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甜文结局之后 番外梦回

番外梦回

    两扇大气庄重的铁门大开,门前的石狮子脖子上系着白色的绸布,来往的宾客如云。大家脸上的表情愁云密布。
    “怎么这么惨?年纪轻轻的。那司机怎么开车的?”
    “哪里想的到,许瀚跟他媳妇那么好,谁不羡慕。好端端的人啊,生命无常。”
    “许唯也可怜,这一下子,父母都没了。”
    进出的人小声谈论着主人家的事情。于世洲站在门边,踌躇了一会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心尖倏忽缠上来一丝柔软。
    跟着来人走进别墅,地方挺大,门前的喷泉遮住了里面满堂的煞白。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礼服,手里拿着一朵花,放在了案前。
    有许家的人帮着招待,许奶奶还算年轻的脸有些苍白浮肿,招来小儿子,“唯唯呢?今天家里乱,看好她。”
    许唯小叔答应了,“刚看到厉爵也在找她,说是在花园里呢,我会看着她的。妈,事情办完后,我带唯唯出国吧,过几年就忘了。”
    许奶奶有气无力的瞪了一眼儿子,“你二哥二嫂就这么走了,老大也不在家,就唯唯还陪着我们两个老不死的,你把她也带走,是要我跟你爸的命?”
    这不是还有大姐他们在呢,不过许三叔不敢反驳老妈的话,连忙陪笑道:“这不是怕你们触景伤情吗?要不你跟爸也走,二哥二嫂也不想看你们这样。”
    许奶奶眼泪一下滚出来,沉声道:“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他们,唯唯也不走”
    后面说了什么,他没听清,只感觉自己的脚有意识的朝花园走去。许家家大业大,房屋精巧富丽,花园也是小巧别致。
    他迷迷糊糊的走着,脑子里混混沌沌,不清楚自己在干嘛。
    “你是谁?”
    那是一道有些稚嫩却轻灵暗含一丝沙哑的女音,他转过身,看到一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女孩子。大概十五岁左右,乌眸黑发,唇红齿白。
    皮肤白皙的能反光,静静的站在绿荫之下。眼睛红肿,看人的表情阴郁,却无损她月光一般的优雅干净。显然是极好的家庭教养出的生活在蜜罐里的小公主。
    他慌乱了一瞬,看见她的那一刻就愣了,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去亲近她呀,抱抱她,叫她不要害怕。’
    他们是陌生人呢,第一次见面就去抱人家,确定不会被打吗?可是他好像有点期待
    许唯静静的盯着眼前跟自己同龄的男孩子,大概十来秒,面无表情道:“从这里右拐,看到长廊,顺着走下去就可以出去了。”
    说完,朝他走过来,而后擦肩而过。嘴唇动了动,他下意识伸出手,柔软的头发扫过他的手臂,温暖馨甜的气息远去。
    他怔忪的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心头有些怅然若失。慢腾腾的出来,离着吵闹的大堂越来越近,他忽的转身,朝花园跑去。
    分明没来过,也不清楚里面的道路,双腿却有自己的意识,等到停下来,才发觉周围有点熟悉。
    他立在山石旁,看向水池那边。
    许唯的脸埋进万厉爵的胸前,双手紧紧的抓着他衣服的下摆,用力到指尖发白。沙哑的哭声仿佛一只困于险境濒临死亡的幼兽。
    “我要我爸妈,我要我爸妈”她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悲伤绝望到极点。
    眼泪全部擦在他身上,万厉爵用力抱住她,眼框已经湿了,低声道:“唯唯,会好的。我还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哭的撕心裂肺,那种失去一切的无助可怜,叫人感同身受,听的人心揪着疼,不知要如何安抚她才好。
    心脏酸酸的,涩的发苦,他无意识掰下来一块盐融石,攥成齑粉,‘原来他的唯唯,这个时候这么伤心啊。’
    他一直躲在石头后面看着他们,许唯哭了很久,万厉爵劝不好,又被人叫走。她便蹲在小河边上,低着头,也不知在干嘛。
    他默默看了许久,过去跟她一起蹲着。身边多了个人,她也不在意,继续盯着流动的水,豆大的眼泪砸进去了无痕迹。
    于世洲从兜里掏出一个小东西,递到她眼前,“这个送给你。”
    她终于抬眼,哭的太久,眼睛只剩一条缝,瞥了他一眼。他实在没尝试过跟女孩子打交道,可是面对眼前这人,却仿佛有好多话想跟她说。
    “我奶奶去年也走了,我爷爷说有些人缘分尽了就会分开,去到另一个咱们不知道的世界生活,其实他们还在。当他们想你的时候,你就会梦见他们。”
    她很安静,没有跟他说话的打算,恍若未闻。他又道:“一个人身边有很多爱她的人,空了一个还会补上一个。你爸妈走了,会出现更爱你的人,他在等你。”
    到这里,她终于肯分出一分注意力,眼泪汪汪的望着他,“那他什么时候来?”
    “很快。”他微微一笑。
    许唯默了默,从他手里拿过东西,攥在手心,歪头道:“这是信物吗?”
    “是。”
    于世洲醒来后,沉默良久,低头看了一眼怀里安恬的睡颜,附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办完许瀚夫妻的周年祭,两岁的于小宝被于爸爸于妈妈接去老家避暑,家里少了个闹腾的小孩子,日子清净了不少。
    上班,下班,回家,每天重复着一样的节奏,总感觉无趣的很。许唯抓抓头发,有点烦,朋友无情的嘲笑,“我看是你家于教授这几天冷落你了吧,欲求不满了?这怨妇的样儿哦,啧啧。”
    只是无意的一句,许唯却一惊。以前都是于世洲接她回家,现在却是她自己开车。
    今天下午他打电话说可以一起回家,许唯跟朋友约了要出去玩,以前他肯定会不满,刚才也只叮嘱她注意安全。
    不说不觉得,细细一想,这些天他确实忽视她了。许唯嘴巴一瘪,朋友见她这样,奇道:“不会叫我说中了吧,你家二十四孝好丈夫真对你放松了?”
    见许唯表情迷茫失落,就知道这傻丫头听进去了,朋友后悔失言,圈着她肩膀,笑道:“安啦,谁还没个累的时候,一直是你家于教授给你准备惊喜,你也要礼尚往来啊。生活的甜蜜和新鲜感就是这么来的。”
    一个没结婚的给结婚的传授夫妻相处之道,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听。许唯闷闷不乐,已经有些患得患失了。
    朋友神秘道:“今天好好玩儿,等我回去给你寄些东西,你就知道了。”
    两天后,许唯收到了一个包裹,没有拆过的快递,打开一看一头黑线。那小妮子竟然给她买了情趣用品,仔细看了一眼手上这穿了还不如不穿的豹纹内衣,她微窘。
    于世洲这几个月是真的很忙,虽然天天电话短信不少,却总见不到人。许唯有些忐忑,在朋友的忽悠下,从网上咳咳学了一点容易叫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这天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她下班回来就按照攻略换了衣裳,往镜子里一看,整个人都快红成虾子。全身奶白的肌肤,光滑细腻。
    生了于小宝之后越发硕大的乳房,软弹软弹的,腰肢纤细,翘臀小巧,长腿雪白笔直。身上一套红色的内衣,这还是朋友说的,红色容易诱发性欲。
    她人生的白,红白的对比分外明显。内衣表面上中规中矩,不过就是布料少点,实则内有乾坤,乳房接近乳圈的位置,有一条细缝,恰好可以将乳头露出来。
    里面一圈凸起的小颗粒,可以按摩乳房,加速湿润情动。
    尤其内裤,在穴口的位置开了洞,不用脱掉也可以做。里外都有一层按摩小球,做的时候不但摩擦阴蒂,还能摩擦男人的阴囊,增加快感。
    于世洲到了家门口,他摸了摸裤袋里的小盒子,脸上的笑容满意温润。
    听见许唯在卧室道:“我内衣扣不上扣子,你帮我一下。”
    他也没多想,开门就窒息了,他的唯唯穿的实在太勾人。将人骗进来之后,见他愣在原地不动,心一横,她踩着猫步走到他面前。
    双手轻轻搭在他肩上,朝耳垂舔了一口,娇滴滴道:“老公,我扣子弄不上。”
    听到他呼吸停了一秒,她有些得意,牵着他的手从柔软的腰肢滑到背后,吐息浅浅的,暧昧勾人,“你帮我一下啊。”
    他垂下墨黑的眸子,‘咕’一声,喉结上下一滚,还是道:“该出去吃饭了。”
    许唯有些生气,她都这样在他面前了,他还想着吃饭。手探下去,摸到西装裤里凸起的一根,心里好受了,捏了一把,“先吃饭?先吃我?”
    他的瞳孔原本是茶色的,此刻却深的仿佛千年的寒潭,幽碧的一丝危险的寒气溢出。许唯被他要吃人的眼神惊到。
    暗想,‘今儿不会招惹了什么饥饿的饕鬄吧,她还没活够。’
    她悄悄往后退了一步,被他一把揽住,邪气的用虎牙辗磨粉嫩的耳垂,“怕了?晚了。”
    然后还蒙圈着,就被他扔到了床上。极快的剥了衣裳,附身压向她,许唯哀嚎,“你怎么这么快?”
    他轻笑,“唯唯不想吗?我们多少天没做了。”
    她努力聚拢分散的思绪,想回答他的话,听见他说,“六天半,157个小时,9420分钟。唯唯,你不该招惹我的。”
    她怕了,被他压的死死的,灼热湿漉的吻从脸颊爬向脖子,身子很快热起来。想说没有,可她穿成这一副引诱的模样,证据确凿啊。
    现在她相信于世洲根本没有冷落她,这个心机boy,肯定在看她患得患失,然后想办法讨好他呢。果然,他很快发现内衣的秘密,笑的得意满满。
    乳尖被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许唯闷哼一声,喘道:“咱们去吃饭好不好,你刚还喊我呢。”
    “我说了,晚了。”他已经提醒过她了,是她非要玩火。
    内衣设计的实在美妙,乳尖被他捻在指尖,慢慢研磨旋转,里面凸起的小颗粒也按摩着敏感的乳圈,既麻又痒。
    果然以乳房为中心,细细的瘙痒感蔓延,她轻哼出声,眼尾染上情欲的红霞。他含着她耳垂,低笑,“唯唯今天穿的真美,三角的胸衣只裹住一半酥胸,雪白的乳肉颤巍巍的露在外面,一定等着我去吃。”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探到了底下,第一时间发现了内裤的秘密,很不客气的按着洞口边缘。内裤上的小球磨过敏感的阴唇,她浑身颤了一下。
    “唯唯的内裤也好美,小穴恰巧露在洞口,还有按摩的胶球增加快感,小阴核也被遮住了。这就是送我的礼物吗?”他的声音低磁悦耳,仿佛伴着大提琴的广播音。
    说出的字眼却是这样淫绯的内容,她羞的头都想埋下去,无力道:“别说了。”
    “可是我好喜欢,喜欢穿成这样的唯唯,真想干死你。”他含笑道。
    逗够了她,前戏做足了,牵着她软白的手,解开裤子。狰狞的巨龙猛的弹出来,砸在她手心,烫呼呼的。
    “唯唯给我玩了小妹妹,我的小弟弟也给你玩一下。”他今天的言行都很是骚气,叫人承受不住。
    许唯脸蛋红红的,看向他的眼睛,里面的欲望混着深情,浓的能化出来。她一瞬间就安心了,啄在他唇角,“想要你,进来。”
    前戏做的足够久,已经很湿润,穴口汩汩的吐出蜜液。在青筋狰狞的巨物凑上去的时候,阴唇便自发的贴上去咬住。
    被温暖湿润的蜜穴紧裹住,肉棒缓缓进入到最深处,原本松散的褶皱都被撑开变的平坦光滑。肉棒在抽送的时候,也被内裤上的颗粒摩擦着阴囊,从未有过的刺激。
    他粗粗的喘了几口气,不知怎么就想到梦里许唯小小的模样,穿一件浅色的裙子,头上别一朵白色的绢花,眼神倔强又可怜。
    那张美丽的脸渐渐和身下的人重合,心里一阵庆幸,欲望更浓郁了。掐住她的细腰撞向自己,同时劲臀上耸,狠狠的插上去。
    她用力的拽住床单,身上的内衣松散的搭着,来不及脱下,呻吟声破碎不堪。
    他的动作很用力,私处相接,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满屋。每每感觉要被他撞飞出去,就被拽着狠狠坐到肉棒上。
    那样的力道角度,仿佛一根坚硬的棍子直戳戳的捅进身体。穴道里火热的温度叠加,快感电流一般蹿遍全身,刺激的蜜液流了一次又一次。
    他将人抱起来坐在腿上,她没有力气坐不住往下滑,肉棒便进入的更深。里面一个小小的凸起被戳到,她便浑身一绷。
    阴道也不由自主的收缩,夹裹的他又疼又爽,汗水打湿了两人,仿佛从水里捞起来的。他牵着她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上,很清晰的凸起。
    随着他的抽插消失又隆起,借着角度每每被撞在g点上,她受不住,泄了两次,小腹收缩绞紧。穴肉仿佛蚌肉一般缠上来,吮吸啃舐肉棒。
    他突的停下,随即便是暴风雨般猛烈的抽插,许唯咬唇,所有的感官都被抛向了云端。只有身体里横冲直撞的肉棒和快要烧起来的小腹是真实的。
    指甲掐进他的皮肤,她哽咽道:“不要了,够了嗯太快了,啊疼”
    他充耳不闻,死死的掐着她的腰,一边将人撞向自己,一边挺腰迎上去。于是肉棒便进入到不可思议的深度,平坦的小腹上,凸起的痕迹很深。
    密道深处的小口终于承受不住这样凶猛的攻击,颤巍巍的松开了禁制,肉棒趁机猛的戳进了子宫。许唯短促的叫了一声,咬在他肩上。
    他扶住她的背,慢慢的舔她汗湿的脖子,动作间很是色情,表情沉迷。她蹙着眉头,小腹深处火辣辣的,又麻又疼,能清晰的感觉到。
    轻轻吸了口气,夹了一下阴道,感觉他肌肉都绷紧了,哽咽道:“好了没有?”
    他慢慢的平复着,感受阴茎在小穴里被疯狂绞紧那种快要断掉的痛快,紧紧的抱着她,低声道:“唯唯,我想射。”
    她低泣道:“那你射啊,我好涨。”
    其实是疼,龟头上的凹槽恰好卡在宫口,以前从没有停留这么久过。就是日进子宫也是动起来的,这样静静的撑着宫口,感官无限放大,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腹了。
    他还是不动,即使想射精的欲望无比强烈,偏偏此刻他还忍得住,“可是我不但想射精,还想射”
    许唯懵了一瞬,听清楚他最后那个字眼,浑身一颤。那次车震的记忆再次涌上来,过去了这么久,却想不起来当时的凄惨,只有个模糊的影子。
    还记得很爽很疼,但是具体怎样,竟然全忘了。她咬唇,脸上桃花色蕴浓,半晌不说话。他扶正她的脸,看着她欲色渲染的眸子。
    有些失落道:“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
    然后不再说话,扶着她的腰猛的送了几下,抵在宫口射了一泡浓稠滚烫的精液,烫的她又泄了一次。
    事后,他也没出来,抱着她下了地,将人放在洗漱台上,准备洗澡。许唯拉住要转身的于世洲,仍有一丝挣扎,双腿盘上他的腰,低声道:“我还要。”
    他明明才半软,却准备抽出来,她知道他还没满足。他扶着她的腿往出来退,“可是我想先”
    “那你走吧,走了就不要了。”她微微气急败坏道。
    沉默了一瞬,他眼睛亮了亮,“真的?”
    她知道他退出来想干什么吗?不让走,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不是。”她说完就捂着脸,不想理他了。
    劲腰轻轻上耸,半退出的肉棒瞬间又填满了小穴。许唯忐忑着,感觉身体里的肉棒又胀大了,不知是不是他想上厕所的缘故,胀大的肉棒直戳戳的撑满了小穴。
    做的时间太长,穴口的嫩肉微微红肿,赤艳艳的颜色,淫绯又可怜。在粗硕肉棒的对比下,惨兮兮的拉耸着。
    阴茎缓慢的抽插,她坐在洗漱台上,脚不能挨地,只有抱着他才有一点踏实感。
    镜子里的裸背光滑白皙,曲线窈窕,蝴蝶骨妖娆,曼妙的腰线延伸进股沟。浴室里回荡着女人哭泣的呻吟声,和男人粗重又规律的喘息。
    那呻吟时高时低,飞舞的头发渐渐颠乱起来,压抑的哭声又痛苦又舒爽。她都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眼神从颠沛中有一点清明的时候。
    他已经紧紧的抵着她释放了第二次,双臂铁做的一般将她箍的紧紧的,语调压抑,“忍不住了,对不起唯唯呃!”
    被射了两次在子宫里,小肚子已经有一些微微凸起,发胀的感觉很清晰。他话没说完,她就感觉到那硬东西戳在宫口,龟头卡在里面。
    一股液体仿佛从水枪里激射出来,直直的喷向宫璧,又烫又痛。高潮的余韵还没有平复,突然遭受这样大的刺激,整个阴道猛的收缩,像是扭紧的毛巾,痉挛到抽搐。
    这下彻底将龟头吸在里面拔不出来了,小肚子一点一点的涨大,直至凸起像是怀孕几月的模样。
    熟悉的感觉瞬间袭来,肚皮被撑开到硬邦邦的,想将肉棒挤出去,可是一点也不敢用力。她哭着道:“不行了要破了,你出来”
    “出不来了,你吸的太紧。”他咬着牙,其实还有一小部分没尿出来,但现在不敢告诉她。
    小心控制住呼吸,肚子越是难受,小穴越忍不住绞紧,不管是肉棒还是尿液精液都没办法出来。她哭的惨兮兮的,“太涨了,要破了”
    已经怀过一个孩子的缘故,肚皮不像之前紧致,可也只是松懈了一点点,猛然被撑开,还是叫人受不了。
    他却觉得那种兴奋到浑身战栗的感觉又复苏了,干咽口唾沫,他扶着她的腰将人抱进浴缸坐下。这个时候女上位才是能解压的姿势。
    可是他却将许唯放在了下面,低声道:“你放松一点,我做一会儿就可以出来了。”
    她太紧张了,绞的太紧,尤其穴口猛力收缩,肌肉的力道都集中在了一点。他缓缓轻抚高高凸起的肚子,眼眸渐深。
    按着她的腰,艰难的退出来一点,龟头从宫口拔出来,阴道还是吸盘般死死吸着肉棒。轻轻在肚子上按了一下,转移了一点她的注意力。
    她捧着要裂开的肚子,眉头蹙的死紧,咬住嘴唇,果然放松了一点。肉棒缓缓的后退龟头彻底离开宫口的时候,猛的又插了进去。
    这下她是彻底哭出来了,他手上掐着细腰,控制了她的逃离,肉棒退出来一半又缓慢有力的捅进去。与此同时,刚才硬生生忍住的尿意复苏。
    许唯只觉得肚子要炸开了,他越是用力的插进去,肚子就越是涨的厉害。力道很大,撞的她往前送,硕大的肚子前后晃动,已经绷到了极致。
    为了减少波动,只能配合着不再挣扎,两只手也扶着肚子减轻摆动幅度。子宫里尿液精液淫水混合,温热的液体在龟头进去的时候挤压包裹它,出来时又纠缠着不让走。
    他眸色深沉,眼睛紧紧的盯着她高高凸起的肚子,跪在她双腿间,世间都只剩机械的抽插动作。肉棒离开的时候,肚皮能够放松,下一瞬间便被堵回来的液体充满。
    整个肚子都已经麻木了,排泄的感觉占据了所有,偏偏肉棒坚挺,那样强大的液体压力都将它推不出去。
    她捂着肚子,不敢用力,哭着摇头,“不要了,真的不要了,老公求你了”
    身子颤的厉害,一句话说了许久才说完。于世洲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肉棒慢慢的后退,艰难的从穴道里拔出来。
    顿时,小穴里的液体喷涌而出,溅的两人下半身全都是。小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下去,还有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又冲了进去。
    许唯被撞的呼吸一窒,释放的快感被硬生生截断,小腹抽了一下。他被吸的哼了一声,凑到她耳边道:“唯唯,我还没射呢。”
    说完,便又快又猛的干了起来,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肉体相撞之间还有摩擦的水声,整个疯狂暧昧。
    虽然液体释放了一半,但肚子还没从被撑开到极致的痛苦中回神,突然被干,小腹还是涨的慌。穴道痉挛着一直等他射出来。
    许唯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在睡梦中还能感觉到从穴口到小腹深处一路火辣辣的肿胀感,醒来之后浑身酸软的没有力气。
    她睡在他臂弯,眼前是他的手。许唯愣了一愣,仔细看了几眼,果然有很多细小的伤口。都不是很深,却密密麻麻的,甚至还有烫伤。
    她蹙起眉头,低头看见自己脖子上挂了个小东西,是一只小海鲸,用细钻拼的。仔细一看却不怎么精致,她疑惑难解。
    “喜欢吗?”耳后传来沙哑的声音。
    “你送的?”她的声音同样黯哑。
    “嗯。”眼神很温柔,“好好戴着。”
    许唯把玩了一会儿,手酸的撑不住了才放回去,电光石火间想到什么,“不会是你做的吧?”
    他这两月神神秘秘的,手上又有割伤和烫伤,这小挂坠看着价值不菲,钻倒都是真的,手艺却粗糙。
    “嗯。”他点点头,“我做的。”
    本来想今晚带她去吃烛光晚餐,然后送给她,结果没去成。当然吃了另一种形式的‘大餐’,礼物也要送的。
    得到了确切的回答,许唯抱住他的腰,心里又甜又酸,“你怎么这么好啊。”
    “然后?”他挑眉。
    “我爱你。”她郑重道。
    他翻身,捧起她的脸,也是异常认真,“唯唯,我会当真的。”
    “我也说真的。”
    夜深了,许唯已经睡的很香甜,于世洲拿起海鲸挂坠看了许久,低喃道:“信物,我给你了。”
    低头亲了亲她,也睡了。
    ~
    完结啦,再见~


同类推荐: 快穿之男配都是我的光头萌夫辣妻束手就擒蜜爱成婚名门老公傲娇妻冷宫丑妃将门虎媳腹黑总裁狠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