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你曾见过风 33.暗涌

33.暗涌

    岑焰清整人都无力,下巴虚靠在程翊的肩上,质地极好的白衬衫,细看之下,她的下巴却与此没有接触,她的下巴近悬在他肩膀之上。
    他们是如此亲密,他们是如此疏离。
    程翊感受不到她靠过来的重量,只听到耳畔响起:“怎么过来了?”
    程翊只从这一个动作的小细节就能感受到她的疏离,虽然她以前对他也没有多热情。
    他只是隐隐感觉她的距离更远了,有点快望不到她的心了。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到:
    “《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晏同叔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意颇近之。但一洒落,一悲壮耳。”
    意思是:《诗经·蒹葭》最能表达深刻的哲理意味,最能体现出诗人深远的情致。晏殊的一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意思与之很接近。只是《蒹葭》洒落,《蝶恋花》悲壮。
    《蒹葭》真挚的情感,即使穿越千年,依旧能让人心灵悸动。“最得风人深致”,并不是过誉之词。
    《蒹葭》写了心上人求之而不得的感触,如梦似幻的意境,回味无穷。近在眼前却不可即的伊人“宛在水中央”,这对少年来说是无比失落和痛苦,比晏殊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国维的洒落是指《蒹葭》中的伊人目力所及,而悲壮是指《蝶恋花》中的伊人即使望尽天涯路也难觅踪影。
    岑焰清于他,从前是《蒹葭》,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即使有距离,但她还在他目光所在范围内。往后就是《蝶恋花》,即使望尽天涯路,也难觅踪影。
    程翊想到此,情欲消减了大半。他把虚靠在柜门的岑焰清一把抱起,搂着她放到了床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怎么忽然喝起酒来了?”
    “想喝了。”岑焰清答道。她也不恼他不回答她问题,只微微撑起撑起上半身,直直望着他的眼睛,说:
    “我的辞呈,什么时候?。”
    程翊收购了那家她工作所在的DC公司,这是在她的辞呈递上去始终没有得到审批后,她才知道。他的辞职信她不信他没有看到。
    “这就是刚刚亲我的原因?”本来这话只是在他心里想想,不知怎的就问出来了,这问句带哀怨,都不像他了。
    这次轮到岑焰清沉默了,可她是多勇的人,
    “是”,岑焰清不避讳答道。尽管语气平和,但程翊的怒火在悄然升起。
    岑焰清大概隐隐觉察到,但事情太重要,她不得不再问,“签字,好吗?”这次她扶着他的臂膀,但并没有碰到他,只是小心翼翼捏着他的衬衫。
    “你就是这么求人的?”程翊平淡问道。
    “那你想要怎样?”
    “我想要怎样你不知道吗?”他本来不想这样的,但他一步一步不得不走到此,离他想要她了解的他愈发远。
    岑焰清用手隔着衬衫领握着他的脖子,欲要吻他。她还没吻,只是碰他的脖子,他感觉刚刚散落的情欲一下子又聚集起来。
    岑焰清自顾自的吻着,可是程翊没有回应,只是任她吻,岑焰清心里微微升起了疑问。
    于是她贴他贴的更近,手搂在他的腰间。
    过了一会,她的手滑向他的衣前领,开始解他的扣子,她扣子解的太专注。程翊握住她的手。
    “一直要住这里吗?”岑焰清知道他指的是酒店。“不,我只缴费到今晚。”岑焰清摇摇头。“去我那里住。”程翊揽着她的腰。岑焰清略微有点疑惑,这里是瑞士,“你在这里有房子?”“嗯,早年我家人打算在瑞士养老,所以就买了”。岑焰清开始对程翊隐藏的身世有点迟疑了,她对他知道的太少了。
    “收行李,嗯?我叫车。”
    岑焰清按下他拿手机的手,撩起裙摆坐到他的腰腹上,程翊只觉得呼吸停滞,血气上涌。
    她的手从她刚刚为他接扣的胸前,慢慢移到他的脖颈处,她的手指很凉,却让他的皮肤烧的更热。她凑到他的面前,轻轻的吻他的唇,一双眼晴咫尺眼前。
    程翊感觉她下体的软肉在微微瑟缩,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到他的腰腹处,甚至有点湿意,只觉得自己要血气倒流而亡。


同类推荐: 双夫_御宅屋蜜汁满满_御宅屋AV拍摄指南被艹的淫水横流的肉穴_高h反派男主你好坏[快穿]眼里月色(1v1 H)烽火金兰(民国)招惹(1V1)_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