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那村那人那痞子 番外2

番外2

    何进快回来了,半个月之前李绣开始打扫屋子,收拾新铺盖,晒得暖融融的整整齐齐堆了满屋,提前通知何兆跟肖缘回家。
    肖缘看见何进屋里床上崭新的被褥,又从店里拿回来几件新样式的被套,李绣欢欢喜喜拿回去焕了。那一副阵仗太大,不知道的该以为老何家准备娶新媳妇了。
    何支书抽着草烟,默不作声当没看见媳妇忙活,肖缘有时候也帮李绣缝个枕套什么的。当然机器用惯了,她的针线工夫仅限缝补衣裳,做双鞋子勉强能穿,绣花不在行。李绣也不嫌弃,零碎活很乐意交给她。
    婆媳俩商量起花样来,一天天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何兆一本看了一半,天外乌压压沉淀成蟹青色,太阳埋进地平线,偶尔一两声犬吠鸡鸣,田野间传来几声吆喝。
    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屋里静悄悄的,何支书出门往村口看象棋去了。本来铁牛一伙人喊他过去聚,想着平时工作忙,好不容易有假期回家陪媳妇,没待多久就溜了。
    等了半天,一张报纸翻来覆去揉烂,只是觉得没意思。门外头有说话的声音,何兆往椅子上一躺,报纸盖在脸上,睡熟的样子。
    脚步声从门口一直到他跟前,半点没停留继续朝里去了。何兆扒拉下报纸,一看是他爹,怨念道:“何支书,你媳妇咋回事,一天到晚拉着我媳妇不着家,你也不管管。”
    何支书懒得理他,倒一杯浓茶,点燃一根旱烟坐在门槛上,啪嗒啪嗒开始抽。何兆单脚支着藤椅,前摇后晃,漫不经心道:“我哥回来还走不?前几天我听部门里说是市一中招老师,他既然上岸了,又有几年的支教经历,运作运作,没准能成。”
    何支书眯着眼睛,烟熏雾燎中只看见他的脸色波澜不惊,根本没将何兆的话放在心上。何兆向来跟家里没大没小,小时候一犯浑何支书就打,何奶奶护得紧,说是这样活泛的性子吃得开,不准家里拘着他。
    慈母多败儿,好在何兆没歪到哪里去,相当有出息,何支书就不管了。小儿子是个滑头管不了,大儿子看着温温和和的,叫上学就好好上学,叫找工作就好好教书。
    本来循规蹈矩的,最叫人省心的就是他了,哪里想政策一开放,立马跑得不见人影。李绣年年要念叨,苦口婆心的,叫他回来上班,顺便成家,何进愣是抗住压力,该咋样还咋样。
    何支书早看明白了,哼哼两声算是回应。何兆脑袋凑过去,“还叫他走哇,依我说,也浪够了。”嘚瑟道:“娘说的对啊,我哥不小了,该结婚了。虽然不一定像我这么好运气,找了个情投意合的,全须全尾将就着过得了。”
    何兆绝不承认他在幸灾乐祸,想当初他哥凭一人之力,全村的孩子都在他的衬托下活的苦逼兮兮的,尤其是他。他哥多上进,他就多悲催,除了他奶,人人都更看好他哥。
    当然他也觉得他哥挺厉害的,没见多少小媳妇大姑娘都另眼相看,可是那时候连他媳妇也不能免俗,这可叫人情何以堪。要不是气晕了头,也干不出那些混账事,虽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看他哥倒霉,控制不住乐颠颠的。
    何支书敲了敲烟锅,懒得看何兆尾巴翘上天,嘟囔道:“有个屁用,一年结的婚,石头家里抱叁了,瞅瞅你自己,娃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会心一击,何兆顿时焉了,他也怀疑来着,跟缘缘挺恩爱的,几乎每晚都那个。他还暗暗留意她的日子,掐着指头算她什么时候没来,心想该有了,结果没几天又来了。他倒是想去医院瞧瞧,又怕缘缘笑话。
    肖缘抱着一大捆绵穗进屋,视线被遮险些摔一跤,摸索着把东西全扔床上。一看何兆背对着她坐着看书,随口道:“我娘给我买了一大捆棉穗,挺暖和厚实的,等冬天的时候给给你做一件大衣,好好护一下胳膊。再做一双棉鞋,每年都长冻疮,也不知道在外头咋过的,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
    本来这些棉花周桂花交代给她做娃儿棉衣,但孩子这事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说有就有。何兆本来就着急,何必再引着他想那些。
    何兆本来想耍脾气,逗引缘缘哄他一下,听她絮絮叨叨要给他做鞋子,记挂着他随口一提曾经脚冻伤的事,就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是谁,没理也掰扯叁分出来,岂是一点小恩惠就能打动的。
    所以他一动不动,一本正经盯着书,誓要把页面盯出一朵花来。自说自话了一会儿,要以往何兆早腻上来歪缠在她身上,走哪带哪儿。
    肖缘有点意外,但是没有立即做出反应,当做不知道,忙完了再次进屋。何兆还坐在原来的地方,等她从面前经过,半边书挡着脸,溜圆的两颗眼珠子跟着她转,像一只呆猫。
    肖缘没绷住,倒在床上笑,何兆恼羞成怒,像一只大狗猛扑上去,咬在她肩膀上,“我生气了!”
    “你一天比受气的小媳妇还幽怨。”他一边咬一边捏腰上的敏感点,肖缘压低声音,“爹娘在外头呢,快起来。”
    “反正我爹要孙子,正好加把劲儿。”他小声嘟囔,不满道:“我哥要回来了你很高兴?”
    “高兴啊,怎么不高兴。我今天跟娘去村长家做鞋子,才知道娘手艺挺好的,鞋垫子上绣得花真的一样,像我离了缝纫机啥都不会了。”肖缘半点没体会到何兆的小心思,“我跟娘学着做鞋垫怎么样?”
    “学啥鞋垫啊,娘现在可最担心咱哥打老光棍,你赶紧帮忙给她找个儿媳妇是正理。”他哼哼道。
    “好像也有介绍的,今天还说呢,就是村长她外甥女。不过我听说性子骄纵的很,家里不让干啥就非要去干,我是不喜欢那种太自我的人,咱哥温和,跟她怕吃亏。”
    她一说就停不下来,“还有一个,叁姨提的,就是年纪太小了,相差十岁。还是个小孩子呢,成熟一点好,相互照顾,说得到一起去,不然日子多难过。”
    何兆拉耸着脑袋,黑黝黝的头发仿佛失去了光泽,软趴趴伏着,赖在她身上一点动静都没有。肖缘揉着他两边脸,把他下巴搭在自己锁骨上,结果咯得龇牙咧嘴,不满道:“你太瘦还是我太瘦。你也太难伺候了,羊肉太膻、猪肉太腻、鸡肉太油,没见你这么难养的。多大人了。”
    “不管我大多,反正你只准喜欢我。”他不满地扭来扭去,抓着她乱摸,“养不养?嫌我难养也丢不开,快说!”他那一种又生气又撒娇又委屈的口气,是肖缘最受不了的,何况还被他揉来揉去,感觉快化了。
    “你干嘛!”她脸蛋酡红,气吁吁的,眼睛里泛着甜蜜的水色,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我不养谁养啊,我最乐意了,心甘情愿要养一辈子的,不是早说好了?”
    何兆噗呲一声笑了,心口那团矫情的郁气瞬间烟消云散,乖乖巧巧听她说话,“我也没想到,原来进哥真跟杜明月有一段,你还记得那个知青吗?早回城了,娘说哥就是念着人家迟迟不肯成家。我也觉得他两各方面都挺合适,可惜了。”
    “不准你上心别人的事。”理直气壮的很。
    肖缘诧异,“我说你今天怎么别别扭扭的,那不是你哥吗?我还不能问了,再说娘找我当参谋呢。”她揶揄的眼神太过明显。何兆后知后觉脸烫起来,嘟嘟囔囔气气哼哼胡搅蛮缠,“你的命中注定在这里,多看看我就好了。”
    她笑嘻嘻道:“那么,这位命中注定知不知道有个词叫爱屋及乌?”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是独一无二。”
    何进回来那天天气很好,肖缘给开的门,差点没认出来。白白净净的瓜子脸晒成浓郁的焦糖色,整个人锻炼得很结实,笑时一口白牙,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经过这几年的支教生活,掺杂了几许坚毅、踏实,再也不是清清爽爽的少年了,终究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何支书拍拍儿子的肩膀,半是宽慰半是感慨,是骄傲的的情绪。变化太大,一身风霜,受尽辛苦的模样,李绣眼泪止不住,心疼得很,劝了好久才停下。
    不到半天功夫,何进回家的消息传得差不多,不少人闻讯前来,一直到晚上一家人才有机会在一起说话。何进讲述他在外头的所见所闻,家里人都给听迷了,还说他现在就在甘地一个地方教书,哪里的小孩可怜又可爱,聪明又上进,准备过段日子还要过去。
    李绣一听就急了,肖缘是最清楚的,李绣在何进回来前这些日子忙得脚不沾地,又是到处打听女孩子,又是收拾房屋,几乎将家里再办一桩喜事的家当都整理出来。她是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要何进留下来,一个想走一个想留,差点刚见面就争起来。
    肖缘做饭,拉李绣去帮忙看火,何兆就跟何进爬到房顶上去坐着,何兆嘴里叼着根草,“甘地那边听说解放挺慢,家庭承包现在才落实下去,人文僵化厉害,不容易过吧?”
    何进摇摇头,“我又不是去过好日子的,要想轻松哪里不能待?只是人不能觉得过得好就算了,心里的那种缺失感你明白吗?”
    空谷风浩浩的,河子屯在一片弥漫的炊烟里若隐若现,家家户户都在做晚饭。饭菜的香味里夹杂小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吵闹声,谁家喊吃饭的吆喝,这一片人间烟火气融进人的心里,暖呼呼的。
    “你看眼前这热闹,很难想象有些人在吃饭都困难的情况下还想拼命学习走出去,那种感觉”他形容不出来,只是看见那样渴望的眼神,那双决意走遍华夏山河的脚便迈不动步子。他不伟大,不敢保证他的停留有更重大的意义,只是忍不住去投入心血、去经历狂风暴雨,哪怕命运弄人,终究求而不得。
    何兆听罢,沉默半晌,“那咱们娘呢,几年不回来,你不知道她很想你?世上受苦受难的人多了去,你一个一个都管得过来。”
    何进听到何兆如此官方甚至带点冷血的言论,不禁有点生气,“到底是当领导的人,立场不同,我不跟你争这些。不过还是想你们帮忙劝劝妈,雏鹰长大了终归属于天空。”
    何兆也生气了,他难道没吃过苦吗?当兵那几年,受伤时身上溃烂出来一个洞,条件不允许还不是忍着?他难道没见过人间疾苦,不知道这世上有人水深火热?为什么很喜欢战场浴血奋战的痛快,还要回来弄个文绉绉的文员做着。是因为至始至终就明白,个人的力量太小,底层人的呐喊永远是废话,只有站到很高的位置,才有力量。只有你足够重要,你的话语才足够重要。
    一时之间气氛滞涩着,谁也没有说话,肖缘从厨房端菜到堂屋,喊了他们一声。何兆立马甜蜜蜜回了一声,何进听得笑,“怎么说来着?哦,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何兆白了他哥一眼,“你就是吃不到李子说李子苦。”
    “那可不一定,当初我要是愿意,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何进微微笑,人畜无害。
    肖缘对于何兆急吼吼回家的态度不明所以,也没特别重要的事情,单位请假时间没过,回了市里两天后他才去上班。对此何兆的解释是,家里战争面不断扩大,非战斗人员还不滚更待何时。
    肖缘忍不住想打他了,眼见娘跟大哥关系紧张,互不相让,就靠他在中间调和,现在留爹一个闷嘴葫芦,恐怕应付不来。何兆满不在乎,义正言辞,“我哥是一定要走的,我支持,他有教书育人的梦想,虽然杯水车薪,但聊胜于无。留得住人留不住心。”
    所以,为了让李绣精神放松点,还是不要掺和战争了。肖缘不解道:“可是,于私,咱娘也可怜啊,你看她前段时间听说那边爆发洪水,吓得差点进医院。哎,都没错。”
    这样看来,他俩赶紧走了也是好事,支持谁都不对。尤其是肖缘,她善于站在任何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谁的想法都能共通理解,真要劝起来,不过是和稀泥。
    可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想不参与,最后谁赢了听谁的,谁能想到问题自己找上来了。肖缘买完菜回来,赵二科说她家里来人了在等,肖缘一脸疑惑进去,就发现何进坐在小圆桌边,赵二科倒了水给他。
    李绣自己劝不动,想着肖缘跟何兆能帮忙拉回何进这头倔驴子,再说老二俩个恩爱的啥一样,何进见了不信他不羡慕。这要动心了,结婚不就顺理成章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下,跟何支书商量出的最好结果。
    何支书也不想母子俩难得见面,在家里大眼瞪小眼,李绣从感性的角度出发,是真心希望何进能开窍。肖缘接到了婆婆写给她的信,招待招待大伯不成问题,至于劝不劝,另当别论。
    她丢下篮子,连忙把卧室旁边的屋子收拾出来给何进住,又跑了一趟菜市场,买了两斤肉。何兆下班回来吓了一大跳,瞪着何进半天说不出话来。
    何进笑眯眯帮肖缘擦桌子端菜,半点不受干扰,何兆沉默了一回,勉强恢复正常。肖缘看两人有点不对劲,何兆单方面不大理会何进,她给何进夹了几筷子菜,招呼他只当自己家,还承诺有空带他出去周围看看,何进照单全收。
    肖缘悄悄跟进屋里,扯了扯何兆的袖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臭,哥好容易来一趟。”
    何兆张口要说什么,到底心平气和道:“我又没说啥,我知道他在外头吃了挺多苦,你做了一桌子他喜欢吃的菜,我挺高兴的。我还谢谢你呢,他确实辛苦,我上班,要辛苦你照顾照顾我哥。”
    何兆也纠结呢,有些话却不好跟肖缘讲。他还记得何进那天在屋顶上说的话,当时就怒了,差点气得跳起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质问,“你什么意思?”
    缘缘是他辛辛苦苦追到手的,就算当初有很多龌龊,经过这么久,结婚也几年了,缘缘早喜欢上他了。何进想干什么?他想抢不成,何兆平时挺冷静的一个人,只是不能遇到肖缘相关,肖缘就好像是何兆的智商开关,当他意识到某件事危机爆表,智商便‘duang’掉到谷底。
    何兆这几天回来都很早,几乎下班时间才过了几分钟,他便出现在家里。肖缘买菜回来,好几次他都先进屋,只当是想好好陪一下大哥。
    何进看弟弟如此如临大敌,如同一只被侵犯领地炸毛的猫,心里那点跟家里吵架的郁闷消散了些。偏偏又坏心眼,任由他焦躁苦恼,听说有个古园开放,还邀请肖缘去逛。
    肖缘答应了,何兆立马表示他可以请假,毕竟兄弟俩难得一处。何进不置可否,坦荡荡任他施为,肖缘诧异,“前几天还说有个大检查项目,有可能出差呢,你能请假?”
    “啊,何兆要出差,那我恐怕不方便?”何进意外道。
    肖缘比何兆先答话,“不用,哥你玩你的,家里事情有我呢。他出差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何进坦然接受了,何兆气得牙痒。肖缘洗完碗,见何兆坐在石架子上面看书,给他点了一盏灯,倒了一壶水。悄悄摸进来找何兆,捏捏他耳垂,“很累吗?有气无力的,又是什么棘手的事,帮不上忙我也能给你分析分析啊。”
    何兆抱着肖缘的腰,小声道:“缘缘,你怎么这么好?”好到看见的人都想抢,他想把她藏起来了。
    肖缘怪不好意思的,“就你觉得我是宝,指不定换个人还嫌弃我事儿多呢。”
    “没有。我不准你说我的缘缘不好。”唉,他好像赶何进走啊,可是要懂事、要友爱,太难了。
    沉默了一会儿,肖缘突然说,“接触下来,我觉得咱哥挺厉害的,想法坚定。认定的东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恐怕娘真拿他没办法。”某种东西已经成为人生信条,给予他的力量足以抗争世俗的孤独、压力,很让人敬佩,也很让人担心。
    何兆的心砰砰跳,“既然我哥那么好,一定会找到个一辈子对他好的人,是吗缘缘?”
    “那当然。一定有人爱他胜过爱自己,那个人还在等他呢。”
    “缘缘,你说得我都信。”他安心道。
    何进放下书,盯着繁星累累的天空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那扇泛着橘黄灯光的小窗,心里忍不住泛起羡慕的感觉。但也仅此而已。
    “缘缘”腻歪了一会儿,身上蹭出火来,何兆忍不住了,小声在肖缘耳边暗示性呢喃。肖缘抓住乱动的手,商量道:“再等等,哥还没走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怪丢人的。”
    “那他一直不走,我就只能忍着了?哪有这样的道理,不公平!”何兆气愤愤地控诉,对于肖缘的推拒很是不满,他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呢。
    “待不了多久的,就是几天而已啊。就当为了我也不成吗?”她眼巴巴的看着他,想象着要是那时情动的声音被何进听见,简直要命。
    “可是我都忍好久了,之前回去你也怕给爹娘听见,冷落我好久,现在又这样。”前后算起来有半个月没亲近她了。不想的时候还不觉得,一旦想要了,浑身如同蚂蚁嘶咬一样痒飕飕。
    “那、那我帮你吧”
    肖缘翻身骑在何兆身上,将他推回去躺着,何兆兴奋地眼睛发亮,肖缘不让他看,拿过衣裳捂住他的眼睛。黑暗中,有湿湿软软的东西从脖子一路往下,在胸前两点处停了许久,噬咬、吮吸、舔弄
    从小小的地方聚集起刺激的细流,忽而向外发散,蹿过每一寸肌肤。那双柔软的手并不安分,挑着指尖,指甲轻轻沿着胸口刮向小肚子,原地打转。
    细微又蚀人的刺激绵长不绝,感觉到小兄弟突然被抓住,肌肉本能绷紧。那一根朝天柱耀武扬威高高翘起,雄姿矫健。
    双手握住肉棍,先在龟头处舐了几下,而后又做了几次深呼吸,毕竟是第一次。闻了闻是什么味道,就感觉热乎乎的气浪扑在脸上,这才一口吞入嘴中用鲜活的舌头在肉棒四周来回搅动。她只觉得着肉棒在她的嘴里,一涨一突的,每涨一次就向上挑一下,好像不服于被玩弄。
    不同于埋入花谷的另一种感受,随着龟头被含住迅速突击开来,柔软灵活的小舌缠住柱身,照顾到每一根敏感的神经。牙齿合成一圈,从根部滑到龟头,蚀骨的快感淹没了理智,忍不住发出压抑、低沉地哼吟。
    肖缘听见何兆的叫声,吓了一跳,想立起来身来,被按着头动不得。他咬牙,狠劲儿挺了一下腰,往后缩着腹肌,这样才觉得浑身紧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无法形容的爽意快感使他紧张,又疯狂放浪。
    他梦一样的呻吟喘息,浑身放松紧扣住床单,细细地感受她带来的无法替代无法描述的癫狂弥乱。他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种无法表达的甜头,太舒服、太愉快了,那种轻飘飘快感洗刷过每一条神经的感觉,好像神仙飘荡在云中。
    直到最后的时候,有什么紧绷的东西倏忽断裂,酸麻的刺激如山洪爆发,往外喷涌。两腿缩张,全身蠕动,绷紧又放松,血液沸腾。脑子里仿佛放炮竹,噼里啪啦、白光乱闪。精关大放,封闭的热流在欲望被满足攀到顶点的时候,悉数释放。
    肖缘悄悄出门漱口,见何进屋子漆黑又安静,忐忑不安又自我安慰般舒了口气。实在是何兆今晚太反常,她从未在他主动的时候听过他发出那样的声音,叫人面红耳赤,浑身燥热,又忍不住想听更多,连带着她的身子也开始痒起来。
    他一副没缓过来的样子,大口喘气,脸上又红又烫,额上挂着晶莹的汗珠。仿佛喝醉了一样眼角发红,视线不知望着何处,聚不拢焦。
    肖缘刚坐上去他就靠过来,抱着她的腰依恋的味道十足,小声哑着声音嘟囔,“缘缘,好舒服”她第一次主动,还用嘴。想来,该是心理的安慰快意大于生理的。
    肖缘还有些不好意思,缩着身子躺下去,小声笑,“现在满意了?”她有点担心,动静挺大的,何兆还叫了,叫得那么舒服、畅快。
    何兆早上起得有点迟,精神却很好,笑容满面、春风得意,恨不能上院子里打一套拳。这种亢奋的状态直到看见何进出门,对方眼下青青的,似乎没睡好,嘴边起了一个小泡。
    肖缘问何进是不是起火了,她去买点凉茶,何进扫了何兆一眼,无视弟弟傻缺兮兮的得意,只觉得这臭小子叫人好气又好笑。吃完饭就回自己房间写信去了,他这趟回来,还准备带些东西过去,只是薪水不高,着实遇到了难题。
    肖缘将何进的烦恼看在眼里,是想帮忙的,何进大方说了,她直接道:“这也不难,本来铁牛收废品,书书本本的就不少。诺大一个市,还怕找不到废书废纸吗?明儿我就去问。”
    何兆发现了,肖缘这几天跟何进早出晚归的,他警惕极了,各种刺探在干嘛。肖缘道:“大哥想买书带出门,量挺大的,只能打废品的注意,我们正在找呢。”
    这一天,两人兴高采烈的回来,说来也巧。肖缘服装店一个供应商跟一家图书馆相识,那家的图书准备换新,原本潮湿、缺损一大批有问题的图书急需脱手,双方一合计,各取所需。何进以极低的价格买进,如同平白无故捡了大便宜一样高兴,喜形于色。
    “我代表那边的孩子们谢谢你,小缘,你帮了大忙了。不要跟我争了,钱让我自己出吧,现在的结果我是想都不敢想的。”他脸色黑红,满眼真诚,豪情万丈。
    肖缘一直觉得何进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只是没有亲身参与,体会不到他的那种成就感。心情复杂,“哥,让我也当一回好人。你知道,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以后再需要图书,只管联系我就是了。我也想尽点力,攒攒福分。”
    何进感慨万分,忍不住上前抱了肖缘一下,“小缘,多谢的话我不说了。何兆能跟你过一辈子,是他的福分。”
    何兆进门,看见何进抱着缘缘,一脸感动的样子,嘴角撇了一下,大声喊肖缘。
    肖缘拿过何兆的包,转身进了屋,何兆立马朝何进怒目而视,就像一只被抢占领地的小豹子,凶神恶煞,随时准备扑上去撕碎敌人。
    何进想拍拍弟弟的肩膀,不要紧张,奈何何兆防范的样子太流淌于表面,只得作罢。他顶多再待两天就走,到时候何兆自然明白他一点威胁都没有,至于前几天胡诌的话,完全是何兆嘚瑟的样子太欠扁,让人忍不住想收拾他啊。
    肖缘在何兆盯着她第五次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你干啥啊?杵在这里跟樽菩萨一样,看书也不去,听广播也没兴趣,浇花也懒得动。挡我路了。”
    每次一发觉他盯着她发呆问起总有各种理由,找的事情都不满意。“你跟我哥这几天出去忙什么了?要不要我帮忙啊,说说呗,跟我可千万别客气啊。”
    肖缘嘲笑他,“脸上的不服气收一收,更有说服力一点。”
    “我认真的,哼,我有理由怀疑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简直在污蔑我。”他装作指责她的样子。肖缘笑他别演了,然后把何进买书的事情讲给他听。
    何兆不闹腾了,对何进客客气气,先前别别扭扭的矛盾收敛起来,惊得肖缘以为他又怎么了。要说何兆在外面和在家里完全两种样子。身在政府部门工作,顽皮在脸上,聪明在心里,跟谁都处得好,感觉挺如鱼得水。只在她跟前的时候没脸没皮、胡搅蛮缠,肖缘一直很放心他。
    就这两天他跟何进单方面生闷气,只当兄弟俩就这样的相处模式,有点不大礼貌,好在从她这里补补漏,至少没有怠慢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的何进。何兆突然又正常了,惊喜之余,恐他又有突发奇想。
    何兆听完肖缘的分析,有些窘了,原来都被缘缘看在眼里了,他嚷嚷,“谁叫他惹我的,就是他不对,你不准帮他说我。再说我不是改了吗?”最后这句底气不足。
    “哦,你改了,人家都要走了。遇上你这弟弟,从小你哥肯定特别吃亏,因为懂事嘛。”肖缘调笑。
    何兆立马想到肖缘之前的处境,心里又为她不平了,抱着她承诺,“缘缘,我一定好好爱你。我现在变好了,也没人比咱们俩更适合对方,你可答应要一直守着我的。”
    肖缘不想说话,她现在有理由怀疑何兆一定有被害妄想,总是害怕有人要破坏他的婚姻,挖墙脚。无语道:“你就算对我的操守不放心,也别把我构造的魅力无穷好不好,我是什么难得的人物,人见人爱的?”
    “我没不放心你,我是不放心别人。”
    “那你更不用担心了,就算有一片漂亮挺拔的林海,已经在你这颗歪脖子上吊着了,就认定了,还能怎么滴?”
    他怎么会是歪脖子树,整好也是一颗笔挺笔挺、梆硬梆硬的水杉。然后梆硬梆硬的水杉一闹起来,就真硬得受不了了,顺势搂着媳妇光明正大扑去床上。
    叁两下剥开衣裳,只顾着伸手下去揉了两把,像捣水一样在穴沟里上下的搅动,接着张牙舞爪的硬挺迫不及待凑上去。阴唇外有一条泥鳅在不停地滑动,尤其滑到小穴核里,立即全身瘙痒起来,她推拒的力道慢慢变小,甚至迎合上去。
    往后撤了一点,手握肉棒猛冲下去,不偏不倚,正中红心。只听短促意外的一声‘啊’,肖缘浑身颤抖,好像一只滚烫烫的钢枪直插入自己的心脏,一股透体钻心的激爽,漫延了全身。
    随着他按耐不住的急操猛干,她娇喘吁吁小声叫起来,一股热浪从小穴里发出,迅速向全身每一根神经窜去。随着强烈的刺激,她不由自主发生一声声尖叫,用手背抵着嘴,牙关紧咬,又不知是疼是爽刺激地眼睛发酸流泪。
    肖缘想喊何兆慢一点,她不想叫的太大声,他完全顾不上说话,动作激烈地她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实在招架不住,强烈洗涤神经般地酸麻和瘙痒叫人舒服地忘乎所以,两只手握成拳头,不住在何兆背上捶击着。
    何兆跪在肖缘两腿之间,两只手握住她的腰,视线往下,平坦结实的小腹上两颗饱满雪白的乳房仿佛波浪,上下不住颠颤着,那样的弧度力道似乎下一秒就会飞出去。
    狂抽猛送间,鲜红的嫩肉,被粗大的肉茎插挤得翻出深陷不已,软绵绵的花心更是被撞得颤抖不停
    这边屋里水深火热着,何进听到那一声声压抑至极更加诱人浑身燥热的呻吟,借着微弱的月光往高高凸起的被子上看了一眼。深深吸了口气,不听不想,可是安静的夜里,婉转哭泣的女声无孔不入,搅动心弦荡漾,口干舌燥。
    右手忍不住探下去,扶上那难以想象的粗硕时,自己先吓了一跳,即使有情难自禁的时候,何曾欲望高涨到如此不容忽视的地步。想象着圈住阴茎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无比柔软、无比湿热的小穴,随着耳边时快时慢的呻吟,伴着那节奏,上下套弄
    只听那声音越来越高昂,哭音靡重,甚至含含糊糊混着求饶的话语。他的身子剧烈颤抖,连带床架随之起舞,一股陌生的热浪爆发,一阵紧似一阵的快感攫取全部理智,脸颊发烫,脑门出汗,头皮紧绷。突然强烈一股爽意攀上高峰,浑身一僵,紧接着马眼打开,大股白灼激射而出。
    他脱力般大口呼吸,短暂的爽快之后迎来巨大的空虚,再听那边被捂住一般的小声啜泣,何进苦笑。他想,他娘赶他进城,近距离感受成家之后的美满生活,自己产生结婚的面头,这一刻是成功的。
    要不就结婚之后再出门?他可以带着媳妇走,本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有那么个人照顾他,在寂寞时也能说说话。最重要的,他何尝不对那事好奇,跟媳妇欢好不是天经地义吗?
    冷静之后,他又觉得自己当真被蛊惑了,他并不认为何兆的好运气自己也能拥有,情投意合、天作之合说得容易。他又有什么权利带人家姑娘背井离乡去吃苦,分明连自己的日子都还囫囵着。
    何进急着走,说什么也不在何兆家里待了,苦留无果,肖缘只好帮他打理行装。顺便抱怨何兆态度恶劣,何兆委屈巴巴的,有苦难言。
    何进走得这天,李绣哭着忙前忙后,将东西点了好几遍,总觉得委屈儿子了。何进自觉对不起他娘,满足不了她的心愿,非走不可,李绣说什么他都听着。
    因为何进带的东西太多,几大箱图书封好之后数量可观,何兆找人联系了跑外省的一辆货车,帮忙把何进送到甘地。怎么进山,又找了个熟识的脚力跟何进一起上路,把人送到了再回来,费用是肖缘商量好的。
    那个早晨,家里人全部送何进到官大道上,望着众人关切、依依不舍的目光,吹着清爽的晨风,何进无比清晰自己的理想。他带着温暖希望,远赴痛苦的泥地池沼,去帮助别人重塑照亮黑暗前路的火炬,不畏艰险、不辞辛劳,浑身的干劲与力量。
    还有一个养娃的番外,顺便交代一下何进后续,就更完了,开心ヽ(^^)


同类推荐: 快穿之男配都是我的光头萌夫辣妻束手就擒蜜爱成婚名门老公傲娇妻冷宫丑妃将门虎媳腹黑总裁狠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