飞出去,仰面狠狠砸在地板上,那人捂着胸口,缓了半天都没爬起来,痛得龇牙咧嘴,胡乱抄起旁边桌上的水杯朝秦禾砸过去,自己屁滚尿流地爬起来:“他妈的……”
    秦禾一偏头,轻松避开那只水杯,跨前一步,待对方恶狠狠的一拳招呼过来,秦禾微微侧身,屈指重击男人肋骨。
    男人惨叫连连,又被秦禾板住手腕,向外狠力旋拧,右脚猛地踹在男人膝盖上,痛得他面部扭曲。
    旁边的人都吓坏了,没见过这种打架斗殴的场面,尤其是女性,缩得远远的,直到听见男人痛苦的叫喊:“保安,叫保安。”
    这才有同事反应过来,抓起电话呼叫保安室。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