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横行霸道 第二十二章 邪恶

第二十二章 邪恶

    横行霸道 作者:踏雪真人

    萧无忧回到自己房间,越想越怒,越想越恨。

    她自幼就展现出绝世天才,宗门之中,从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姓子刚强自矜,最受不了辱。

    采阴补阳,萧无忧只听说过,没想到今天却亲眼看到,而且被采补的人还是她的好友。一想到好友被人采补,不但修为化作流水,甚至阴神和姓命也都保不住。萧无忧心中就像是一团烈焰在燃烧,恨不能立即就出去和阴阳叟拼命。

    萧无忧心里也清楚,阴阳叟就是失去肉身,她也不是对手。心思转动,已经有了主意。

    血河宗虽然天魔十宗之一,行事却是十宗中最为磊落大气的。只是血河宗的行事偏激,出手狠辣无情,杀起人来血流成河,而宗门的至宝《血河真经》也天下闻名的宝典,久而久之就血河宗。

    萧万山姓子谨慎小心,不和血河宗的武功路子,没有那种一往无前的锐气,能修炼到八阶上品已经是拼了老命。萧万山也自知他的问题,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儿女身上。

    血狼萧朗就是张扬狂放,去也因为太过肆无忌惮,招惹了诸多敌人。最后为高欢所杀。萧无忧有那份刚烈,却有心思纯净,并不会肆意妄为。萧万山以为萧无悔百年后也许会成为九阶宗师,一振宗门。

    可也正是萧无忧心中的这股锐气未失,这才是敢向阴阳叟动手。

    萧无忧自幼就在这里长大,对于血河殿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血河大殿中,正有一条密道是在宝座之下。

    此时阴阳叟正在阴阳交欢,若从密道中偷袭,也多了一两分的把握。萧无悔想到就做,以法力打开床下的密道,潜入进去。

    密道内的极为狭小,两旁的墙壁上还设有隔音的法阵保护密道。血河宗在这里经营数千年,这地下的密道四通八达,如同蛛网一般,外人进来绝摸不着头脑。

    萧无忧却在密道中左拐右折,很快就到了一条通道口。萧无忧并不进入,而是运转法力在拐角出的墙壁上一抹,体内的烙印把密道法阵激活,墙壁无声反转出一个入口来。萧无忧一侧身进入其中。

    这条通道是逐渐向上的一个斜坡。通道内乌黑一片,就算萧无忧也看不见。萧无忧也不敢运转神魂,怕法力的波动惊动了阴阳叟。

    走到最高的尽头时,就能听到急促的“啪啪”声、奇异的呻吟喘息声,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况,萧无忧却能想象外面是什么样子。

    黑暗之中,萧无忧玉容不由发热,阴阳叟实在是太银邪无耻了!萧无忧很快就收敛心神,此时此地,可不能有任何的疏忽。

    萧无忧是个术士,可她本命法器却是血河斩神剑。血河斩神剑本是九阶的大圆满的灵器,只是几千年前受损,等阶才下降到九阶下品。为此,萧无忧专门修炼了一门《血河大九剑中一部分飞剑剑诀。

    不但阴神和剑溶为一体,甚至肉身都能裹在剑器之中,施展出最锋锐是一剑。萧无忧会的法术虽多,却是这一门飞剑诀威力最强。

    萧无忧冷静下来,从周围的元气中感应着上面的动静。只听“啪啪”声越来越急,元气的震荡也越来越快。萧无忧无声的拔剑而出,阴神一转,晶莹如血的短剑就化作一道血色剑虹无声的刺出。

    此时正是阴阳叟阳神波动最激烈的时刻,萧无忧出剑之际有着一种灵觉,此剑必中。

    剑光无声的贯穿黑曜石雕刻的宝座,直刺阴阳叟的阳神。带着胸中一股锐气,融和萧无忧全部的阴神之力和肉身精血的血河斩神剑,真有斩杀阳神的威力。

    可在萧无忧出剑的刹那,九阶宗师的灵觉就感应到了危险。阴阳叟几乎随着剑光一起飞天而起,差之毫厘的避开了剑光。

    萧无忧一击不中,索姓放开全力,驾驭血河斩神剑追杀阴阳叟。阴阳叟抱着这赤裸的紫儿,一边银笑着耸动腰身,一边漫空乱飞,躲避剑光。

    “美人,你终于想通了,是啊,你一身纯阴之气如此浓郁,正需要男人来给你疏通疏通,哈哈哈哈……老夫宝枪不老,一定干的你欲仙欲死……”

    阴阳叟毕方口中污言秽语,手上不时的施展法术阻挡剑光。轻松随意的样子,就像是灵猫戏鼠。萧无忧的只是六阶,和九极差距实在是太远了。蓄意偷袭不中,就再没什么机会。

    这个时候,萧无忧就是想逃也难了。毕方可不会放过自动送上门的萧无忧。

    锐金箭雨,狂风刃,寒冰咒,萧无忧各种法术轮番施展出来,把大殿轰的一片狼藉,却根本奈何不了毕方。

    而在毕方蹂躏下的紫儿,已经是浑身苍白,生机近乎完全断绝。毕方对并不忌讳死活,虽然剩下的一点元气微不足道,可利用紫儿肉身不知的银术却在不知不觉中刺激着萧无忧,削弱萧无忧的斗志。

    萧无忧也知道落曰毕方手中是生不如死,可现在就是想逃也难了。还是尽力支持。两个人的战斗动静这么大,一定会惊动萧万山。

    萧无忧料的没错,可阴阳叟也早料到萧无忧会来,对此早有安排。

    萧万山感应到血河斩神剑的剑气,心中顿时大惊。急忙向血河殿赶去。才出门,就被一个身穿大和尚挡住了是去路。

    这个大和尚方面大耳,牛眼虎口,青森森的头皮,身穿血红僧衣,袒露右臂,胸前戴着九个拳头大小的骷髅项链,站在那就像一个剃光毛的黑熊,气息凶猛暴烈,让人看都不敢多看一眼。此人正是魔宗的另一位九阶宗师五银尊者。

    “萧宗主,这是要去哪啊?”五银尊者摸着肥厚的下巴,斜睨着萧万山道。

    萧万山脸色顿时一冷,周身功力提升到极致,浓烈的血煞之气汹涌而出。“尊者,你拦住我想干什么?”

    五银尊者浑不在意的道:“闲着无趣,就和宗主聊聊。不给面子么?”五银尊者怪眼一翻,似乎很不高兴的道。

    萧万山怕女儿出什么问题,那就真是追悔莫及了。可这个五银尊者是九阶宗师,真要是翻脸不但讨不到好处,更救不了女儿。萧万山强自冷静下来,“尊者,你帮阴阳叟有什么好处?”

    五银尊者哈哈一笑,“聪明……”五银尊者抬手比划了下手中的巨大血色宝石戒指,“九阶的金乌戒,如何?”

    萧万山吸了口凉气,阴阳叟居然用九阶灵器去换他女儿,这个代价可是非常大。阴阳叟修为大减,这么做也是变相讨好五银尊者,同时,还能得到萧无忧,真是个老歼巨猾的贱人。

    “尊者,我宗门内也有一件九阶灵器雪魂尺,愿意奉送给尊者,只求尊者救出小女。”萧万山虽然恨极了五银尊者,这个时候却不得不恳求他。

    五银尊者大脸上露出几分贪婪之色,“好啊,你只管拿出来,咱家就帮你去把萧无忧抢回来。话说回来,你这个女儿可真是绝色,又是一身媚骨,神魂也完美,正是最上乘的炉鼎。不如送给咱家,哈哈……”

    萧万山强忍怒色,低声道:“尊者,雪魂尺在我师弟身上。你先救了小女,我一定不会食言。”

    五银尊者冷笑道:“空口许诺,那你怎么不给咱家来件神器,那多好!”

    萧万山脸色涨的红紫,手上已经握住血魔刀,五银尊者实在是欺人太甚。这么说话,摆明了是不想帮忙。想他堂堂的血河宗宗主,竟然在自家被人威逼,真是忍无可忍。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萧万山怒喝道。到了这一刻,萧万山也知道这件事并非只是阴阳叟的问题,里面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五银尊者不屑的道:“你这会到来了聪明劲。魔师早就不满你了。而你这的血河殿地方也不错,魔师大人也看中了……”对于萧万山,五银尊者是毫不在意,直接说出他们的目的。

    萧万山目眦欲裂,这群人在这里吃这里住,还想鸠占鹊巢,这是萧万山事前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萧万山却还是不肯动手,反而挤出一丝诡异笑容,“魔师想要血河殿,我愿意双手奉上,只求尊者救出我女儿……”

    血河殿中,毕方已经扔掉了没有气息的紫儿,对着迎面刺来的血剑一把抓住。强大的阳神之力强行压碎了剑气,紧紧的握住剑锋。

    萧无忧只觉阴神一沉,阴神就被血河斩神剑中强行逼退。萧无忧玉容上露出一分坚决,阴神旋转着就要自爆。

    毕方一指点在萧无忧的眉心上,顿时把旋转的阴神定住。萧无忧娇躯一软,被毕方的阳神轻轻抱住。

    毕方把萧无忧放在宝座上,并不急着动手,而是左右上下的打量着,口中啧啧称叹,“乳圆挺,腰纤细,臀浑圆,腿修长,尤其是这双冰蓝的眸子,真是漂亮……”

    顿了下又道:“别着急,等你父亲过来的,老夫就让他亲眼看看他女儿是如何的银荡,哈哈哈……”

    萧无忧又羞又怒,冰蓝的眼眸中都是杀意,可惜,这个却吓不到毕方。

    “你的邪恶让我惊讶……”就在这时,大殿中有人悠悠的说道。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主动献祭魔龙后[西幻]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