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横行霸道 第三十四章 绚烂一拳

第三十四章 绚烂一拳

    横行霸道 作者:踏雪真人

    粉嫩雪白的秀美拳头,以一种蛮横无比的姿态,猛然贯入层层剑气之中。拳锋贯穿剑气,发出了沉闷的轰鸣。

    就像是用来敲击大鼓,却一下敲破了一般。那声音沉闷诡异,让人听了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违反常理的秀拳,路巨眼前越来越大。

    路巨这个时候才骇然惊醒,他在看不到萧无忧的美貌,也再无心去关注其他人的存在。在这一刻,只有那贯穿剑气的秀美拳头,才是最值得他关注的。

    拳头并没有元气,只是纯由肉身催动是拳力,由内而外,神意力量高度统一,纵然没有元气,路巨也能感应到那拳锋上蕴藏的必胜信心。

    八阶武者的目光来判断,路巨毫不怀疑,这一拳的威力会轰碎他脑门。路巨不知道萧无忧哪来的如此恐怖怪力,他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一点。

    生死的威胁和压力下,路巨毫不犹豫的催发了本身的法相。能成为八阶的强者,路巨的资质绝对是万中无一。他的法相也是血河宗最常见的血河法相。

    血河法相最容易凝结,也最难体会到其中神髓。滔滔长河,每个人都见过,每个人也都是能在心中想出长河的样子。可要以此来凝聚法相,那是痴人说梦。

    路巨修炼大血河剑后,才由一式血河经天中体会到血河滔滔煞气无尽的真意。由此一举凝结成法相,并进入了天阶。

    刚才面对萧无忧时,路巨根本就没有想到施展法相。等到萧无忧动手,路巨才知道萧无忧有多危险。

    气机相交,路巨就是天底下对萧无忧状态最了解的人之一。而死亡的威胁下,更让路巨的心神前所未有的集中。

    路巨坚凝的神魂就像是一面明察秋毫的明镜,明镜上面清楚无比的显示出萧无忧的这一拳的变化。

    进步冲拳,任何一个学武的人都必然学过这一招。而如此简单的招式,却是一切武学的根基。

    不论是三岁孩童,还是天阶武者,都会用到这一招。

    萧无忧,展现出是就是这一招最基本的进步冲拳。几乎全天下人都会用的一招,在萧无忧手里施展出啦,却有着无可言喻的完美。

    是的,就是完美。路巨在心中尽量冷静的评估着对手。从踏步的距离,到出拳的姿势,都是完美无暇。最完美的,却是拳力的传递。

    由脚掌开始,这一踏步之间,地面铺着的三尺厚的青石板登时破碎,而是萧无忧的脚掌就接着这一股力量猛然绷紧,从脚趾开始,脚踝、小腿、膝盖、大腿、腰椎、胸、肩、肘、手腕、最后传递到拳锋上。

    这还只是身体表面的外力,在萧无忧是体内的血肉、筋骨、脏腑,都在一拳的力量传递下聚拢成一体。

    虽然不驾驭元气,可从任何的一个细微身体是动作,再到力量的节节传导,力量没有任何的遗失,所有的力量都精确无比的叠加在一起。

    萧无忧那一往无前的刚猛,也赋予这一拳强大无比的拳意。萧无忧的强大肉身力量,被充分的发挥出来。

    路巨敢说,这是他一生中见过最完美的一拳。

    不止是路巨,其他旁观者都为萧无忧这一拳而惊艳。完美无瑕的容颜,完美无瑕的身躯,完美无瑕的一拳,完美无瑕的拳意,这个向那滔滔剑光挥拳的少女,把强大的力量化作无法形容的美丽,发挥出来。

    人体之美,神魂之美,力量之美,武道之美,这一拳如诗、如歌、如画。只是这一拳,并没有四溢的元气光辉,可绽放出的绚烂,却让这个绝美女子深深的印入每个人神魂中,成为一生也抹不去的印记。

    看台上的几位九阶宗师也都神色微变,为萧无忧这一拳所震惊。作为九阶宗师,他们的目光更敏锐,观察更透彻,但他们同样看不到这一拳的瑕疵。

    武近乎道。这一拳所展现的不止是力量,更是萧无忧对于力量理解,对于武道的理解。而这一拳,也展示出萧无忧对于自身强大力量的驾驭。

    赤炎和彩蝶剑翁虹的脸色最是难看,他们都是武者,却自知绝发不出这样的一拳。虽然不是说两个人就比不上萧无忧,却意味着萧无忧在武道境界上并不比他们差。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竟然隐隐能和他们并驾齐驱,自然是他们难以忍受的。

    五个宗师中,最为震惊的却是白景阳。在萧无忧的完美拳法,让白景阳想到了高欢。让他惨败的那一拳,同样的如此简单,同样的如此强横。

    不同的是,高欢的拳法中有种挥洒自如是从容,萧无忧虽然完美,却稍显刻板。缺少高欢拳法中自在灵动。但拳法中的味道,却太像了。

    白景阳想不出来,天底下还有谁的拳法如此恐怖。“难道萧无忧的师傅是高欢……”一想到这一点,白景阳心中更惊。

    老实说,他真是被高欢打怕了。在他攻势最盛的时候,竟然被一拳就轰飞。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同时出手的慕容长天,居然被一拳轰死。虽然是高欢可能借助了神器之力,却显示出高欢与他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

    回来之后,白景阳反复的琢磨和高欢的一战。最终发现,只有两个办法能应对那一拳。一是趁高欢没出拳,有多远跑多远。再就是用更强的力量压制高欢。

    白景阳心中打定主意,以后就躲着高欢。天地这么大,要想避开一个人并不算难。可看到萧无忧是拳法,却让白景阳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

    这里的人虽多,白景阳也不敢说就能对抗高欢。更大的可能是,这群人被高欢打的心胆俱丧,四散而逃。

    惨败之后,白景阳也是其他几个宗师商量过对策,还排练了个法阵应变。可白景阳很难相信其他几个人。要想和高欢战斗,必须要有死拼的决心。只有这样,才不会为霸绝天下的拳意所动。

    天魔宗的汇聚高手虽多,可这股力量至少要经过整合、训练,才有可能对抗高欢那样的强者。

    白景阳死死的盯着萧无忧身后的那青衣身影,希望能看出什么破绽来。看过慕容长天给的资料,高欢有时候会改换身份。例如杀八皇子轩辕明、杀苦头陀,都是使用的化身。不过,高欢一般喜欢做僧人打扮。而他身上的大自在光明天衣,则是很难掩饰的。

    青衣人身上,绝没有大自在光明天衣的气息。“也许,萧无忧并非是高欢的弟子……”白景阳在心中宽慰着自己。

    这时,路巨和萧无忧的战斗也到了最紧张的时刻。

    路巨催发出法相,血色长河覆盖方圆数百丈,血河殿内的上空也变得一片血红。血煞之力就在空中肆意的流转,血河激荡起的每一道血浪,都蕴藏着强大的元气。

    血河法相之广大,也出乎了众多观者的预料。众人本还有些看不起路巨,这时候才知道路巨之强,绝非等闲之辈。

    血河汹涌流转,血色的剑气不但没有扩散,反而凝炼收缩,尽数汇聚在巨大剑锋上,向萧无忧斩去。

    旁观者都露出凝重紧张的神色,这一剑几乎可以决定胜负了!大部分人还是看好路巨,毕竟路巨可是一个八阶强者,其大血河剑也是凌厉血煞,加之剑器本身的威力,绝不是赤手空拳的萧无忧所能抵挡的。

    远在数百里外的萧万山,也紧张无比。虽然萧无忧是九阶强者,可萧万山深知他这个师弟修为精深,绝不在他之下。萧无忧要是用法术还好,为什么要赤手空拳的迎战呢!

    让人震惊的是,面对斩山裂岳的一剑,萧无忧竟然不变招,而是拳峰微微一抬,竟然轰向了剑锋。

    看到这一幕,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萧无忧疯了!远方的萧万山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哪怕是高台上的几个九极宗师,也露出了惊奇之色。人的肉身毕竟有其极限,就算是有元力护持,在质地上也无法和剑器的锋锐刚硬相比。

    以拳头硬接路巨这一剑,就是九阶宗师也难以做到。他们有无数办法可以化解这一招,却绝不会用手去硬接。

    白景阳的眼中露出一丝怜悯,“这个路巨,要倒霉了……”

    “砰……”又是一声闷响,凌厉剑啸都在闷响中消散。

    路巨凌厉无比的一剑竟然被萧无忧一拳震飞,强横无比的拳力更是震的路巨浑身发麻发软,握剑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向头后翻去,胸口完全敞开。

    萧无忧左拳自腰间而发,旋转着轰在路巨心口上。

    路巨全身发软,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迅疾刚猛的一拳落下,路巨胸口就陡然塌陷,后背处猛然爆裂,喷出无数血肉。路巨的胸膛露出一个恐怖透明大洞,整个胸口几乎全部消失。

    血河殿上空的血河法相,也随之化作点点血色流光,崩溃消散。一时间,血光如雨。

    路巨砰然坠地,眼神中流露出的惊骇和不甘,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此重伤,连法相也被打溃,路巨必死无疑。

    旁观的众人,都是愕然无语。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主动献祭魔龙后[西幻]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