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鱼骨头 番外九

番外九

    水龙头哗啦啦流着凉水,高子默往篮球短裤和内裤打上肥皂,不太熟练地搓出细细密密的泡沫。
    他都快要服气自己的厚脸皮了,十几年来哪曾试过这么死皮赖脸地干着这种流氓事?
    但对骆希来说,不流氓一点还真不行。
    两人之间的试探就像跳着探戈,你踩前一步,我后退一步,你往左,我往右。
    非得像个臭流氓,把她死死箍在身前,才能拉着她坠入背德深渊。
    回到房间的骆希第一时间冲进浴室,在水龙头下一遍遍的冲手。
    洗了几次,闻一闻,一股有些陌生的味道。
    她又挤了些洗手液,把指缝掌纹仔细搓洗了一遍,但还是洗不去那种濡湿感。
    少年的精液浸透布料沾湿掌心的那种濡湿感。
    她索性决定再洗一次澡。
    可褪下衣物时,她发现,底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透了,香芋紫的布料被透明黏液打成薰衣草紫。
    糟透了,骆希心想,自己居然给个雏儿整得不上不下的。
    营地的行程结束,男孩女孩在主题乐园玩得疯狂,佛罗里达州炽热的阳光在他们身上肆意舔吻。
    因为脚踝肿胀行动不便的高子默,郑谦乐还特意给他租了轮椅,高子默本来就不太愿意玩这些小孩子的游乐项目,现在更能名正言顺地坐在树荫下,听着过山车和尖叫声呼啸而过。
    还能光明正大指明要骆老师陪着“照顾”他。
    高子默抓住任何一个能耍流氓的机会。
    例如别人在看花车巡游的时候,他就拉着骆希在残厕里接吻。
    魂牵梦萦的人儿如今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拍打着他的胸膛控诉他的疯癫狂妄,最后软着身子趴在他胸前,满脸酡红地投降。
    又例如,在大巴最后一排,他的怪手会钻进骆希搭在大腿的防晒衣下,隔着牛仔裤,在她膝盖和腿肉上作着隐形的画。
    再例如,晚上用些蹩脚借口把骆希骗到房间里,哄她帮自己撸的时候,十分“不小心”地把腰间浴巾扯松弄掉。
    没隔着布料的柔嫩触感让小兽吐水吐得更凶了,一开始高子默还得带着骆希双手动作,怕让她给逃了,到后来他发现自己即便松了手,骆希也依然抿着唇给他打枪。
    乖巧的模样,让高子默胸腔里也被烧得暖和。
    腥白的精液射了骆希满手,还有星点喷溅到她下巴唇角,他正要伸手去拿纸巾给骆希擦,却见她双眼迷蒙,探出嫣红的舌尖将唇边的精液舔走。
    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明明是他紧盯着自己狩猎范围里的猎物,但高子默偶尔总会有种错觉,觉得他才是骆希的猎物,被她捏在掌心里掐得死死的。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吃了谁。
    夏令营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尾声。
    最后一夜的房间里依然没亮灯,落地窗外的纽约夜景华灯璀璨,帝国大厦的尖顶上挂着一弯血月,像吃人的妖怪咧着嘴笑,看房间里的两人影子纠缠在一起,在白色床单上疯长出一片带刺的玫瑰。
    骆希身上的缎面连衣裙被揉得布满皱褶,裙摆早已缩到腰腹上,蕾丝内裤曝露在空气中,高子默手压着她的后腰,有时手指会从裙摆溜进,指尖勾了勾内衣下缘的织带,又很快逃开。
    骆希被他弄得好痒,腰肢扭动,忍不住把胸部往高子默身上送,内衣带子每一次抽弹在乳房边缘,都震得她小腹发颤。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撇头躲开高子默的吻,气喘吁吁,被沾满黏腻前精的手指放缓了速度:“唔……你今晚怎么这么久,快点啊,我手酸……”
    女人烧烫的嗓音让高子默鸡儿乱跳,他捏住骆希的下巴,大力含住她被吃得快要滴血的嘴唇,把她吻得双肩颤抖才松开她:“帮我含一下好不好,骆姨……”
    “不行、不行……”似乎还在坚持着底线,骆希摇头,耳坠的金线在黑暗中摇晃出弧光。
    “就一次,”高子默亲吻黑鸦睫毛在她眼睑下投下的剪影,哀求道:“已经最后一晚了,我也想帮你舔,骆姨是不是忍得很辛苦?帮你泄出来好不好?”
    他把骆希的底裤抓成一束,嵌在两瓣臀肉中上下拉扯。
    粗糙的蕾丝在穴口和阴蒂处蹭磨,快感断断续续并不连贯,骆希难受得咬唇,高子默见她满脸情动,指尖终于滑到散着潮热湿气的穴儿处,拨开布料沾了些水。
    “呵……你看,骆姨全湿透了。”
    他用沾湿的手指剥开骆希两瓣嘴唇,把淫水喂进她嘴里,指甲逗弄搔刮着小巧湿润的舌尖,笑着问:“甜吗,骆姨?”
    骆希横了他一眼,牙齿作势往他指节上咬。
    高子默也不退,由得她咬,戏谑道:“现在先咬,等会含的时候别咬啊。”
    *
    “高子默!不行!你刚刚说,用嘴含射就结束了……啊啊——”
    骆希跪在床上,墨绿色连衣裙和同色系底裤已经被丢到床下,是海底飘摇的绿水藻,潮湿腥甜的味道吸引着海底生物的聚集。
    胸衣背扣被高子默解开,吊带松松滑到手臂处,骆希胸前倒坠的白乳是摇晃不已的双圆月,上面还沾了些许白浊,被高子默当成牛奶乳液涂抹开,散着淫靡气味。
    他趴伏在骆希背上,用指尖采摘着月亮上染血的桂花花苞。
    拉扯,捻逗,揉捏,乳尖被少年玩弄得肿立,骆希太敏感,发软的腰肢凹成新月,忍不住的嘤咛从齿间渗出。
    “可是你还没泄,手指喂不饱它啊……”
    高子默张口去咬她的肩膀,扶着刚射完不久又已经硬挺的阴茎,在湿透的穴缝处划拉。
    骆希心惊,赶紧阻止他:“不要留下痕迹,明天要回国了!”
    高子默听出了别的意思,挑眉:“那是不是只要不留下痕迹,就让我肏了?”
    刚才用手指探索过的小洞,这时已经闭合起来,只有肉唇颤巍巍地蠕动发抖。
    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
    红涨的龟头撑开花唇,找到那个渗水的穴儿,挺腰,塞了小半个龟头进去。
    要命,贪吃的小嘴才刚吃了头,就不停收缩蠕动,高子默狠咬住槽牙,忍住想要继续往前挺的冲动。
    他哑声问:“真的不想要吗,骆希?不要的话,我就停下了。”
    骆希的呻吟带了丁点哭腔,喘出的热气全闷在枕头里,她给高子默含的时候已经满脑子全是这根玩意在自己体内捣鼓的画面,光想着都能淌了一地水。
    “想要吗?”高子默退出一点,再重新顶开穴口。
    “……唔……”
    高子默往里头送进半根肉茎,速度好慢,似乎连怎么撑开肉壁上的褶子都能感受到,他呵笑一声:“唔什么,好好说话。”
    他作势又要将阴茎拔出,可小肉穴咬着他不肯放。
    骆希脸埋在枕头里不说话,臀腰却已经开始扭晃起来。
    诚实却又淫荡,好讨人欢心。
    讨高子默的欢心。
    “骆老师就是上面的嘴巴硬,下面的小嘴,好软……”
    高子默索性一口气撞进她最里面,小腹啪一声撞到软白臀肉上,这下他完完全全被包裹住了,眉毛舒服得像黑鸟展开翅膀。
    光是这样泡着他都觉得好舒服,肉茎沾满了黏糊糊的水儿,抽出挺进的时候,挤出的汁液打湿了黑蜷毛发。
    高子默都搞不懂,怎么会有那么多水,骆希像藏了块海绵,一挤一捣,就会淅淅沥沥渗出汁。
    他被层层软肉绞得过分舒适,更卖力冲撞,渐渐的,骆希的娇吟越来越大声:“太快了……你慢点啊……”
    少年没什么花里胡哨的技巧,直出直进的冲撞骆希也很受用,甬道深处很容易就被捣得酥软发麻,久违的快感从小腹开始,一点点漫上胸腔,喉咙里挤满了淡奶油,堵得她连呼吸都快要忘记。
    高子默拨开被汗水贴在她脸侧的发丝,亲吻她被情欲染上红晕的眼角。
    她的眼皮薄薄的,像金鱼半透的尾巴末端。
    “慢不下来呢……你别光顾着哭啊,是舒服还是疼?你得告诉我。”高子默刚才发现了她深处一块小软肉,只是狠顶了几次,骆希腰塌得更软了。
    他往深处再顶了顶,骆希立刻猛摇头:“舒服、舒服的,你别再进了……好深,太深了啊……”
    “舒服就好,我也好舒服。”
    他吻了吻骆希的唇,嘴里乖巧应着好,腰胯却撞得更狠了,像是还想要瞧瞧那深处还有什么秘密。
    帝国大厦上的红月不知何时被乌云遮挡住,正处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在泳池旁狂欢。
    Ja拨了几个电话给高子默都没人接听,便上楼去了他房间。
    门口挂了「Do  Not  Disturb」门牌,美国小伙挠挠头,还是决定不打扰高子默休息,折返坐电梯回到池畔,加入了派对。
    毕竟夜还好长,好长。
    ————作者的废话此书来源网址:Ρο1⑧M.℃ом(po18m.com)
    后会有期:)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眼里月色(1v1 H)招惹(1V1)_御宅屋璧水(师徒)_御宅屋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番外现代合集水到渠成[番外]_高h全息打炮软体1v3_高h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