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双夫_御宅屋 rourouwu.US 他的血,他的泪

rourouwu.US 他的血,他的泪

    景姮感觉仿佛沉入了一个更深的梦境,一时是她毒发痛的在地挣扎,一时是姜琼华说要提防邓王后,一时又是满身鲜血的刘烈将最后一刀送入了心口……
    迷迷离离,浮浮沉沉。
    她看见了繁华的长安,也看到了许多的人,他们朝她争涌了过来在说着什么。
    刘濯说:我用了十七年的时间等一个人,从她蹒跚学步至她豆蔻年华,倾尽我心,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哪怕她的嫁衣不再为我而披,我依旧爱她。
    刘烈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笑的样子,若是哪一日我真的没了这里,那阿婵能不能再笑给我看?
    殷离说:阿婵,我若是赢不得他们,死也会带着你一起的。
    刘甯说:恨我吧?你也该恨我的,若非我从中作梗,你又怎么会忘记一切,如今我等不住了,只想和你一起,哪怕是死也不枉。
    这一生太过纷乱了,她被闹的想逃,逃离这些浓烈的爱和恨,痛和欲,不断的下沉中,她无声的看着那些离她渐远的人,谁都想抓住她,却是无法。
    这一次景姮看见了未曾出嫁的自己,她在告诉殷离不想太早成婚,甚至还想解除婚约,因为她觉得恒光哥哥并不似表面那样的温柔,她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喜欢他了,相比之下她更喜欢殷离一些。
    “若是同阿离哥哥成了婚,就可以一直住在家中了!”
    十五岁的她,并不想如从母那般,远嫁去广阳。
    殷离惯来宠她,自然是答应,只是那时的他目光里还有她不曾发觉的哀伤,景姮也从不知在侯邸中不起眼的殷离哥哥,还有另一重重要的身份,他也注定不能留在颍阳候邸的。
    “阿甯我不想嫁去广阳了,恒光哥哥纵然千般万般的好,可我只当他时兄长……还不及阿离哥哥呢。”
    “阿婵是喜欢那个殷离吗?”
    “应该是喜欢的。”
    如碧的树荫下,景姮笑的盈然,透红的面颊好似染了胭脂般,更像是点中了心事的羞怯。刘甯在看她,也同她一起笑着,只是那笑添染了爱而不得的怨恨。
    在景姮离开后,刘甯才缓缓道出了心里的话来。
    “阿婵,我可以容忍你嫁给你不爱的男人,你万不该想嫁给殷离呀,你怎么能喜欢他呢?我得不到的,他凭何能得到!休想,你休想!”
    虚无中,景姮看着这般的刘甯,也忍不住的后退。
    那时殷离知道自己尚有一阿姊,他便想出长安去寻,新平并不远,他央着景姮同他一起去,却万不能告诉任何人,于是两人计划周密的趁夜离府。
    不能走!不能走!
    无论景姮如何喊,也没能阻止年少的他们,而因爱生妒的刘甯也知了此事,早已送了消息给刘濯,故意歪曲事实,两人刚至新平便被抓住了。
    “阿婵这是要和他私奔?”
    刘濯是面沉似水,清冷依旧,刘烈却已恼的拔了佩剑,直接朝殷离挥去……
    那一夜他们撕碎了一切,一同将她狠狠侵占,而后几日也囚禁着她,直到灌她喝下了失忆的汤药,让她如同稚子一般,忘记了一切,婚事改易,很快她就嫁去了广阳。
    在那里,她起初与姜琼华交好,却不想她竟是喜欢刘濯,暗中几次谋害于她;姜太后更是不喜她,总是想方设法的磨她,刘濯刘烈只得倾心相护。
    即便如此,景姮也不愿再待在广阳,她要同刘烈婚绝。
    至此时景姮才发现,这似乎并非她这一世的经历,不过很快就变成了差不多,三人又乱在了一起,只这一次的她性格更犟,无论刘濯刘烈如何,她始终没有动心。
    四季里病重的刘濯,总在最好的时光带她出游,满怀恨意的她不露一笑,还联合了殷离杀他,哪怕受了伤,刘濯也依旧不言语,只静静陪在她身边,终年的越发孤寂。
    日夜总繁忙的刘烈,处理完堆积成山的政务,还要衣不解带的照顾生病的她,不管景姮如何将药碗砸在他身上,那个曾经脾气暴虐的王太子只会默默承受,再去亲手煎药来喂她。
    可是,她的恨意依旧。
    几年后天下大乱初定,刘烈成为了皇帝,一腔欢喜的来广阳迎接景姮入长安,却不想邓王后早知三人事,亲手将毒药倒进了景姮的茶汤里,她欣然饮下。
    长芳殿中她痛苦的等待死亡,可万万没想到奔赴而来的刘烈,竟然选择了更惨烈的方式与她一起离开。
    “这一刀,还当初迫你之恨……”
    “这一刀,还长久囚你之恨……”
    “阿婵,不恨了好不好?……我只是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早已死去的景姮却是再也无法回答他了,而眼看着这一切的景姮已是哭笑不停,她多想告诉他,不恨了,恨他们真的是太累太累了,她不想看见他鲜血淋漓的样子,她喜欢那个年少轻狂,倨傲峥嵘的广阳王太子。
    姜琼华曾问过景姮,可有见过刘濯落泪?
    景姮终于见到了。
    他的那滴泪落在了她的骨盒上,也悲怆的直落入了她心头。
    “这一世独留于我,下一世再不允了。”
    三十岁那年,他驾崩了,死时怀中抱的还是她……
    作者菌ps:差不多可以完结了,嗷嗷~把前面的事情解决一下,后面就是甜甜番外了,啊啊啊,从去年开始码字状态就不对了,一直断更,难为追文的小天使们了,新坑争取多存稿,让你们追的舒服些~
    他回来了(大结局)
    是姜琼华奉了药来,她早知景姮恐是逃不过邓王后这一劫的,便在慎无咎离开时,向他讨了解烈毒的药,她看着刘烈亲手为景姮服下。
    “阿婵怎么还不醒?”他重复低喃着,好似呓语般,手指抚着景姮苍白的脸,往下的兰襟上还有斑斑血迹,早失了温度的颜色深的灼目。
    姜琼华也神色凝重,轻声道:“陛下,无咎曾有言,此药有奇效,服下后需静心等待的,娘娘一定会安然无恙。”
    殊不知这一等就是整整五日,好在景姮是醒来了,一连观了前世今生,她快分不清现在是何时何地,只是看着刘烈快步跑过来将她抱起,她才颤抖地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
    “阿炽?”
    “嗯!”他抱的用力,生怕她再无了声息,强悍而恐慌的抱紧,重重说着:“景姮你可真狠心,明知是毒汤也要喝,你休想离开我们,谁都不能带走你!”
    又能听见他的声音,感受到他的呼吸,大梦初醒的景姮只觉踏实极了,虚弱的笑道:“若不能和你们在一起,还不如喝了那碗毒汤呢,阿炽,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里你和我都不在了,只剩下恒光哥哥一人,后来他也没了,真的好难受。”
    昔日,刘濯为了还她之恨,明知是毒也毅然饮下。
    现下,从母只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做个合格的皇后,要么死,她自然是选择了后者。
    幸好现在和上一世发生了很多变化。
    “你说了是梦,梦都是假的,快些忘记,若是让王兄知道,他才会是最难受的那一个。”刘烈吻了吻景姮的额头,心终于是落了下来,臂间这一抹柔软,真是教他舍生忘死。
    虽则知梦不会成真,他也忍不住设想了一番,若是只剩下他一人独活,那该是如何的孤寒冷寂,便是坐拥天下又有何用?
    景姮出神的望着他,他俊冶的眉宇间是与梦中如出一辙的温柔,只是没了淋漓的鲜血,她抓紧了他的手臂,将脸埋入了他怀中去,须臾才幽幽说道:“对,梦都是假的。”
    邓王后的做法,景姮且能理解,上一世她毒杀景姮后,便终生被幽禁在这广阳宫中,看着次子惨死,再看着长子早逝,日日痛不欲生,那些悲剧无法再变,这一世却重新开始了,那毕竟是刘濯与刘烈的母亲,她也不愿教他们难为,便恳请刘烈不要再追究下去。
    又几日,待景姮情况好些了,帝驾终于离开了广阳,自此景姮再未见过从母邓氏。
    同行的还有姜琼华,景姮有意问起她是否知道前世之事,未想她竟然讲了真话。
    “我知的,前世也是我对不住你们,将所有事告知了王后,她才对你起了杀心,后来长公子不允我死,将我流放去了塞外,我年年月月无不悔恨,最后一次被召回长安见到陛下,不过五日他便驾崩了……阿婵,对不起。”
    刘濯那样无情的人,始终是不会看她一眼的,想通了之后,这一世她便努力弥补,想让这三人好好在一起。
    “前世今生,有因有果,这次你亦救了我,对了,你可知前世殷离如何了?”现下景姮最挂心的是刘濯,前世此时他们还未平定天下,更别说出兵匈奴了,而梦中她也未曾看到殷离,这一战还不知刘濯的吉凶。
    “我记得前世天下大乱时,殷离便以秦国公孙的身份召集旧部,待长公子登基后,他便率部投了匈奴,那时我就在塞外,日日看着他们打仗,尸横遍野……听闻他是败了,带着王姐赢姣一起逃亡,有人说瞧见他们出了海去,先秦曾有书传,东海有仙岛,也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又可否找到仙岛。”
    “竟是如此……”
    五味杂陈,景姮一时再未言。
    又是一年夏时,长安的芍药花盛,未央宫的长芳殿新成之日,景姮已经有孕两月余,刘烈是喜不自胜,此时又听闻了边关传讯,刘濯已先攻下匈奴右王庭,其余大军直逼龙城而去,不日可归。
    许久后的阙台上,又是一日金乌渐沉,漫天红云辉煌,景姮依偎在刘烈的怀中,忽而欣喜的指着不远处万千铁马踏起的飞尘。
    “他回来了。”
    ——全文终——
    作者菌ps:虽然超级舍不得,还是要撒花花了~准备上番外来,我好好酝酿一下下,下一本接档的古言,大纲写的差不多了,是宫廷乱伦NP,准备去放飞一下变态的肉肉哈哈哈,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关注哦
    HаitаnɡShuщù.cоM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被艹的淫水横流的肉穴_高h眼里月色(1v1 H)招惹(1V1)_御宅屋璧水(师徒)_御宅屋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番外现代合集水到渠成[番外]_高h全息打炮软体1v3_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