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星际之蠢萌虫族 第124页

第124页

    “恩,不生气。”
    “不许冷战了。”
    “嗯,不冷战。”
    “那,你要和我一起睡觉觉。”冷战之后,他们连亲热都有了,现在反而不如之前,萧沐原可郁卒了,明明之前进展就很好。
    “……”兰斯洛给萧沐原脱了鞋子,倒没有拒绝他的提议,跟他一起睡。
    “睡吧。”
    睡梦里的萧沐原总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梦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杀戮的,到处是血,有分离的,他一遍遍的呼唤兰斯洛的名字,睡得极其不安稳。
    萧沐原的异样兰斯洛当即发现,立刻找来了医生,还通知了家里人,大家都围着,担心的看着萧沐原。
    金医生则尽心尽力的负责检查各种数据,虽然他不是最好的医生,但是各种奇怪的研究倒没少做,原以为终于能离开皇宫了,又被凌将军给抓回来了。
    第72章
    金科当初能被凌上岚夜看上,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的医术,鬼医这个名头帝国很多人都知晓,可是不知道是谁,那其实就是金科。
    “状况不太好,这是魇症,可能和他在时间流的经历有关。”
    “这种问题都是第一次碰见,我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研究,只能开出一些安神的药,可能只得等我师兄看过才知道。”金科说道,虽然他和白医生同出一门,但是白医生拜师比他早,出名也比他早,医术也——确实比他高。
    “白医生?”
    “是那位叛逃出帝国的白医生?”凌上岚夜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名字,这名字响彻帝国的时候,他也刚有了虫蛋不久,并没有那么关注当时的大事。
    萧景看着凌上岚夜,显然对这些事情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只是听说过,详细的内情可不知道。
    “是我师兄,不过事情说起来太长了,我师兄性子偏激,当年屠杀帝都星的一名高官全家,然后一直被追杀到现在。”
    “我听闻他都去了敌对帝国瓦因国了。”
    “要找他并不容易。”金科说道。
    “那也找一下吧,我派人放出消息。”萧景做了主意。
    兰斯洛看着昏迷的萧沐原,脸上的心疼更加明显了。
    “别看了,送他进去隔离治疗。”凌上岚夜安慰道。
    晶棺里面放置萧沐原,身上连接着很多仪器,他整个人泡在了营养液里,其他人只是看着就已经很痛苦了。
    “我也去找白医生。”兰斯洛的声音十分的沙哑。
    此时的书正溪和兰诺德也来到了帝都星。
    “白医生,我们为什么回来这里了?”兰诺德把玩着双刃,那是他惯用的兵器,这柄利刃已经见过不少的血,都是当年的欠他的人的名单,他一个个找他们报仇了。
    “给你机会,报仇。”书正溪笑道。
    “还有,不要喊我白医生,我已经改名很多年了。”
    “那……师傅?”
    “我不收弟子。”
    “书叔叔皇宫那边好像出事了。”兰诺德皱着眉头,他黑进去皇宫的系统,里面的防御改变了,医疗保密程度达到了最高级别。兰诺德一直关注兰斯洛,从十二岁知道兰斯洛一直过得很好,住在皇宫里,就一直惦记着了。
    要说他们两人为什么这么关注皇族,也是涉及二十年前的旧事了。
    “给我看看。”
    书正溪登陆上去,他的手法可不是兰诺德这么简单的,兰诺德得不到的信息,他三五两下就全部黑进去了,并且猜出来个大概,应该是萧战堂或者是萧沐原出事了,才需要那么多专业的医疗团队,但是萧战堂受伤事已经不是秘密了,不需要这么紧密的封锁消息,难道是萧沐原?
    “机会来了,你不是想找你哥报仇吗?”书正溪抬起眼,看了兰诺德一眼。
    “他们在找我,你可以约他出来。”书正溪关了星网,长时间用同一个频道入侵,容易遭到反追踪,相信现在皇族那边已经乱了。
    那边,凌上岚夜刚刚拦截了信息,就收到一封挑战信,“想要医治萧沐原,可以,让兰斯洛来毁灭星域打一场,赢了,我可以救人。”落款是一个白色的口罩。
    一番紧急处理之后,信件来到了金科这里。
    “这是师兄的印章,不会有错的。”金科仔细看过之后说道。
    皇族众人商量不出什么对策,就算是兰斯洛,也不知道自己和这个白医生到底有什么瓜葛。
    “我去赴约。”兰斯洛说道
    皇族成员虽然不赞同,但是这是兰斯洛的决定,也不能反驳什么。
    “既然你要去,一切都要小心,我会派一支护卫队,你一切小心。”萧夜做了安排。
    兰斯洛一直在想,他自幼长在皇宫,根本不可能认识白医生,唯一有可能的只能是和以前家里有关,可是家里出事的时候他太小了,仅仅留有一点记忆就是家里发生大乱,弟弟也不见了,那些人在家里翻来翻去,连他也要抓走,他躲了起来,没让他们找到,再后来就住进皇宫里头了,其实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只有零星的画面还记住,越是想要回忆起来,却越记不住。
    这么多年,他从未放弃找兰诺德——他的弟弟,但是,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就连当初是哪些人颠覆了他的家,他都无法查出来。
    另一边,听到了书正溪消息的兰诺德,双手握紧了双刃,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嘴角裂开一个笑容,“那当然是,杀了。”


同类推荐: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炮灰女配重修仙九星天辰诀武动乾坤杀神神印王座八零后少林方丈弑神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