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书屋
首页横行霸道 第二十章 众生如草

第二十章 众生如草

    横行霸道 作者:踏雪真人

    浓烈刺鼻的血腥味,在洞中弥漫着。地面上到处都是魔族的尸体,地面的坑洼都为鲜血抹平。晦暗的地灵洞内,满地的鲜血红的刺目。

    看着这一幕,万剑真君冷峻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惊色。元真目光流转,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在地灵洞外等到下午,上千精锐弟子已经把布置好一重重法阵,却始终不见山洞内有任何动静。

    元真不耐,拉着万剑真君进入地灵洞内探查情况。才一进洞口,就看到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铺满了一地。难以计数的尸体,竟然会给人一种层叠堆积的感觉。

    以两位真君的阅历,也从没有见过如此多的尸体堆积在一起。没有生机的血肉,用最直观的方式展示着血腥和死亡。那种巨大的冲击力,就是两位天阶强者也难以自持。

    “自相残杀?”元真疑惑的道。

    万剑真君仔细观察了一会,摇头道:“不是,这些都是一个人杀的!”

    “嗯?”元真有些难以置信。元真对敌,一掌下去尽成齑粉。说起来残酷,可杀的绝对干净,不会弄的满地血肉。而且,这里的尸体少说也有上千具。元真加上万剑真君杀的加起来人也赶不上十分之一。元真很难想象,究竟是多狠辣决绝人,才能以一己之力杀光这些魔族。

    “你看、”万剑真君指着他们脚下不远处的一具尸体上剑痕道:“穿心一剑,剑痕平滑笔直,那人出剑精准,手中的剑也锋锐无匹,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而你看其他魔族身上的伤痕,无一例外,都是死在那柄锋锐无匹的宝剑之下。从运剑手法来看,这人用的还是双剑。剑法精妙之极。这人的速度也快到极点……”

    万剑真君并指如剑,徐徐比划过一道轨迹,走了十余步后停下来道:“那人电闪直进,两边的魔族没能做出反应,就被他手中双剑一抹,头断腰折。死的这些魔族,手里的兵器大都保持完整,由此可见那人剑法之妙。”

    说到此处,万剑真君脸上神色有些怪异,似乎在赞叹又似乎有些不忍。“正因为速度绝伦,加之剑法精妙无比,此人剑下没有一合之敌。也许,他还有什么幻术,才能在众多魔族围攻下游刃有余。”

    元真奇道:“魔族至少有两位天阶强者,怎么不见它们出手!”

    万剑真君摇头,“看样子所有人都被杀绝,才会没有任何的气息反应。”

    元真和万剑真君继续向下,一路上都是各种死状的尸体。从尸体上的惊恐表情来看,它们是被那人杀的心胆俱碎。

    到了第二层,死的人更多。而法术是留下的元气波动,让两位真君都能感应到之前大战的激烈。

    “这里死的更多!”元真一路走来已经麻木,却仍然忍不住感叹。

    万剑真君在第二层中慢慢转了一圈,回到元真身边轻叹了一声,“有几个高手的剑伤至烈纯阳,空中也有那股纯阳气息萦绕不去。没猜错的话,这个人是高师弟……”

    元真明眸一凝,难以置信的道:“真阳子说高师弟已经不幸,难道真阳子竟然说谎!”说到最后,元真的语气已经森然冰冷。真阳子要是敢说谎骗她,她一定要追究责任。

    万剑真君道:“高师弟在万剑大阵中,以朱雀神相得了凤凰天翔剑。杀人者的双剑,锋锐无匹,又有纯阳炽烈,一定是凤凰天翔剑。要是别的强者得到凤凰天翔剑,绝不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意驾驭凤凰天翔剑。还有一点,剑法的精妙入微变化,可正是天机剑的路数。”

    “高师弟还活着,那是一件大好事。”元真对于高欢非常欣赏,听到这个消息,脸上冰冷的神色一缓。

    万剑真君摇头叹息道:“高师弟的杀姓这么重,却是想不到的!”

    元真不以为意,“不过是群魔族,道魔不两立。不杀了它们,难道请回去招待么!”

    两个人一路向下,一直走到第五层,尸体在逐渐少起来。才进入第六层,就看到一个身穿湛蓝神甲的人正背对洞口而立。那人身上的湛蓝神甲宛如星光所凝,神光湛然流转,盔甲优雅华美,真若神祇临凡。

    感应到两位真君的注视目光,那人悄然转过身,正是失踪的高欢。高欢的眼神明澈却幽深,两种相反的感觉糅合在一起,反而把高欢的奇异气质表现出来。

    以元真之能,看到高欢那明澈却幽深的目光时,心中也不禁一跳。不是高欢的杀气太重,而是高欢一脸的平静无波,似乎那些魔族的死不值一提。这种视众生如草芥的淡然,却比任何的浓重杀气更可怕。

    高欢连杀数千魔族,体力虽然悠长,心却也有些疲倦。见到来人是元真和万剑真君,高欢心神一松。“原来是两位师兄……”

    元真露出一丝微笑,点头道:“你果然没事。真阳子还敢骗我,回去定然不能饶他!”

    万剑真君也道:“要不是真阳子说你遭遇不幸,我们早就下来了。”这话到不是虚言,要不是真阳子谎报,万剑真君和元真,怎么也要试着闯进来救高欢的。

    高欢拱手道:“有劳两位师兄挂念。好在运气不错,并没有遇到太大危险。”高欢又有些疑惑的道:“我用灵音玉牌通知真阳子,让宗门小心魔族入侵。他居然会说我死了?”

    元真双眉一挑,嗔怒道:“我说真阳子怎么知道魔族入侵,我还真以为他有那个胆量深入险地探听消息,原来却是你告诉他的!他把地灵洞失守的责任都推到你头上,还把你的消息据为己有,阴蓄密谋,暗害师长,真是该杀!”

    太一道是道宗,宗门的规矩并不严苛。可这种叛师逆上的行为,却是触犯了宗门的根本秩序,绝不能轻饶。

    万剑真君也道:“回去就把真阳子交给戒律殿审问,必须严厉惩处。”

    说了几句真阳子的问题,元真忍不住问道:“高师弟,魔族的两位天阶强者呢?”

    高欢道:“一个被我杀了,另一个心急祭炼法器,出了岔子,爆体而亡。”夜鳞的死还好说,可夜冥的死却是解释不清楚。事关无极星神珠,高欢绝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万剑真君和元真虽是自己师兄,也不宜知道这些事。

    听高欢这么说,元真惊讶之极。她和夜冥动过手,知道夜冥有多强大。一个足以匹敌她的强者,就这么容易的死了,实在是让元真觉得太过荒谬。

    万剑真君到底阅历丰厚,知道高欢必然隐瞒了一些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宜追问。高欢这种姓情,更是不会在如此大事上说谎。

    “既然全歼来犯魔族,后面还要收拾战场,重新设立法阵。正好外面有千余精锐弟子,就让他们来处理好了。高师弟必然是身心俱疲,还是先回宗门休息。”

    高欢微微摇头,“还是走脱了一个魔族高手。”那个魔族发动特殊法器,直接进入空间裂缝。高欢是不论如何也追不上。那个魔族看到高欢的无极星神珠,只怕以后是个麻烦!

    万剑真君不以为意,“一个魔族,无关紧要,师弟不用介怀。元真带着师弟先回宗门,我在这里善后。”

    善后繁琐麻烦。高欢自然不适宜再帮忙,元真的姓子又刚烈直接,万剑真君也只有勉为其难的收拾残局。

    简单商议一番,三人出了地灵洞。

    地灵洞口,已经布置好重重法阵。千余弟子正在严阵以待。万剑真君一出啦,就命令解散法阵,让所有人在洞口前集合。

    众人都是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

    唯有真阳子大汗漓淋,一脸惊恐的看着万剑真君身后的高欢。“他怎么还活着!!!”真阳子手脚发软,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高欢,脑子中一片空白。

    真阳子身旁的上官晖也是满脸惊容,脸色一片煞白。这固然是伤势未愈,更多的还是对突变的事故感到震惊。高欢还活着,事情就有些麻烦了。上官晖瞥了惊慌失措的真阳子一样,立即在心中下了决断,“必须要抛弃真阳子了!”

    真阳子也察举到上官晖的目光,急忙抓住上官晖的袖子,苦苦哀求道:“长老,你一定要救我……”

    上官晖叹口气,看着真阳子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怜悯,“真阳,你怎么能说谎呢!事关重大,还是要按宗门规矩来办。我帮不了你。”

    高欢要是死了,道尊也不会太过追究责任。可高欢还活着,诬陷他就是个大麻烦!宗门最重纲常秩序,这等欺师灭祖之徒,就算不死,也必然会废除全部修为。上官晖可不是热血的年轻人,真阳子又不是他儿子,怎么会为了真阳子和高欢死磕。

    退一万步讲,就算上官晖肯出头,也是斗不过高欢的!别看上官晖是天阶长老,在身份上和掌门嫡传弟子还是比不了的!

    真阳子明白,上官晖这是要放弃他。真阳子脸色狰狞,就想把上官晖也抖出来。可上官晖却安慰道:“你若坦承错误,宗门也会给你改过的机会……”

    这句话,让真阳子有了几分侥幸之心。再没有拖着上官晖一起死的念头!

    (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主动献祭魔龙后[西幻]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